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Ma

一个活在悲观中的乐观主义者,精神普罗列塔利亚,大陆高中毕业生,自以为是民社,幼稚的人,平和以至于压抑的人,学习中的人。 单方面的视角是要不得的,二元论也是要不得的。

随便写点。。。

虽然也偶尔登上来看看,但上次发文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比起来,推特倒是更灵活,更有烟火气息,毕竟那里才算专门的社交平台,所以我上推的次数倒是比来matters多得多。不过当我在推特打字超出限制好几次时,还是会感到一点难受,所以还是抽时间来了这里,写点比较长的文字。这里写出来倒也和推文一样,主要是作为树洞,舒一舒心,有人看,我很高兴,没人看,也无所谓。所以请各位看官(如果真有的话)注意一下,我的语言习惯可能并不对读者很友好,就请见谅。

翻出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肆无忌惮的键政,我就大概说说我走到今天的心路历程吧。我是带着年轻人共有的叛逆心理走进我现在的世界的,虽然我不确定我是否已经完全接纳了我现在的世界观,额,我认为是,向左的、处于激进和温和交界处的、乱七八糟没有彻底定型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我逐渐厌恶(与我左转时间差不多一起)逐渐加重的习式政治氛围,有一段时间写作文都写不下去,因为看题目要求就说不出话。当然,现在好多了,因为我学会了说瞎话。

我写了我“自认为是民社”,无非是我喜欢社会主义,又害怕专制,就缝合出一个现实中恰好有又很模糊的概念。但长期做理科题的思维习惯以及对政治经济学的好奇还是让我希望能进一步搞清这些问题,比如什么是民主,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实现民主和社会主义等等。于是我开始走进不少但也不多的部分马列著作那去,走到墙内的新旧左派的宣传那去,走到推特的许多键政人那去。这样,就逐渐形成了现在的我,尽管仍知之甚少,但也稍有起色。

我说我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是因为,我整体上对未来还是有着乐观态度的,因为我相信人类的自我调节能力,这是有些盲目的乐观;而我在生活中又是倾向于悲观的,因为我对个人不自信,对外界,由于比文学作品更荒诞的现实,也没有信心。我的理性告诉我应该反对加速主义,因为这样这趟冲下悬崖的列车在被摧毁前还要压过无数人、造成无数破坏;但当现实真的越跑越快时,我的内心又有着欣喜,真是越跑越快了,毕竟还看不到自己站在铁轨上。

我并不算差生,事实上,我在我们高三学年还是比较靠前的。我的家境也不差,家长也是体制内的人。所以我说我是“精神”普罗列塔利亚,我觉得不无道理。我觉得这些因素一方面给了我充足的条件,让我能去了解社会主义的思想,另一方面也可能潜在地限制住我在思想上的进步,让我更容易从既得利益者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但我觉得这个问题还要在实践中检验,反正在过三个月不到,我就要准备离开高中,进入大学了。

我最自信的一点就是我不自信,不太容易满足于现状而狂妄自大。我承认自己的无知,这一方面促进的我学习的动力,一方面却也抑制了我对外表达的热情。

整体说来,我的政治态度的变化似乎还是很常见的:小学时我是幼稚的国家主义者,初中前期我是朦胧的国族主义者,初中后期我变成了鲁莽的国社主义者,高一我转变我乐观的特社主义者。然而从高二开始,正好差不多一年前,去年四月,当我通过游戏部事件(这是虚拟油管主vtuber业界的一件,嗯,劳资冲突?)接触到一批墙内的共趣——老左后,我开始成为一个青涩的、深受马列和尤其是毛影响的民主社会主义者。

缺少合适的逻辑链条,我想这篇文章将会对读者很不友好。所以如果真的有人能读到这里,看一个陌生人叨叨半天不算有趣的他自己的事,那我确实要感谢你,至少说明我写的东西不完全是废物不是吗(

哈哈,这次就写到这里,手机也快没电了。我们,嗯,不知道什么时候,但应该会再见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Hello world?(笑)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