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163 
Ping

《雜碎》吃從來就不只有吃(五,全文完)

從1882開始,中國新移民不准進入美國長達六十年,1943年終於廢止了這個法案,讓當地華人取得公民身份。但在無法有新血加入的年代裡,可以想見這些餐館會漸漸與第一代舊移民一起步向無人傳承的凋零結局。不過在1930年代,開始有美國人模仿做廣東菜,這些餐館像是「Don the Beac...

Ping

《雜碎》吃從來就不只有吃(四)

回到沒有排華情緒的東岸紐約。從一宗白人女性與兩名中國男性的三角戀所引發的命案開始,帶出二十世紀初紐約的「白人奴隸」議題。當時有湧入城市尋求工作與獨立的年輕女性,有歐洲移民,以及這些年輕女性確實有人在賣淫,這個謀殺案把這整個社會問題跟唐人街連結在一起,雜碎中餐館被當成妓院、賭場一樣的地方,與整個唐人街共同扛起這污名。

26
Ping

《雜碎》吃從來就不只有吃(三)

中國人遷入紐約的歷史比西岸早,十九世紀初就已經有船員在靠岸空檔暫居,在廣東人前往舊金山淘金之時,紐約就已經出現華人社群,聚集了船員、廚師、做小生意的商人,甚至和愛爾蘭移民通婚。相較於西岸濃厚的排華情緒,東岸另有其他移民問題,畢竟從歐洲大量湧入的移民足以稀釋掉中國人的經濟威脅。

26
Ping

《雜碎》吃從來就不只有吃(二)

中國人到美國,已經是十九世紀的事了。早年移居海外的華人,多從廣東潮汕、福建兩地搭三寶船往南洋或到台灣,1848年中一群廣州四邑丘陵區的農村村民搭船前往美國加州,與來自各地的淘金客一樣,企望從金礦裡翻身致富。他們花了半年多到達舊金山,有人去挖礦,有人做貿易,有人賣吃的給這些單身勞工...

20
Ping

《雜碎》吃從來就不只有吃(一)

我甚至不記得在紐約的中餐館裡有沒有點過「雜碎」這道菜。「雜碎」不是罵人的詞,在美國,它是菜名「Chop Suey」,隨著廣東移民來到美國最後在美國變形的中國菜。Andrew Coe並非學者,不過他查了很多史料佐證,也幸好不是學者,因此這本書簡單易懂,讀來毫不艱澀,反倒像是小說般順暢流利。

Ping

在說出概念之前

在說出歧視與民族主義這樣的概念時,應該先把現象與脈絡梳理清楚,身份與族群的權力關係、實際上的施為與樣態、概念的起源、概念背後的意義,這些都不是用一個社會學概念來指稱就代表事實。比如台灣民間跟旅行社自主做 I'm Taiwanese的胸章。台灣現在的想像共同體,所謂的「Taiwan...

2
Ping

當瘟疫蔓延

不去怪自己政府掩蓋疫情囤積物資趁機發大財,怪你整天欺壓的對象不幫助你。洗恁杯欠你膩?欠錢怨債主,不孝怨爸母。是在哈囉?

Ping

【讀書筆記】既然香港,那麼來談談華人這個想像共同體吧

最近在翻一篇泰文的華人研究訪談,談華人在泰國歷史中的同化(assimilation),學者是泰國朱拉隆功大學歷史系教授วาสนา วงศ์สุรวัฒน์(Wasana Wongsurawat)。在爭論民主與暴力合法性的香港事件裡,我們從歷史來看「華人」這個族群怎麼在移民的過程中被建構出來。

Ping

從六四青春,走到無可承受的中年

其實屠殺那天我嚇哭,沒有想到真實世界裡會發生這種事。我們在被保護成堅固泡泡的教會女校裡,坐在草地上流淚唱著歌。那好像是我生命中第一次覺得激情,那樣陌生的情緒。那年1989,蔣經國在前一年過世,我剛進入焦躁的青春期,我在電視上看到坦克車直接碾過人體,看到黑白照片裡有彎曲不成形的腳踏...

Ping

【讀書筆記】歷史:成為佛教中心的สุโขทัย ที่๒

昨天講到ลิไท野心很大,但是泰國開始流行上座部佛教,他功不可沒。話說他一統江湖(概念上)後,有兩個曾經在อโยธยา(Ayodhaya)學佛的僧侶進入สุโขทัย(Sukhothai)等พรรษา(Phansa)過去。南傳佛教是這樣的,俗世的資歷用年計,出家的資歷則是以พร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