創作了 2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7963 
一声长叹

寄语中国小留学生

除了工作中与大量毕业的中国留学生打交道外,我与7个中国留学生有直接联系。目前这7个孩子中,一个毕业后返回中国工作,两个毕业后留在当地工作,三个正在就读期间,一个毒品滥用死亡。中国海外留学生群体广受关注,且常有负面新闻传出。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一声长叹

疫情期间-救灾

我个人观点,北美是从意大利,西班牙了解到新冠病毒的恐怖。我不认为北美在意大利,西班牙新冠病毒爆发前可以从世界其他地方获得帮助去详细了解这个病毒。当武汉的惨剧在意大利,西班牙再次上演的时候,我的心中充满了悲愤与痛惜。

2
一声长叹

疫情期间

大学期间某一个假期,我读了《十日谈》。故事以十四世纪佛罗伦萨年轻人下乡躲避瘟疫为背景讲了许多世俗的故事。那时,瘟疫对我而言仅仅就是两个字。再具体一些就是“一号病”和“二号病”,也就是鼠疫和霍乱。我从来没有感觉到瘟疫对我有现实威胁。不曾想一场世界级的瘟疫在年初从天而降,落在眼前。

一声长叹

李文足与刘连昆

无题早起看到新闻,称李文足与她失踪多年的丈夫就要相见了。为她高兴。数年来,李文足以坚毅,机智的形象出现在互联网。她为中国历史上流传的孟姜女的故事赋予了全新的历史含义。读完新闻,呼发遐想。

一声长叹

疫情过后会有怎样的反思?

为此文时,美国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已超过三十万。全球感染人数已达一百二十万。问题在于“拐点”还不知何时出现。现在谈反思或许为时尚早。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灾情越重,反思越深刻。人们会从政治,经济,国家安全等方方面面反思这场瘟疫大流行。从流行病学角度出发,人们一定会更深入地探究病毒起源。

一声长叹

疫情过后会有怎样的反思?

为此文时,美国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已超过三十万。全球感染人数已达一百二十万。问题在于“拐点”还不知何时出现。现在谈反思或许为时尚早。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灾情越重,反思越深刻。人们会从政治,经济,国家安全等方方面面反思这场瘟疫大流行。从流行病学角度出发,人们一定会更深入地探究病毒起源。

一声长叹

我对大陆政治制度认识的演化(四)

上一篇文中附了一张漫画。漫画中的人物均在文革中被打倒。我相信他们的名字不为绝大多数港奥台人所知。有意思的是现在年轻的大陆人对他们也不熟悉。今天文革在大陆只是一个概念,但没有内容。大陆的80后,90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把眼睛遮住了。十年后,做为一场政变的结果,漫画中的人物全部被平反昭雪。

一声长叹

我对大陆政治制度认识的演化(三)

我的中小学与文革基本重合。父母这一期间的经历也影响到我对这个社会的认识。文革开始后,似乎大陆上的中国人都成了政治动物。文革初期父亲响应中共的号召积极参与,他曾与持对立观点的同事在讲台上公开辩论,并因此招人嫉恨。

一声长叹

我对大陆政治制度认识的演化(二)

我大致记得小学一年级第一学期中文课本的前三课内容分别是《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和《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在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我就被要求背诵毛泽东的三篇文章,《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和《纪念白求恩》。俗称老三篇。这三篇文章定义了中共对基层组织成员的道德规范。

一声长叹

我对大陆政治制度认识的演化(一)

从小到大,我对大陆政治制度的认识有个演化的过程。其中最为剧烈的一段发生在八九六四前后。与这种观念上的巨变相联系的是精神上的痛苦。我身边一些相识的人还招到政治上的惩罚。过了一段时间我离开了大陆。离开的原因不全在于政治。当时各方都在淡化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