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3 articlesIn total 58147 words

散日寄行#2-周伯

Mia

「不要把眉毛修掉,以後要當官的」,周伯曾經對L說過,他要我時時刻刻提醒著L。現在不知為何還記得,或許是迷信,還是真是如此,講天地、運命也是不得不信的。想起周伯的瞬間其實是漫無目的地在行事曆上滑動,今年的事情、去年的約、前年的,或是在更早之前的事情。

散日寄行#1 寫給在江一位

Mia

「妳最近好嗎?」 謝謝妳的e-mail,當時我在開會,感受到手機震動的那一時,拎起螢幕,心頭一驚卻不忍細讀。當下所有過去的氣息如猛烈潮水地湧了回來,但仍面不改色。工作一段時間以後,學會了所有情緒不顯露,如淡朗清空,任何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不知道妳在按下sent鍵的那一刻心裡在想什麼?

自編劇本工作紀錄:模範謊言

Mia

一直很想記錄這工作,但演出結束隔沒天就飛到香港,到這邊也是一團忙亂,外加耍廢寫期末報告與朋友們出去玩,所以到現在真正開始記錄下來成為電子檔……前言這是一門關於劇場創作的課,期末的呈現是一齣大約25分鐘的短劇,可以自編,或是改編劇本。而我們採取的方式是先有演員,才有劇本,也就是說可...

電影:《人生起跑線》

Mia

空白鍵停了很久,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提筆,連標題也下不了。不是因為電影太糟糕,而是導演用了兩小時半的時間,描繪了印度社會-英文代表一個階級、虎爸虎媽、教育商品化、階級複製… …。你怎能不拒絕這些真實的寫照?如果《三個傻瓜》戲謔地寫出教育對人的扭曲,那《人生起跑線》則是教育對整個社會的扭曲。

《冰雪美人》

Mia

2011年,莫言獲得諾貝爾獎,六年過後,在今天的台灣對他仍是很不熟悉,理解美國,總比中國深。或許也是因為莫言寫的多是中國社會的過去與當下,碰巧正與台灣歷史教育大相逕庭,而我們正活在位於五十年前的平行時空裡。來源:讀冊Taaze「以幻覺現實主義融合民間故事、歷史與當代的人」 這是諾...

孟子論人

Mia

孟子論人實屬一重大命題,可大為做一篇論文、可小為寫一則短文。本文試圖以高中 中華基本文化教材 內容觀看孟子如何論人。討論人的本質,基本上是一個巨大的議題,因此,孟子將此命題縮小至討論「人」聚焦在「人性」上面。並且,奠基在此一命題之上,孟子首先辯證何謂「善」,再者,進一步辨明,所問人性何以為善。

《尋找捷運潛水夫》:文明二十年,潛水二十年

Mia

二十個年頭,該如何計數?一段從稚嫩到成熟的時間?或者成熟到飽經風霜的歲月?在減壓症(潛水夫症)工人身上是無止盡輪迴,在痛楚與掙扎之中。陳定安(新店線CH221標罹病工人之一,至今未和解),這次工人們上台北致詞的代表,他們都推託自己不太會講話,但在《尋找捷運潛水夫》片中,那是真實而毫不掩飾的,在此亦是。

《天橋上的魔術師》:屬於台北的故事

Mia

這本書很迷人,在文字裡步行,彷彿就是穿梭在中華商場裡,陰暗、潮濕,有一些食物的味道,或許電器、或許舊書,還有可能,摻雜了霉味。「地景是張刮除重寫的羊皮紙」 一九六一年,中華商場正式啟用,八棟三層長長的中華商場,一路從台北車站延伸到西門町,當初為了安置國共內戰來台灣的家眷,所謂的外省人也就安定了下來。

《查令十字路84號》

Mia

在倫敦,有兩個有名的地址,一個是貝克街221-B(221-B ,Baker street),福爾摩斯與華生所租的公寓;另一個則是查令十字路84號(84,Charing Cross Road),紐約作家海倫˙漢芙與書店之間,橫跨20年的情誼。

《孤寂星球 熱鬧人間》

Mia

呂政達的文章會呼吸,他是散文寫作者當中的佼佼者,擅長創造意象,使用譬喻,行文如流水,善用古典駢文四、六字等形式,無論是閱讀或是朗讀,都是極好的。也正是因為善用譬喻,所以散文密度極高,像是會發出淡雅花香的茶,需要慢慢、慢慢的,徐步進入這千迴百轉,流轉纏綿的心思當中。

