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果.Hugo

現役職業軍人,為臺灣國防的財務健康進行診斷與把關。【公益讀書會】創辦人,致力於分享閱讀的好。這裡有我的「閱讀筆記及社會觀察」。

雨果.聊書|《中共攻台大解密》

 (編輯過)
「解放台灣」這場戰役,就像身上的刺青一樣,牢牢植根於解放軍的核心記憶檔案之中,也是解放軍所有高級將領長久以來都被灌輸的觀念。攻台計畫主導了他們的生活,形塑了他們的組織,是整個軍隊存在的目的和意義。

中共到底會不會打過來?

這是一道每個台灣人都想問的問題,可惜沒有人可以給出100%肯定的答案。

我不是什麼中共研究專家,但我一直認為中共打過來的機率相當渺小。

那些我們台灣人聽到快爛的各種大放厥詞,比如說何時之前一定會收復台灣(不過這時間似乎不斷推延),主要目的應該是為了穩定中國的民心吧?

如果他們真有能力可以攻台,應該之前就要有相關動作了,但這些年看來好像也是虛張聲勢居多。

所以,針對中共到底會不會打過來?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幾乎不可能」。

不過現在,我的態度轉為保留

是什麼讓我態度產生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你可能猜到了,就是這本《中共攻台大解密》。



關於中共攻台的歷史,大概從西元一九四九年說起。

當時,毛澤東磨刀霍霍想要攻下臺灣,並耗時一整年擬定攻臺策略及籌備工作,他們是來真的。

沒想到,半路殺出了程咬金,打亂了他們的如意算盤,也徹底扭轉台灣的劣勢。

這位程咬金就是韓戰

一個突如其來的變化,使得毛澤東和他的將軍們暫時無法實行對台作戰。

一九五○年六月廿五日,北韓入侵南韓,杜魯門總統立刻決定保衛南韓的親美政府,同時下令第七艦隊巡弋台海,防止中共侵台。解放軍只好暫停攻台計畫,把許多原本訓練要來對台作戰的士兵調到中韓邊界。

一九五○年十月,中國介入韓戰協助北韓。這一大批所謂的「志願軍」配備著熱帶叢林戰裝備,湧入了嚴寒的戰場,對抗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部隊。中共介入韓戰,使得韓戰和台海都陷入了僵局。

中共本想以攻台來終結國共內戰,此時攻台行動雖然擱置,卻從未遺忘。

美國從韓戰爆發後,就派遣了海軍第七艦隊協防台灣海峽,這使得中共只能暫緩執行攻台計畫。

不過,下面這個事實可能令你感到驚訝:在韓戰之前,其實美國就計畫要攻佔台灣

二戰期間,美國軍隊為了攻佔台灣(時稱福爾摩沙)曾進行深入研究。在一九四三年和一九四四年間,美國國防部的參謀認為,長遠來看攻占台灣有助於進攻日本本土,加速終結第二次世界大戰。

在一九四三年八月十九日舉辦的第一次魁北克會議中,美國將進攻福爾摩沙的草案,簡報給溫斯頓.邱吉爾以及英國政府。到了一九四四年上半年,美國的攻台計畫成為了美國在太平洋的戰略核心。而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將軍攻佔菲律賓的行動則是扮演輔助角色。

現今世界前三大強權之二的美國跟中共都曾經計畫攻台,由此可見,台灣得天獨厚的戰略地位不僅是兵家必爭之地,也不如想像中的容易取得,再說白話一點,台灣「很難打」。


護台神溝:來看看台灣海峽到底有多狂?

台灣很幸運,與對岸之間隔了一條台灣海峽,沒錯,就是那條大名鼎鼎的「黑水溝」。

明清時期,中國人來台首先要穿越凶險的黑水溝,這裡一年當中好天氣的時間少之又少,海象常年不穩。或許你以為幾百年前的小船抵不過大浪是正常的,但事實是,即便今天敵人搭著大型軍艦橫渡台灣海峽,這變化無常的巨大風浪一樣會讓艦上的敵軍大喊吃不消。

先來盤點敵軍人都還沒到台灣,光是要跨越台灣海峽,就得面臨這些困難跟風險:

  1. 嚴重的暈船(光想風浪就吐到不行)
  2. 密閉船艙中面臨生死交關的巨大心理壓力(自己嚇自己最可怕!)
  3. 還沒登陸就先被擊沈的風險(國軍的戰機、飛彈也不是開玩笑的)
  4. 物資運送補給(斷糧很殘忍,卻很有效)

