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我们寄生在体无完肤的人记忆中

历史从未给亲历灾难的人设置一道屏障

《黄色的季节》

在那些——与集中营有关的书里

最好祈祷所有故事都以线性发展

因为我们已被提前知会了终点

然后系好安全带,随列车驶进

无论如何都会触到边际的历史。

无辜的人应该如何想象它?

这个不曾公开的幽暗之地;

绕过崎岖的山路,周围鬼魅丛生

我们寄生在体无完肤的人记忆中

开启这趟糟糕的旅行。不可避免地成为旅行。

时序按照祈祷的那样,进入另一个春天

这万物重生的季节,却比冬天更加难熬。

更早的原住民睁开忧伤的眼睛

还来不及告知这最重要的一课

就有人在春季倒下。营囚称之为黄色的季节

却并非因为田野的颜色,收获的颜色

劳动!劳动!劳动!

直到瞳孔中映射出黄色的天空,

没能在春季来临前开始准备的人难逃一死。

够了!自以为掌握开关的人大喊

我们是否就应该在这里结束?

被捋直的记忆因所受的创痛而四处逃散,尖叫

列车才刚刚顺利开过一九七九年春天

忽而又回到上一轮秋冬,令人悔恨的征兆

一路跌至谷底,一九七七、一九七六

时间是一团乱麻。我们被告知的起点

和终点是如此轻易,如此的不可靠。

列车往更幽暗深处撞去,安全带失效了

一如历史从未给亲历灾难的人设置一道屏障。


*黄色的天空:出自《平壤水族馆》。耀德集中营的营囚称春天为“黄色的季节”,因为只要稍微劳动过度就会体虚、生病,感到头晕目眩,情况最严重者会看到黄色的天空,而非蓝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水上书

Lola

人间此地,我是风前客。

398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爱让我们心意相通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