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心柳

螻蟻似身心似鼠

2020年的母親節

2020年的母親節

May 10

每年臨近母親節,餐館食肆商場內外都有慶祝母親節的廣告,傳統媒體更是怕人忘記而每日一再提醒。到了節日那天,花店、餐館、咖啡店、商場、旅遊景點都見不少扶老攜幼人群,樂也融融地帶着母親出來,為她慶祝一年一度這個節日。

今年母親節卻是個例外。

這個武漢肺炎突然的橫空出世,澳洲封城封省封國和嚴禁人群聚集。再加上從一開始疫情大都是在老人院爆發和擴散,母親住的養老院也因此進行全面封閉式管理,謝絕親友探訪。我們不見她一段時日了,雖然可以視像通話,但咫尺天涯心中也難免怏怏然。慶祝母親節的活動也因為今年的限聚令和只限外賣的餐飲業而大為遜色。除了普世聯歡的聖誕,母親節是西方國家最多人慶祝的一個節日。喜氣洋洋合家歡的資本主義式鋪張和排場因為這場肺炎不見了蹤影。對很多人來說,這是一個防疫措施的必然也是無可奈何的。疫症初期的中國武漢市、歐洲的意大利和英國養老院,老人染上此病離世的消息幾乎無日無之。生離死別的悲慘世界在眼前上演是最令人心驚膽顫。記得在武漢疫症爆發初期,一個婦人在高樓陽台上用敲鑼方式告知世人她病危的母親得不到醫治,這種宣洩方式真是看得我飆淚痛心。

生離死別故令人心傷,見到至親的人快要死去而自己完全束手無策,是更令人難以忍受的。多年前讀過一篇報道,國共內戰時候民不聊生,流民四竄,作者在某處見到一老者在地上寫著「美援蘇援、老身無援」八字求乞。作者十分感慨的說,能夠把生存環境寫得那麼言簡意賅的人一定是個讀書人,假如不是饑荒戰亂和走投無路,他不至於那樣為了求生存而去行乞。比起「美援蘇援、老身無援」這八個字,在高樓陽台上為母親敲鑼喊救命的婦人,感覺上那種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無助是更加淒慘和觸目驚心。

今天是母親節。我就談談自己的母親吧。

母親年輕時是美女一名,有著漂亮精緻的五官和一排整整齊齊的雪白牙齒。時至今日依然常提起「想當年怎樣、怎樣⋯⋯」的往事。而「想當年」的結果就是:如果不是外婆的壓力山大,她不會嫁給我這個父親。但這段奉父母之命的婚姻最後還是「吵吵爭爭六十年,人人反說好姻緣」終局。他們現在住在同一養老院,見面時爭爭吵吵,一時半刻不見了就叫嚷著尋找,要確認對方在自己身邊仍存在著,仿似左手安撫著右手或右手撫摸著左手,詩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不就是這個意思嗎?兩個生命就如兩股不同源頭的流水,在平行時空中,在某時某地突然激蕩交流,從此就你生命中有我我生命中有你。

相對於其他的姊弟妹,我是特別的感恩母親。她在我身上做的決定影響了我這一生:

初中畢業那年她頂著父親要我做學徒的壓力,一定要我把高中唸完畢。假如高中都沒讀,八十年代在德國那段歲月就不可能繼續再讀書。

一九七七年中越交惡前後,我很快就是適齡的軍備人員,去了十多次小區的軍訓,母親擔心當局某日會拉我到更遠的軍營受訓,不再那麼容易或甚至不會再回來。她費盡心思,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為我投奔怒海的計劃籌集到足夠船資。最後雖然是幾經波折,我還是十分僥倖地逃離出來,開始了我另一階段的人生。

2020的母親節,對很多人來說仍然是過著被封城被封小區的日子。澳洲有幸,病毒擴散和蔓延的曲線已被壓平,封城措施也就快解除。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各地也能盡早消除病毒、不用再過著受疫情肆虐的恐懼日子!

祝讀到這篇小文的親友們母親節快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