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olytico

True contemplation with Prajna

金刚经翻译考据一则

《金刚经》中有“一切圣贤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实为“一切圣贤皆为真如之显现”,并无“差别”之意。不恰当的翻译导致意义上的误会,正本清源,省去很多望文生义穿凿附会。

一切圣贤皆为真如之显现


义净法师翻译为,“[凈譯]何以故?以諸聖者皆是無為所顯現故”。梵文罗马字母转写,“7-5.tatkasya hetoḥ |asaṃskṛta-prabhāvitā hy āryapudgalāḥ ||7|| ”(《金刚经梵文注解》)【1】。

《般若論》言:“何以故?一切聖人依真如法清淨得名,以無為法得名故,以此義故,彼聖人說彼無為法。復以何義,如彼聖人 ... ”(《真如與阿賴耶識義》 良真)

《佛说无上依经》曰:“阿难。是如来界大威神无变异柔润故。汝应知。阿难。是众生界是诸圣性。无修无不修。无行无不行。无心无心法。无业无果报。无苦无乐得入是处。是性平等。是性无异相。是性远离。是性随从。是性广大。是性无我所。是性无高下。是性真实。是性无尽。是性常住。是性明净。阿难。云何是性是诸圣性。一切圣法缘此得成。一切圣人依因此性而得显现。故我说之为诸圣性。

--

【1】此中“asaṃskṛta-prabhāvitā(無為所顯)”,過去分詞,即“諸聖補特伽羅

(āryapudgalāḥ)”皆是“無為法所顯者” “prabhāvitā”,詞根為“√bhū”,

存在、有之意。奘師、淨師譯為“顯現”,多師譯為“顯明”,什師譯為“差別”,

藏譯亦是“所差別(རབ་ཏུ་ཕྱེ་བ། )”。

7-5.tatkasya hetoḥ |asaṃskṛta-prabhāvitā hy āryapudgalāḥ ||7||

[什譯] 所以者何?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奘譯] 何以故?以諸賢聖補特伽羅皆是無為之所顯故。

[凈譯] 何以故?以諸聖者皆是無為所顯現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弦子、麦烧:MeToo让我们相信,柔软可以改变世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