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77的好朋友

我想和77一起,重新长大

焦虑是因为妄想

發布於
敢情我这一夜焦虑,都是对自己的头脑暴政。

1 我的焦虑

昨晚和小姐妹们一起加班干活,整个过程充实而愉快,但是快结束的时候,收到一个噩耗:多地新冠感染人数激增,没有必要的理由不要出省!

其中一个姐妹有旅行计划,她为此感到沮丧。我想到自己的哈尔滨探亲之行可能泡汤,焦虑和悲伤瞬间蔓延。

回来以后和大树说了这个坏消息,而且我直接说“多地中高风险,非必要不得出省,我们可能不能回哈尔滨了。” 他也非常难过。我们去年疫情回来之后,已经将近一年半没有见到公婆了。

哈尔滨对我而言,本来只是一座普通的旅游城市。可是因为有了公婆,那里便成了我第二个家。

这次机票都买好了,大树请好了假,所有的事情都排开了,就为了回家和公婆团聚。如果因为疫情而搁浅了,下一次相见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今天早上5点多,我就醒了。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脑海里不停地想:可能不能去哈尔滨了,诶呀。

2. 寻求帮助

为了缓解焦虑情绪,我打开抖音刷了刷,感觉好无聊。

为了缓解焦虑情绪,我打开CH听了听,感觉好无聊。为了缓解焦虑情绪,我打开公众号读了读,感觉好无聊。

心里非常牵挂一件事的时候,其他事,都变得毫无意义了。

大树和77还在熟睡,自己独自承受这种焦虑很痛苦,就跑去和醒着的朋友们倾诉了一番。朋友们纷纷为我的不幸感到可惜,送来了安慰。

倾诉完以后,丝毫没有感觉开心,焦虑情绪依旧弥散在我的全身。但是我突然发现,为什么根本还不知道结果的事,我为何不去求证一下,就会陷入焦虑情绪不可自拔呢?

为了找到原因,我打开泛听了不下10次的心理学音频课程,找到“头脑暴政”那一节,声声入耳,句句命中。

平常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随便听听,只是感觉有道理。现在真的发生了,再听的时候,感觉那是以自己为原型写的剧本一样。

3 自我剖析

听完之后,我开始自我剖析。

妄想是什么?妄想是,文件规定没有必要理由不要出省→完蛋了,我的哈尔滨之行要泡汤了→见不到公婆了怎么办?大树肯定会很伤心怎么办?公婆会伤心怎么办?机票要亏损了怎么办?我的满腔期待落空了,接下去的假期怎么办?

事实又是什么?事实是,国内多地中高风险→文件规定没有必要理由不要出省。→我可能能去哈尔滨,可能不能去。

那就读一读文件,哪些地区是中高风险,怎么样的理由算必要的理由。

对我有利的条件是 :①我所在的省份和我要去的省份,都不是中高风险。②我是飞机直达。③去机场的路上和机场回家的路上都有家人接送。④到了哈尔滨以后,我可以一直住家里不外出,主要目的就是看公婆,所以我不介意一直在家里。⑤我们全家,除了77,包括父母公婆全部打过疫苗。

虽然文件没有明确指出,怎么样的理由算必要理由,但是探亲这个理由,于情于理都算是一个非常正当的出行理由。

而且基于以上几点,我可以最大限度地保障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我自己感觉,除了必要的公务出行,这应该是私人出行的顶配理由了。

如果能去哈尔滨→一切照计划进行,路上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安全。

如果不能去哈尔滨→和家人说明原因→退机票,争取用文件全额退票,真的不行,也就是千把元钱,生命安全最重要。→做好后续安排

①多和公婆视频来弥补不能见面的缺憾②重新安排暑假计划,其实我去哈尔滨和在自己家,要做的事情是基本一样的,所以只是换个场所进行,并没有什么大的损失。③留下来可以多陪陪爸妈,虽然我几乎每天见爸爸妈妈,但是平常工作繁忙,促膝长谈的机会不多,趁暑假可以陪他们家长里短,也是美事。

那就等晚一点,向领导申请一下看看。想到这些,我又刷了一下朋友圈,看看其他人的假期生活。惊喜地发现,有一个同事,带着家里大大小小10口人,昨天刚去省外。

我马上打电话和她求证,她说,只要报备出行,去的不是中高风险地区,就会同意。

4 自我救赎

敢情我这一夜的焦虑,都是我对自己的头脑暴政。

但是这整个过程的思考和情绪变化,对我个人而言,是很有价值的。

当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情绪消极的时候,借鉴上面的方法,就可以慢慢走出来。

但是有些事情,是没有这么简单的解决方案的。哪怕认清了事实,事实本身就是让人痛苦,比如失去亲人,失恋,失财。

人就是这样,还没得到的东西,无关痛痒。比如,我不会因为贝索斯上太空遨游而我不能去而难过,因为那本来就不属于我。

可是已经得到的东西,又失去的时候,有些失去是剪掉多余的头发一样轻松,有些失去,却像割掉身上的肉一样疼痛。

若是遇到那种情况,就任凭痛苦之河在心里流淌,体会那千万根针尖刺向五脏六腑的汹涌,他们终将穿透皮囊,流到浩瀚的宇宙里,化为空气中的尘埃,一吹就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在产后抑郁中挣扎3年,我终于好了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