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a

来自边疆地区的年轻人

夏日之王 | 和好朋友搭个小木屋住森林里

發布於
她的到来让森林里的秩序混乱了:作为“女人”,她是男主与好朋友争夺的对象;作为“母亲”,她站在道德的一方,站在大人世界的一方。

我再不写这篇,感觉夏天就要过完了。

 

实际上夏天才刚刚开始呢,我却觉得天气在慢慢变冷,秋天、冬天很快就要来了。今早骑车,在路口停下来等红绿灯的时候,突然想起吉本芭娜娜看见香蕉花枯萎时的怜惜:来自温暖之乡的植物死在如此寒冷的日本是多么可怜啊。

 

在天气转凉之前,我必须设法让自己再度回到软绵绵的夏天,于是看了很多部与夏日有关的电影。今天要分享的是最后一部,《夏日之王》。

电影《夏日之王》海报


《夏日之王》的导演是Jordan Vogt-Roberts,擅长喜剧题材,后来还导过《我爱上的人是奇葩》(You're the Worst),如果你也喜欢这部剧,再来看《夏日之王》可能也会更有好感。


这部电影讲的是三个男孩离家出走,跑到森林里造小木屋的故事,就这么简单。

 

我感觉影片中的女主角和所有青春片女主没什么两样,甚至是青春片里的标配:金发小美女,校花,对原来的男朋友感到失望,然后选择和男主角一起冒险。这完全是男主的臆想。

 

《夏日之王》的女性角色甚至更糟糕一点,算是女主的同龄女孩Kelly在影片中扮演起了“女人”、“母亲”的角色。她的初衷是劝男主三人回家,但她的到来,使森林木屋的秩序混乱了:作为“女人”,她是男主与好朋友争夺的对象;作为“母亲”,她要劝男主回家,是站在道德的一方、大人世界的一方。

 

或许都不用勉强说是“女主角”了,漂亮女孩只是青春片里的“配角”和点缀,是男孩们的暗恋对象,是他们人生里小小的转折点,小小的波澜。

 

这是我忍不住要先说的,除了这一点,其他也都还是我的夏天。

电影《夏日之王》剧照


十三四岁,想逃离父母与家庭,逃离身边所有不快,谁又没有做过这样的梦呢。初中的时候,我也差点离家出走,现在回想起来没走成,实在是一件遗憾的事。但那时已经没有森林让我出走了,我只能睡在公园的长椅上,还想着背着书包出走,下意识地觉得还要去学校,还要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

 

学校也该逃,欺负我的老师和同学都还活着,我应该远远地逃走。如果今生还能相见,也该是葬礼上再见了。

 

总之,我没有这么五彩斑斓的离家出走经历,甚至连想象力都贫瘠。想起仁科面对五十块的毕业证书,可以潇洒决定“太贵,我不要了”,心里想着这可能也是一个去过森林里造木屋的人吧。

 

我们太害怕这个自己一度渴望逃离的世界,虽然也不知道在怕什么。但可能就像寓言故事里那头小象,幼时被拴在木桩上,由于力气小挣不脱,吃尽了苦头。等到长大一点,终于有力气挣脱束缚,却不再反抗了。

 

电影中选择挣脱枷锁、闯进森林里的年轻人多勇敢啊,只要他们第一次作出了选择,往后只要还有任何一丝的可能,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森林里是自由的,法则是他们自己的。木屋里的生活或许比过往十多年更值得,即便中途又有分歧,留下Joe一人孤独守着一个几近坍塌的梦。但他似乎真正懂得了自己所渴望之地的本质,正以另外一种方式去适应。

 

片尾十多分钟像是对观众耐心等了这么久的犒赏。在与Kelly、父亲的对比下,Joe面对自然如此熟悉。当他以自己适应自然的方式解决那条毒蛇时,他曾错失的友情又回来了。离开的Biaggio返回木屋勇救伙伴,然后被毒蛇咬了,原本刚见面的Joe、Kelly与父亲之间的矛盾和问题已来不及解释,三人争分夺秒将Biaggio送往医院抢救。这一段是遍地开花,一处接一处。

 

就这样,Joe回家了,也与朋友、父亲冰释前嫌。森林里的小木屋还静悄悄的,我心里也跟着怅然若失,这场冒险竟就此结束了,梦也有做完的一刻。

 

但或许一直住在林中也会产生厌倦,想要再找一片林子,更深处更人迹罕至的地方。或是彻底反弹,开始渴望城市的一切,然后又搬回去。所以就停在这里也好,木屋还好好的在那里,门前的邮筒还有用,或许以后还会往那里写信。

电影《夏日之王》剧照

最后,推荐一下影片原声专辑,The Kings of Summer,就是不看电影也能感觉到美的音乐。当然啦,你也有可能看完电影只记住了音乐。祝你观影愉快!


欢迎订阅:https://liker.land/terminus/civic

来这里玩:https://liker.social/web/accounts/106279492806570499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热带鱼:献给所有爱做白日梦的人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