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tyordeath

A thinker

我所希望的公共生活-一个在大陆美丽而遥远的梦

發布於

公共生活即使在大陆也广泛存在,每当出现犯罪案件,明星绯闻,新歌和新电影时,大家都会去踊跃的讨论,社会习俗和期望仍然对社会有非常巨大的影响。公共生活在大陆,虽然暗淡无光,但是拥有着巨大的力量。可是在目前,公共生活对自由的影响是毁灭性的。

一.公共生活缺少它的基本底线:不可以用暴力阻止一个人的言论自由

中国的言论审查的程度非常高,在网络的自动屏蔽名单上,敏感词可以列出一长串。从以往的法轮功和学生运动等敏感词,到现在的毒药,死亡等词都时常会被屏蔽,这些屏蔽不仅被政府鼓励,甚至许多屏蔽词就是政府强加给社交媒体的。而在复杂的自动屏蔽机制之外,还有无数的网络警察和政府雇佣的水军,他们可以将境内任何受关注的评论区和帖子变成某种指定的言论氛围

在这样的环境下,语言的表达功能变得越来越差,那些政治比较敏感的人,受到寒蝉效应的影响,面对政府明显的罪恶,也无法表达自己的愤怒与不满。而不关注政治的普通人,往往沉浸于娱乐化的网络环境,根本不会思考政治与自己生活的关系。公共环境变得越来越肤浅,深刻的思想既受到束缚,也渐渐的不能吸引人们的兴趣。

在中国的思想市场,是高度扭曲的,公权力通过系统的控制媒体,报纸,社交平台,鼓励了一大批狂热的民族主义者,他们高调的宣扬着仇恨,却从来不明白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就是人与人之间不仅有可能相互合作,而且人与人之间的自愿合作可以达到最好的结果。一个国家的公民,与其它国家的公民,没有任何本质的利益冲突,相反,比较优势和绝对优势会给两个国家的合作提供充足的动力。而拥有自由主义或者世界主义思想的人们,却连说出自己想法的机会都很少拥有。公权力是中国公共生活的一剂毒药。

二. 公共生活的理想-一个自由而理性的环境

取消公权力的干预,是形成良好的公共生活环境的第一步,使得思想不断地竞争,从而那些最具有吸引力的声音和思想可以被广泛的接受,而人们也在不断地创造新的思想加入竞争。但是,市场就意味着人们的选择可以决定社会的主流思想的走向。我希望,公共生活是人人平等的,可以尽可能的,使得每个人都拥有自己发声的机会,我希望公共生活是包容的,可以包容各种观点,包容每个人身上的特点。这样的公共环境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为了向这个目标努力,我们只要尽可能的用自己坚持的理性的,正确的声音,坚定的发声,让温和的理性的声音,吸引它的听众,超越那些仇恨的,嘈杂的声音。

三. 结语,致所有的自由主义者--我们一起为公共生活的改善而努力

也许自2013年以来,我们经历了这30年来最黑暗的日子,公权力的蛮横变得丝毫不受控制,但是,希望大家千万不要放弃希望和努力。日拱一卒,各自努力,只要不放弃,也许某一天,就有小小的机会,中国会变得更好。在中国,也许热爱自由是最委屈的事情,在任何公共的言论空间,自由都是被批评的对象,但是也请相信,自由作为人类的普世价值,有它的感召力和力量。也许某一天,我们可以奋斗得到一个可以自由发言的公共生活,在阳光下肆意的交谈。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祝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Matters線上講座「梁文道讀阿倫特」11月8日開講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