《我們仨》:那些細碎的絮語

Mia

我一個人思念我們仨。-楊絳第一次知道楊絳,是因為錢鍾書的《圍城》,而第二次再聽到楊絳,則是她過世時,那時我還在讀中文系。仨,指的是楊絳,與其丈夫錢鍾書與女兒錢瑗三人,這是楊絳晚年的回憶錄,寫錢鍾書在牛津讀書,錢瑗出生,往後回到北京,經歷了中共大鳴大放、文化大革命、上山下鄉… …,直到今天現代的中國。

《徬徨少年時》

Mia

《徬徨少年時》,是赫塞第七本小說,當年他四十二歲,正過了所謂四十而不惑。成熟後再回顧青春的徬徨,似乎無足輕重,可也與後來的讀者再次走過一遍青春,一同徬徨。讀這本書時,若是把一件事情放在心上,那會很有用:赫塞是個裝錯靈魂的德國人,這圍繞著他所有作品。

消失的世博台灣館

Mia

三月的風很大,世博台灣館一樣荒涼。外部由玻璃保護的絢爛天燈,成了黯淡的黑球,彷彿發霉。2013年3月,新竹市政府以[1]OT方式,委由環球購物中心經營新竹世博台灣館,因連年虧損,於2016年7月結束營業。距今超過半年以上無人使用,如今由兩位警衛管理,避免遊民進入,以維護閒置空間。

困惑叩問 -《里斯本夜車》

Mia

《里斯本夜車》,德國電影,由小說翻拍,在情緒、畫面上一如節制,但在配樂上卻是如輕緩水流,以小提琴為基調,鋼琴為主旋律,使情緒得以舒緩、延展。movie poster (source: impawards)這部片的情節很簡單,一位年邁、生活單調的中學老師戈列格里斯,在滂沱大雨中過橋...

《百年孤寂》:落了片白茫茫,真乾淨

Mia

倭良諾在那而一動也不動;不是嚇得麻痺了,而是在傾刻之間他想通了麥魁迪遺稿的最後關鍵,遺稿人按照人類時空完美地安排有如下的銘文:「這一家第一個祖先被綁在樹上;最後一個被螞蟻吃掉。」《百年孤寂》是拉丁美洲作家馬奎斯,在一九八二年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品,英文譯作《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

安那其的頭髮與監獄

Mia

安那其的頭髮與監獄髮作為思想的代表,象徵有頭髮代表有思想。抗爭活動的領導者,安那其留有一頭長髮,使眾多追隨者崇拜,但最後群眾發現,那竟是頭假髮,在小說中證明了,思想與頭髮無關。如此,少了頭髮的安那其,個人魅力頓時化有為無,追隨者紛紛棄他而去。

短暫的課輔老師

Mia

寫在2017年冬天,那時因為種種因素去新竹芎林當了短暫的課輔老師,今天重新翻到文章,心裡其實很複雜,畢竟我也還走在路上。小立一開始就給我個下馬威,拿著作業本讓我追,直到教會老師制止,他才悻悻然坐下。一個班只有三個小孩,卻讓我很挫折,可能是因為我一直是一個,從小到大規訓地很優良的好學生。

償夜漫漫

Mia

我記得她今年大概28歲,坐在我與律師對面,她的眼睛很大,大波浪捲的頭髮,不過應該是身體的關係,頭髮看起來有些毛躁,她很瘦、很瘦。「以前不懂事,交男朋友,盜用我的證件辦貸款。還有爸爸、媽媽看醫生… …之前有前置協商,但我現在繳不出來… …」、「我好怕(更生)不過,如果真的不過怎麼辦?

說一個新竹的故事

Mia

我有時候在想,為什麼新竹這麼多歷史,都不被人知道?新竹市是漢人最早落腳的開發城市,清朝時叫竹塹,那時候文風鼎盛,有鄭用錫,好多美術家在這裡,比當時的台北還要繁盛。後來日本人來了,築起新式學堂、有市場(東門市場);有混和巴洛克與德式風格的車站,到最後二戰末期,新竹蓋了空軍基地,成立燃料廠,也成為美軍轟炸頻率最高的地方。

給M

Mia

給M: 你開始知道人生會是一條馬拉松,人家說重要的是耐力,但你卻說,這表示必須時時刻刻保持最佳狀態,因為,輸不起。你知道國中是一段青黃不接的時節,每個專家都會說,這時候荷爾蒙飆升,身體、心靈都面臨巨大改變,所有事情,都彷彿如新的一樣,就像新生兒剛進入世界。

