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caymaleta女人與行李箱

關於西班牙與拉丁美洲,以及世上一切美好的風景。 不需要苦行僧的節儉,不需要安於逸樂的奢華;找一種適合自己的方法出走,遊歷大世界。 寫旅遊,寫旅途上遇見的人。寫我想寫的。 除非另作註明,否則都是我寫的文字,我拍的照片。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chicaymaleta.hk/

初心

發布於
修訂於

因為艾慕杜華、西班牙和西班牙語,後來才會開始寫旅遊。

年深日久,寫過的字,卻散落四周。

2021年,發現了Matters。

第一篇文章,就由艾慕杜華開始吧。

======

我最愛的艾慕杜華回來了。

想起十多年前,第一次在戲院看他的戲,是那齣Talk To Her。從此決定要學好西班牙文,要好好看他的電影,聽懂他的老歌唱的是什麼樣的故事。

然後是不知哪來的決心,突然決定,傾盡所有積蓄,跑到西班牙去唸書。

也幻想過很多次,如果在西班牙碰到艾慕杜華,我要說什麼好。

後來,他的電影,我依舊每一齣都不會錯過,只是難再遇上當初的悸動。

等了很久,終於等到他的新戲在香港上演。Dolor y Gloria,Pain and Glory。忍了很久,不看影評,不看訪問,讓人生總算還有可以期待的東西。

一個晚上,把同一齣戲看了兩次。有一些場景和對白,我想記下。

有那麼一幕,飾演導演Salvador的Antonio Banderas,從毒品的藥力緩緩轉醒,見到Asier Etxeandia飾演的演員Alberto在電腦前,問他在做什麼。演員說:leyendote /讀你。

不是故事,不是劇本,是自白。寫下來,是為了忘記。

戲裡也有這麼一幕,Antonio Banderas說,演員最喜歡那些流淚的場口,但其實一個好演員,並不是那個流淚的人,而是把眼淚收起的人。

他說,愛,或者可以移山,但愛無法救贖他所愛的人。

其實我最喜歡Salvador與Federico久別重逢的一幕。千言萬語,見面時的那個擁抱,我幾乎不小心要掉眼淚。闊別半生,人老了,髮白了,相戀三年,一別就是三十多年。當他輕輕說起自己現在的家庭,結婚了,有孩子了,另一個他,那一份不落痕跡的失措,眼裡升起的淚霧,不多也不少,不輕也不重。銀幕上上演的這一幕,讓台下的我想起艾慕杜華早期的一齣電影The Law of Desire。裡面有一個場口,是這樣寫的:「我希望知道你的一切,你在看甚麼書,你在看甚麼電影,你生活怎樣,有沒有患上感冒,但是請你不要告訴我,你愛上了別人。」我彷彿看到,兩齣電影,想記下的,都是同一段往事。

然後,Salvador把Federico送到門口,Federico臨走進電梯,那一個回頭,是多麼美好而永恆。

艾慕杜華這齣新戲,一如以往所有的戲,不會單單只寫愛情;他也在寫痛楚,寫傷心,寫孤單,寫原諒,寫遺憾,寫與自己的過去講和。

也是寫給自己和老戲迷的家書。

記於2019年9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