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Dylan

她就是生命 攻無不克

小孩子談小孩子

發布於


我愛的《小王子》

喜歡小孩子,也和小孩子特別投緣。思考未來要做什麼的時候,想來想去篩選出了兩個喜歡的工作。一個是做圖書管理員(是不是做圖書管理員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整天捧著書讀了呢?),還有一個就是當幼兒教師。

有意思的是,當我問媽媽,如果讓她重新選擇,她會從事什麼行業。“圖書管理員。”她說。“因為輕鬆。”我又問:“再要選一個呢?”她想了一會說:”那就去幼兒園當老師吧。“我快樂地大叫:”哎呀,和我一樣的!“

媽媽很多時候就像個小孩子一樣。前幾天和她出去,在咖啡店裡看到可愛的杯子,她一定要買。”這個杯子配了小熊玩偶!“”買三個,這樣出去旅行的時候你一個,我一個,爸爸一個。”這個大人模樣的人,怎麼看都是個小孩子嘛。為了小熊玩偶買杯子,讓我想到小時候我為了麥當勞的玩具吃兒童套餐——都是買——櫝——還——珠。


下面想和大家分享兩件有意思的事,也是和小孩子有關。

有一次去熟菜店,看到店主家裡的小女孩在店門口,和爸爸要今天剩下的鴨屁股。她媽媽叫她回家了,她還是呆在那不動,想看著流浪的小狗把鴨屁股吃掉。可是流浪的小狗怕人,剛靠近又跑遠了。她就一直等,一直等,眼睛看狗跑掉的方向,等小狗再回來。等了一會又回頭問媽媽,小狗為什麼不來了。我看到這個小女孩,我也不走了,也站在那看。小孩子的心,真的很純真,她對小狗有一種本能的同情,覺得沒有飯吃的小狗很可憐。這是不是就是盧梭所說的憐愛心呢?總是能在小孩子身上看到這種可貴的情感。

還有一次是去吃燒烤,去得早,老闆娘的女兒和外公外婆在玩。和老闆娘打了個招呼,說去外面散會步再來吃。快到店的時候,看到小不點也在外面走著。突然聽她喊了聲“阿姨”,我環顧四周,街道上人來人往,我和她只一面之緣,這聲阿姨應該不是喊我。頓了幾秒鐘,我扭頭問她:“喊我啊?”她回了一個東北腔的“昂”(第一聲)。後來和她,還有隔壁店裡的小男孩玩了起來,玩陀螺(小妹妹力氣不夠,按不動發射陀螺的機器)、假裝做蛋糕(去外面買了個華夫餅給他們吃)……小男孩還來了勁,拿了他的玩具槍。

後來燒烤來了我去吃燒烤,小女孩沒人玩,又來找我,看到我桌子上的飲料,想喝。我給了她,她的媽媽看到了很生氣“怎麼可以喝客人的飲料”,說了幾句重話,小女孩哭出來了,媽媽把她帶到店外面給外公外婆帶。我心下也很愧疚,不該給她喝的,不衛生,還害她被媽媽說了。到外面去找她,一個人放聲大哭,哭得好傷心。我蹲下去和她說了幾句,我說:”其實我知道你是因為沒人玩,也不是真的多想喝飲料,只是覺得好玩,是不是?“她斷斷續續地抽泣說”媽媽不陪我玩“,然後看到媽媽出來要騎電動車去送貨,又撲到媽媽那邊邊哭變要要媽媽陪她玩。

其實我能感覺到她的孤單,外公外婆能給她照顧,沒法和她玩。媽媽又忙,顧不上她。被媽媽一說,所有的委屈立刻暴發出來了。其實她想的只是有人可以多陪陪她。在我吃完燒烤要走的時候,小傢伙抓著我的手又要哭,不讓我走,要和我玩。同伴說你告訴她你明天再來。我知道我明天不會來,絕對不去騙她,讓她空等,如果我騙她說明天來,明天她眼巴巴地望著卻等不到我,會多失望。我只能告訴她”姐姐下次再來找你玩“,卻不知道這個下次是什麼時候。

一直覺得有些大人對小孩子說話時的那種誇張的語氣很令人不舒服,這種語氣好似傳達了這層意思:我不把你當和我一樣的人看,所以我要改變我的語氣和你說話。而且我一向認為,大人們太小看小孩子了。其實小孩子的理解力很強,他們雖然使用的語言簡單,但他們看待世界的方式很奇妙。如果看到他們巨大的潛力,給他們正確的引導,他們能構建出讓人歎為觀止的世界來。

《包法利夫人》

所以,下次想和大家談談小孩子的教育。啟迪真的很重要,我相信你如果給小孩子一本《包法利夫人》,她也能讀出屬於自己的一些東西。(大人看到我這麼小就看這本書都很驚訝,覺得我看不懂。)重要的是讓他們有興趣去讀,解讀出屬於自己的東西,而不要強加給他們什麼。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