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船

游荡在海,不见彼岸

年關將至,近來的事很少,女友也很忙,於是我常是獨身。

不僅錢包荒涼,各方面的人和事都閑出一種頹態。越是這種情況,也不免懷舊些,幻聽似的在腦內響起惱人的鬧鐘聲。這種音樂的命運大概總是悲慘,無論它曾多麼悅耳動聽,日久而熟絡起來也不免反感。

換做平常,清閒的日子我總是早起享受安適的假期,可如今的心態卻也有極大的轉變,叫我懷念起過往的忙碌、人流中或急或緩的各異身形。

“可你仍然可以忙。”

是的,我也很清楚,我仍可以找到一堆事情來完成,或是找一些不切實際的靶子做目標。只是我不大可能完成這一時的雄心,翌日,恐又是驚醒,而懶惰的縮回被窩裡。也稱得上暖和,但對我的吸引力僅限於可叫我晚一點開始接受這一天同樣無事可做的悲慘。

“那麼看一本書吧?”

看一本是不錯的打算,只它同我定下的那些目標並無本質的差異,一些‘好書’往往只會被我翻上幾頁,接著便丟到一旁了,不知要再過多久才能重新拾起,也許已忘記上次看到何處。左右翻翻那些本應看過的內容,竟有一種陌生的新鮮感。

明天的氣溫大概又要降下一截,那麼我‘截選’一段小詩做牢騷的結語吧。

……

昨夜你對我一笑,

啊!

我開始有了驕傲;

打開記憶的盒子,

守財奴似地,

又數了一遍財寶。

……

餘光中「昨夜你對我一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