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扉我

编辑,不自由撰稿人。东中国正常大学博士肄业,前密歇根大学政治学系访问学者,前季风人文讲堂主管

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测试卷

夏似乎流行用“没有……,只有……”造句,比如最著名的例句“没有暴徒,只有暴政”响彻全世界。那么我也见样学样,造个句试试,还是加花的: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测试卷。这句句子是什么意思?这就要从墙内著名的文艺青年聚集地逗ban说起。

逗ban是一家墙内网站,简单说来就是Goodreads的翻版加上影视、音乐、社交网络功能,这在墙内是绝无仅有的,因而成为墙内文艺工作者和爱好者的聚集地。除此之外它也具备一切墙内网站的共同点:言论审查。逗ban的真名其实是豆瓣,因其审查毫无章法可言,被广大用户(亦即内容提供者)戏称为逗ban,中文的逗,英文的ban,也有叫逗瓣或都ban的。

作为言论审查的一部分,逗ban经常删除一些图书条目。7月末,有用户发现译林版《过去与未来之间》条目被删,旋即有人把它变身为“同步测试卷”,用户们纷纷标注。于是,一场用户和逗ban之间的《过去与未来之间》保卫战悄然打响。

译林版《过去与未来之间》是这样一本书:

书名:过去与未来之间(Between Past and Future
作者:[美国]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
译者:王寅丽、张立立
出版社:南京:译林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年10月
丛书:人文与社会译丛
语种:简体中文
内容简介:阿伦特的笔下勾勒出现代社会面临的一个紧迫危机:政治学中,诸如正义、理性、责任、德性、荣誉、权威、自由等传统关键词的意义失落及其带来的后果。通过八篇随笔,她再一次提炼出传统概念中至关重要的精华,以此来评估我们现代人当前所处的位置,重新获取观照未来的框架。作者简介:汉娜·阿伦特(1906—1975):美籍德国犹太哲学家,曾师从于海德格尔和雅斯贝尔斯,在海德堡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白1954年开始,阿伦特先后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布鲁克林学院开办讲座;她还担任过芝加哥大学教授、社会研究新学院教授。阿伦特以《极权主义的起源》(1951)、《过去与未来之问》(1961)和《论革命》(1963)为代表的‘系列著作,及其天才的洞见和隽永的智慧,为当代政治哲学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成为二十世纪政治思想史上令人瞩目的人物。
目录:
前言 过去与未来之间的裂隙
第一篇 传统与现代
第二篇 历史概念
第三篇 何为权威
第四篇 何为自由
第五篇 教育的危机
第六篇 文化的危机:其社会和政治意蕴
第七篇 真理与政治
第八篇 对太空的征服以及人的地位
索引

十多年前我和几个伙伴一起读过这本书的英文原版,当时就文本的字面意思就已经争执不下,遑论思想内涵。可以负责任地说,书中所收录的,全是阿伦特式晦涩难懂的学术论文。

那么,这样一本一般人读都读不懂的书,而且还并没有下架禁售,怎么就惹到逗ban了呢?据说原因是这样的:

“祝好, "过与未之间"管理部门要求不能在某些网站存在. 同时网站不能透露这种要求. 不要泄露这个的账号, 谢谢”

在那次7月31日的首轮标注潮中,本人标注已读,评分五星,标签“阿伦特”、“过去与未来之间”,短评“阿伦特 过去与未来之间”,同时提交与两个英文版Between Past and Future的版本关联。

8月8日收到通知:

当天在条目论坛发布主贴,标题“逗ban钦定”,内容为版本关联通知截图以及用于凑字数的文本“你的发言太短了”。

8月12日收到通知:

一同删除的还有标注、评分和标签,即完全重置。当天重做标注、评分和标签,短评改为上述删除通知正文文本。

8月15日删除通知二连发:

当天重做标注、评分和标签,短评改为上述第二条删除通知正文文本。创建豆列“阿伦特 过去与未来之间”,仅收入这一本书。

8月16日删除豆列通知:

当天创建豆列“Between Past and Future”仅收录本书,并注册小号,ID为“过去与未来之间”,头像为译林版《过去与未来之间》封面。

8月17日小号:

同一天大号:

当天小号恢复ID和头像,大号恢复标注,短评改为“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激进时政或意识形态方面的’测试卷”。小号创建豆列失败,发布广播“豆瓣:不准过去与未来之间创建豆列”,大号转发。同一天小号:

8月19日恢复小号ID,头像改为上述截图。同时发现大号豆列“Between Past and Future”不知何时变成“未命名”,当即更名为“逗瓣钦定此豆列无名”,补充收录两个英文版Between Past and Future及豆列说明“不过里面收藏的都是同一本书”。

8月20日发现大号短评不知何时已删除,但无通知。短评改为“阿伦特 过去与未来之间”。

8月21日大号:

8月22日大号:

同一天小号:

8月25日大号短评改为本文外链。

以上为本人战况。用户听蝉蝉打嗝在8月17日的短评中总结了ta的战况:“第一次标记:5.27 第二次标记:7.31 第三次标记:8.17 慢慢来啊。”另一用户感谢逗ban推荐阿伦特的短评已消失。

来一张8月16日的条目首页截图,上面所有内容都已经过多轮换血。

《过去与未来之间》保卫战还在进行中。

这场仍在进行中的《过去与未来之间》保卫战不仅仅是逗ban上的事,更反映了墙国普遍的命运:高墙之内,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测试卷。


子扉我 2019年夏 申城西楼

即使有宪法明文保障,他们的言论自由仍是艰苦斗争而来

Matters「自由讀書會」首場講座:陳健民讀獄中書簡 | 徵文:我所實踐過的「自由」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