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心柳

螻蟻似身心似鼠

疫症登場顛覆了世界運行秩序

2019-2020年的疫症登場顛覆了世界運行秩序,也包括了這場影響深遠的美國總統選舉。讀了不少文章,聽過不少YouTube大神的講述。此文是自己對眼前這個煙霧彌漫、正邪難分的複雜世界一些文字紀錄。

2020年的世界局勢如坐上過山車那樣的跌宕起伏。從年初來勢洶洶、蔓延到全球的疫情大流行,各地至今依然封城封國和觸目驚心的感染和死亡數字,美中貿易戰你來我往的刀光劍影,香港國安法殺到和港人的持續抗爭,到年底全世界聚光燈照射下的這場美國總統選舉。選舉所引發的新聞爆炸性固然令人目不暇給,但選舉結果,無論哪一位坐上了總統寶座,都給人感覺美國社會族群的撕裂和對立。肆虐的疫情十分可能會在明年疫苗面世後銷聲匿跡,但選舉過程和結果所引發的鏖戰卻才剛剛揭開了帷幕。

川普當然是一個備受爭議的總統,一個難以伺候的上司和喜怒無常的白宮主人。這麼多年的叱咤風雲,商業上的成功造就他不可一世的性格。2016年成為總統後,對傳媒不中聽報道就痛快的來句 fake news, 斥責記者,對內不顧別人顏面輕易就是 you are fired,因為商人出身就斤斤計較國家背後利益而得罪傳統盟友,忘記了西方國家視美國為捍衛集體利益和平衡各方勢力的「帶頭大哥」;退出奧巴馬掌權時候就快完成簽署的TPP、退出巴黎環保協議,在自家門口也要和加拿大和墨西哥簽署貿易協定等等。川普從一個圈外的政治素人闖入一個明爭暗鬥、權錢交易,再加上政治光環和枷鎖交疊的環境,就等於人們常說一頭發怒的公牛闖進瓷器店那樣的大肆破壞,得罪的人不少,動了別人的奶酪就更多。

過去的二、三十年,社會和國際大環境就像地震前地殻下板塊移動所引起的衝撞。這些衝撞終於 醞釀足夠能量在2020年往地面爆發出來, 而震央正正是這場選舉。 一邊是西岸矽谷IT跨國公司權貴、東岸華爾街金融精英,另一邊則是社會中下基層民眾,因為在全球化背景下的工業結構轉型和利益鏈條分配不同,兩者在社會地位、財富、生活資源分配的鴻溝愈來愈大;另一危機是社會不同群體因為這些年來「政治正確」話語泛濫而分歧。對弱小群體和少數族裔的關懷本來是正確的,但過猶不及的政策就引起控制思想和言論自由。只能接受族群的差異性,指出不同就變成歧視,企業內如沒有足夠的族群 diversity就引起批評等等。BLM運動近乎瘋狂的對傳統價值拷打其實就是一個政策矯枉過正的延伸。黑人歧視問題是美國立國以來每一屆總統都要面對的,也包括上一屆的黑人總統奧巴馬。另一方面更為嚴重當然是網絡社交媒體在這些年來快速膨脹,形成了這幾間「得網絡者得天下」的大公司獨霸一方:Google, Facebook 和Twitter。他們有超過億計的使用者,但擁有封殺帳號和貼標籤、從而影響輿論導向的無上權力。利益鏈條、意識形態再加上未來的四年不想再面對他們瞧不起的川普,促使他們和民主黨、傳統媒體、華爾街那班財團一起對川普這次選舉來個內應外合的大包圍。選舉前對拜登父子的電郵門醜聞完全不跟進,誤導的民調,但對川普選舉期間的相關報道,明眼人看來都感覺是偏頗的。

假如沒有疫情,川普第二任的四年幾乎是穩坐釣魚船的。股市穩步上升、新低的失業人數,更何況還有一張他多次自誇的美中經貿協議。但年初從中國傳來的新冠疫症把白宮內外都殺得人仰馬翻、死傷枕藉。美中貿易協議能否落實執行,第二階段的談判等議題都變得沒有那麼重要了。但亦因為這十多回合深入談判和疫症這隻黑天鵝,「中國」這兩字所代表的形象也慢慢變清晰起來:她是世界公廠,產品傾銷美國每一角落,覆蓋幾乎每一個美國家庭的衣食住行,她是商機無限的十四億人大市場,她是送來大批留學生來美國,把美國高級學府帶來足夠的經費和人員用於科研和創新,她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對着假想敵的美國急起直追,她更加是大量充斥在房地產、企業投資的資金來源;但她同時也是一個擁有九千萬黨員的共產政權、東西南北中、黨掌管一切的國家。其黨國理念跟多黨制的民主國家是完全南轅北轍,對政黨輪替、權利交接完全不感興趣,莘莘學子遠赴重洋來到學習,民主社會的開放自由制度幾乎不影響他們對黨國的忠誠,更遑論當年美國對這個東方古老帝國近乎一廂情願「和平演變」的設想。更甚者,中國以其特有的意識形態,全方位細雨無聲的方式滲入美國社會每個階層,並試圖以此來影響地方甚至聯邦政府的 一些政策。將這些一小塊一小塊的「中國形象」拼揍在一起,美國朝野在這段疫症期間,方才清晰地看出中國這個大拼圖。假如說美國前總統尼克遜於1972年為了「聯中抗蘇」政策打開了中國大門,那麼這項政策是成功也是失敗的。成功是蘇聯於1991年解體,但失敗的是中國已變成了一個比當年蘇聯更難應付的共產政權。當年的美蘇對峙只是在意識形態上,但今日的美中兩國,除了意識形態領域,還有國際機構話語權、工業上下游的生產鏈條的爭奪,影響地球生態的環境保護合作,商業往來等等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連體嬰。兩個國家無論是否能夠在經濟層面上「脫鈎」,未來的一段互相敵對歲月,注定是艱難也是痛苦的,同時也可看出川普身上的難題是這麼多年體制內外大環境形成的「果」,而不是他個人性格缺陷所造成的「因」。

此文快要完成的時候,川普依然為第二任期而奮戰,他尋求在司法層面上檢舉這場選舉的公平和公正性,這也是民主議會為防止選舉被舞弊和被操控而賦予參與選舉每一方的權力,民主黨和主流傳媒卻在這個時候不無冷嘲熱諷地、揶揄川普不惜一切努力來推翻選舉結果。這就難免令人覺得這班政客無私而顯見私。當一切塵埃落定,結果無論是怎樣,川普也應該在歷史上得到這樣的評價:是在他任內扭轉了上世紀七十年代尼克遜總統對這個古老中華帝國的政策,從「接觸」轉為「對抗」。 就算他不能連任,沒有川普的「川普政策」時代已經開始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