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一個有趣且極端的靈魂 向死而生 小説《蝴蝶效應》盡量在週末下午更新!平日可能隨機掉落小段子?

魔法学院(16)

(edited)
数学简直是我上辈子的仇人!!!!

“莉莉安,今天要不要去远足?”凯茜一脸兴奋地问,莉莉安点了点头,而此时的凯茜眼角瞟到刚刚过来餐厅的米罗,她招手示意米罗过来。

“怎么了?”

“就问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远足,就昆仑山那带。”

“好。”他简单地应了句。

凯茜刻意拉长了声音,调侃道“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这可不像你耶,难道是因为某位女士?“

......

下午的时候,几人出发了,在去到半山腰左右,米罗左右张望了一下,将莉莉安拉到一旁,”莉莉安,我刚刚查到一点关于那个音乐盒的新消息。“他指了指丛林方向,”导航说往前走一公里就有一间音乐盒博物馆,有可能是那个音乐盒的——“

未等他讲完,莉莉安就一把夺过他的平板,按着导航往前走。

走了大约五分钟左右,两人到了一间看着颇为焕新的小红木屋前,木门上钉着一个用花体字雕刻成的门牌,不过可能日子久了,字迹倒是有些模糊。

莉莉安低头搜索了一下,过了一会,疑惑地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网上都没有记录。”她展示着平板一片空白的浏览器。

“罗林帮我查的。“米罗道。

”罗林就是我的平板自带的系统。”他补充道。

米罗按响了门铃,一个消瘦而憔悴的老人走了出来,脖颈上有些很深的皱纹,褐斑从他脸的两侧一直蔓延下去,他的双手常用来雕刻,留下了刻得很深的伤疤,看起来很是狰狞。

他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英语,“你们是来借宿的对吧,肯定是迷路了,这一带可不好走啊。我去给你们收拾房间。愣住干嘛,快进来。”

他佝僂着腰,拿着拐杖,一步一步走向楼梯。

“伯伯,我们是来问你关于音乐盒博物馆的事。”

老人泛起了一股怀念,“啊,已经好久没人还记得我这里了,大多数人来这里都是来问我路的,再不然就是借宿。”

米罗从背包里拿出音乐盒,“老先生,请问你有见过这个音乐盒吗?”

“哦,这个音乐盒啊,的确是我造的,不过这是复制品,所有来这里的情侣都可以有一个,你们之前好像没有来过啊。”

老人带着两人一路去了会客厅,陈列柜、桌子上摆满了音乐盒,有一个音乐盒特别大,自己一个就占了一面墙,老人骄傲地道,“这是我最好的成品,我叫她做圆梦曲,不如我放给你们听听?”

音乐缓缓流出,明明是很轻快的音乐,却让莉莉安万分不安,她不自觉地捂住头,音乐声却停下了。

老人合上了音乐盒,“这就是了。”

米罗拿出了一张合照,“你有见过这个女生吗?”

“当然有了,我现在还记得她呢,毕竟她是最后一个来这里的人,自从她来了后,我这里就像是被遗忘了似的,没人再来过了,之前我这里还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呢。”

“遗忘?”

”哎呀,我就是随口一讲。“老人带着两人去到了另一间房间,墙上贴满了情侣的合照,有些可能因为年龄久远,因此白色的边缘有些泛黄。

“那个女生叫做穆林,是和她的男友一起来的,那个男人还求了婚,在我这里私定终身,所以当时我为了祝福他们,这个音乐盒只有她一个有,用工最精细,其他人手上的都不是她这个款式的。”

“路亚?!”莉莉安惊叫,她指着照片的一个被烧掉的角落,虽然这样,还是看到有半个路亚转身离去的身影。

莉莉安有些魂不守舍。两人道谢后,就离开了,临走前,老人走了出来送他们,硬是给他们塞了一个音乐盒,“你们收下这个音乐盒吧,虽然你们现在还不是情侣,但是早晚都会是的。”

米罗道,“现在你知道了音乐盒的来历吧,就是普通一个音乐盒。”

莉莉安轻笑一声,“那么我们的共同秘密已经不再是秘密,那就没有理由再偷偷出来见面了。 真是有些可惜。”

米罗挑起莉莉安的下巴,“如果你想的话,我们大可以,找一个新的秘密。” 

莉莉安道,“不必了,我还是觉得世上有些事,不知道还是比较好,我怕当我知道了那个音乐盒的秘密会太残酷,让我接受不了。 ”

米罗道,”那我们来找一个不这么残忍的秘密,如何?就lady y 的秘密好吗?“

”lady y?“

 路亚看着树林的两人,狞笑道,“莉莉安,这次我不会放手的。” 

”看来不能再拖延,要赶紧实行我的计划才行。 “

TBC(这个过渡比较长一点,因为比较重要,嘿嘿,主要是亲妈想要撒糖,大约要去多一张左右,就再进副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