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eZzx

working towards a PhD

2020年3月20日 写于英国第一次疫情封锁之前


下午5点半,还不是很饿,在家仿佛已经失去了调节自己注意力和饥饿感的能力。最近这两天牙疼的厉害,喝水都难受,想着去补充一点止疼片和维c片,于是拿着垃圾袋扔垃圾,带着口罩下楼,去一家附近的超市。

五点半的超市,人挺少的,但是货架上的东西更少,所有蔬菜都没有了,牛奶,饼干,意面,各种面包,鸡蛋,全部空荡荡。距离我上次周三大采购才过了两天,冰箱里的东西还很充足,溜溜达达了一圈,不甘心就这样空手回家,于是拿了一颗剩下的白菜,还拿了一份速食汤,想着以后煮豆腐汤喝。到结账的位置,又看到货架下快蔫儿的水仙花茎还没有卖完,心想着,要不在家养养植物吧,于是拿了一把。准备回家找个空瓶子装上。

背着空荡荡的只有三样东西的购物袋出了超市,天快黑了,正准备稍微绕远一点回家,围着购物区走了半圈。经过Leon的时候,一个鹰钩鼻,眼球从深凹的眼眶中突出的英国中年男人,看着我说‘都是因为你们,英国要封锁了’。我的视线从口罩上方,紧盯着他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和他擦肩而过。结果走到路口才缓过神来,暗觉一阵寒意,赶紧拐弯准备回家。一路上看着熟悉的街道,画廊咖啡店已经关门好久了,去年改了新装修的咖啡店正在招待最后一桌顾客,韩国理发店还开着门,一位短头发的女店员站在门口用韩语跟电话里的人吵架。(现在想想,有一瞬间我好像认同了他的话,为自己的留学生身份,亚洲的人的身份感到抱歉。我为我当时的这一瞬间产生的感受而感到抱歉和沮丧。)

天上的云也浓稠稠的,好像还没有决定要不要下雨。今天英国政府宣布了所有咖啡店,健身房,酒吧都要关闭,确诊认识到了三千九。楼下的舞蹈学校已经关了一个星期了,只有楼上一间舞房的灯开着。街角的酒吧里,不像平时周五的晚上,人多到挤到马路上,只有室内还坐着两三桌人,好像是下班后的聚会,电视里一个光头主播背后写着‘coronavirus -pandemic’。酒保跟身边的人还在说说笑笑。卧室窗口正对着的学生宿舍和旅馆,亮着的灯越来越少。

从来没有像这样的时候的伦敦,好像有人突然捏了刹车,热闹在慢慢沉淀,整个城市突然变得昏昏欲睡,仿佛一个巨大的电影布景板。时常想,过不了多久,我才会记得自己活在一个历史的转变时期。


--------

翻自己的日记,发现了一篇写于英国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写下的一次场景速写练习。

不想把这篇文章在我的电脑里变成电子垃圾。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