知識的溫柔

Mia

知識最終要帶給妳的是溫柔,如何溫柔地對待他者、自身的處境,同時又不成為濫好人。所以妳要當一個溫柔的人,去理解、去聆聽,甚至是在這樣有勇氣去發聲、去提出質疑,溫柔同時堅毅,具有判斷力。這是知識帶給妳的價值,他不要妳成為驕傲的學者,他要妳成為,與社會共生的人。

那個無法好好愛的年代-讀汪曾祺〈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西南聯大中文系〉及其他

Mia

原來是這裡,我輕輕嘆了一聲。幾個月前,我正讀著後五四中國近現代文學史,《生死場》、巴金、魯迅、老舍、《雷雨》、《小城之春》… …,如此靠近,卻又如此疏離,你不會在台灣文學史看見這些;在中國近現代文學史中的位置卻又相對疏離,彷彿斷在時代的縫裡,屬於誰,都不對。

包藏在希臘悲劇裡的現代性寓言-淺談《聖鹿之死》

Mia

《聖鹿之死》(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是希臘籍導演尤格・蘭西莫2017年的作品,且在該年獲得第七十屆坎城影展最佳改編劇本,並入圍金棕梠獎。導演尤格・蘭西莫一貫以冷酷、尖刻與驚悚的方式批判社會,從當時看希臘金融風暴,到對人類的世界的反思。

跨在魔幻邊界的寫實寓言-初探吳明益《單車失竊記》

Mia

魔術師把新的小黑人擺到地上,再畫出一個黃色粉筆圈,拍拍手,一邊哼著歌一邊吆喝起來。新的小黑人跳舞了,這個新的小黑人跳的還是跟舊的小黑人跳一樣的舞,但好像更花俏了點,還會轉圈圈呢!我開心極了,大叫:「沒死,他沒死!」話出口以後又覺得有點不對。

1

留在地底的青春︰台北捷運潛水夫

Mia

台北捷運,是我一個想家的理由。初到外地讀書,沒有交通工具,感覺像是禁錮在校園裡,每天操著相似的課表。捷運反而成為一個表徵,那是只有家鄉才有的,進步的、安全的、快速的、整潔的與文化的。掉落在繁華之夢外的碎片 回家需要捷運、赴約需要捷運、上學也需要捷運,已經是生活的一部分了,這些便利...

散讀小寫-《人性枷鎖》

Mia

最近稍不忙,這一個月裡讀了余秋雨的 《山居筆記》,和毛姆的《人性枷鎖》,彷彿得到某種滋養,不再困乏。但是總覺得自己讀不夠,該記錄下來,又想,應該要每月都分享一本書,以鞭策自己讀書,希望可以接下來的一年裡可以實現,也算是新年的目標。書影毛姆在台灣地區不太紅,書名是經典,但經典的意思...

人的原點-《流浪者之歌》

Mia

1877年,赫曼・赫塞 (Hermann Hesse)在德國符騰堡州的小鎮卡爾夫出生,父親是名傳教士;母親是著名印度學家赫曼・貢德特的長女。而父母親在印度傳教多年,因此在赫塞家中,開放的世界和宗教教育並存,其出生地也成為許多作品當中,主角的故鄉,如《少年徬徨時》、《鄉愁》。

國光劇團新編京劇-《十八羅漢圖》

Mia

證得阿羅漢果,是離色貪、無色貪、掉舉、慢、無明,且永不入輪迴之苦,而佛陀圓寂之後,留下了十八羅漢,永在世間渡人說法。來源:國光劇團官網愛,是母親的不捨 《十八羅漢圖》講的是關於情感與藝術真諦的思索。殘筆居士偶過紫靈禪堂,留下一幅十八羅漢圖給淨禾女尼。

電影:東京教父 Tokyo Godfathers

Mia

今敏最溫柔的作品。看完東京教父是半夜的時間,獨自一人在狹小的城市裡,面對來自生活上複雜的情感關係,卻不知該如何置放。今敏過往作品千年女優(Millennium Actress)、藍色恐懼(Perfect Blue)、盜夢偵探(Paprika)等,皆長於敘事與剪接,在畫面的處理上也眩奇、色彩也相對飽滿。

香港藝術節劇目 — 快樂大本營(La Gioia)

Mia

演員就像鳥兒,一邊翅膀輕拂過地上眾生,另一邊高空飛翔。(An Actor is a bird, one wing brushing the surface of the earth, the other raised to the sky.)去年大概也是這時候,參與了一場比較大的...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