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6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274 

湖边援救

一声长叹

今天天气真好。吃过早饭开车向北,来到我喜爱的湖边。进停车场看到一空位。开进去之前,看到一旁车位边上几个人正在忙着什么。其中,一亚裔女子甚是焦急, 一对白人老夫妻想说点什么,可是很无助。他们旁边一辆车中一对带着孩子的年轻夫妇拿着手机正上网查找什么东西。

COVID-19 疫苗

一声长叹

自疫情爆发以来,我一直高度关注疫苗的研发。去年底,Pfizer和Modern的疫苗在多国获得紧急使用的批准。后来AstraZeneca和Johnson & Johnson的疫苗也获准使用。至此疫情的发展进入了新阶段。Pfizer疫苗和AstraZeneca疫苗在以色列和英国的使用效果令人惊叹。

我打疫苗了!

一声长叹

是以为记。

欧阳娜娜唱“我的祖国” vs. 莫凡泼粪

一声长叹

这是两个相去甚远的画面,然而确高度统一。主体均来自台湾,原因均是为了钱。民主自由不能当饭吃,还是钱来得实惠。只是为保证钱来得源源不断,欧阳娜娜还需天天唱“我的祖国”,莫凡还需天天泼粪。

美国大选观感

一声长叹

十一月三日开票前已做好Trump败选的心理准备。只是不曾料到情节是这样的跌宕起伏。现在美国主要媒体, 欧洲的政要纷纷向Biden致贺。Trump则声称走法律程序。目前看来帮Trump的人不多。他能扭转局势吗?为什么有一半左右的美国人不喜欢Trump?

寄语中国小留学生

一声长叹

除了工作中与大量毕业的中国留学生打交道外,我与7个中国留学生有直接联系。目前这7个孩子中,一个毕业后返回中国工作,两个毕业后留在当地工作,三个正在就读期间,一个毒品滥用死亡。中国海外留学生群体广受关注,且常有负面新闻传出。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疫情期间-救灾

一声长叹

我个人观点,北美是从意大利,西班牙了解到新冠病毒的恐怖。我不认为北美在意大利,西班牙新冠病毒爆发前可以从世界其他地方获得帮助去详细了解这个病毒。当武汉的惨剧在意大利,西班牙再次上演的时候,我的心中充满了悲愤与痛惜。然而当惨剧在纽约州,纽约市上演的时候,我的心就麻木了。

疫情期间

一声长叹

大学期间某一个假期,我读了《十日谈》。故事以十四世纪佛罗伦萨年轻人下乡躲避瘟疫为背景讲了许多世俗的故事。那时,瘟疫对我而言仅仅就是两个字。再具体一些就是“一号病”和“二号病”,也就是鼠疫和霍乱。我从来没有感觉到瘟疫对我有现实威胁。不曾想一场世界级的瘟疫在年初从天而降,落在眼前。

李文足与刘连昆

一声长叹

无题早起看到新闻,称李文足与她失踪多年的丈夫就要相见了。为她高兴。数年来,李文足以坚毅,机智的形象出现在互联网。她为中国历史上流传的孟姜女的故事赋予了全新的历史含义。读完新闻,呼发遐想。是谁成就了李文足?除了这个小女子的强大对立面外,做用最大的就是互联网。

疫情过后会有怎样的反思?

一声长叹

为此文时,美国新冠病毒的感染人数已超过三十万。全球感染人数已达一百二十万。问题在于“拐点”还不知何时出现。现在谈反思或许为时尚早。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灾情越重,反思越深刻。人们会从政治,经济,国家安全等方方面面反思这场瘟疫大流行。从流行病学角度出发,人们一定会更深入地探究病毒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