國民黨當初會選擇撤退來台,即便在當時可能只是權宜之計,現在看也覺得很有遠見。


中共從未放棄使用武力攻台的明證

根據本書所揭露中共國防內部文件資料顯示,中共一直以來的目標,就是追求統一,並且沒有其他選項。

入侵台灣一直是中國共產黨的武裝力量──中國人民解放軍──的重點計畫。

對他們來說,「解放台灣」這場戰役,就像身上的刺青一樣,牢牢植根於解放軍的核心記憶檔案之中,也是解放軍所有高級將領長久以來都被灌輸的觀念。

攻台計畫主導了他們的生活,形塑了他們的組織,是整個軍隊存在的目的和意義。

顯然,這並無任何轉圜空間,畢竟,誰有這個膽敢去修改這份文件的內容呢?

不過,解放軍一定也清楚知道侵台的代價有多麼龐大,甚至沒有處理好,可能還會讓中共政權崩塌。所以,他們也為了這一天的到來,持續不斷投入大量的軍備、兵力、情報蒐集及軍事研究。

而我們能做的,就是讓攻台的代價變得難以承受

這道理很容易理解,而且非常直觀,你越不好惹,我就越不會去動你。

我甚至覺得,這是一場矛盾大對決

你秀肌肉的同時,我也不停在武裝自己。

當今全球軍事實力排名前三的中共,對上極難攻克,被名將麥克阿瑟稱作不沉的航空母艦台灣,這場仗真要是打起來,誰輸誰贏都很難講。


如何真實評估敵軍的攻台實力?

有人會唱衰說,中共人數是台灣的好幾十倍,他們光是每個人吐一口口水,台灣就被淹沒了,但是,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也是讓台灣民心分裂的垃圾言論。

要評估敵軍是否攻得下台灣,戰爭中的兵力多寡固然是考量之一,但戰力的素質以及最後成功登島決戰的實際兵力數量,才是關鍵。

對於台灣未來該何去何從,不該是立足於居心剖測的政客、以及敵軍資訊戰的洗腦言論上。從廣蒐而來的研究資料及客觀視角做全盤思考,如此產生的評估與建議,才是真正值得參考的。

怎樣才算是客觀呢?要從敵軍視角來判斷。

做研究的時候,應該盡可能引用中共內部研究或內部教範/教材。這樣的參考資料就算具有學術缺陷,它們至少能代表中共內部想法,反映出官方原則,甚至還可能濾掉了一些「政治正確」的內容。這些資料(和其他資料相比)比較詳細、客觀。有些中共內部參考資料,其坦率程度甚至會叫外人驚訝。

為了讓大家清楚理解台灣究竟有多難攻下(事實上,這與俄羅斯攻打烏克蘭是完全不在同一個級別上),本書也詳細整理攻台的難題,看完後,你一定能理解為何中共遲遲沒有發動攻擊。


國軍可靠嗎?從「八仙大火事件」看出國軍防衛應變能力!

猶記得西元2015年6月27日,八仙水上樂園的粉塵爆炸事件震驚全台。

那個夜晚,全台新聞畫面持續播報這場意外的傷亡人數,累計高達數百人。

雖然這是一段令人哀傷的往事,但也正因為這場意外的發生,間接驗證國軍的防衛應變能力相當優秀

八仙大火爆發後,政府高層啟動原先用來守護大台北地區的緊急救難機制。早已在當地頻繁演習的快速反應部隊,也在事發後迅速抵達現場,並在最短時間內架設分流站並疏散群眾。赴現場救援的單位包括陸軍、海軍、海軍陸戰隊、後備指揮部及憲兵隊。這些單位由於救災迅速、專業素養高,因此大受媒體讚揚。

當晚,中華民國國軍就這樣一面防止敵軍侵略首都地區、一面處理人為災害。在這場緊急事故考驗中,「固安計畫」和負責執行計畫的軍隊可說高分過關。

相較於電腦兵棋演習,這場意外災害無論在強度模糊性都比演習更複雜,加上意外事件發生的地點,是在解放軍極容易侵略之處。

所以,國軍在這場意外災害的表現如何,都很直接反映出國軍的素質及實力。

而國軍能夠在從未想過的突發狀況下處置應變得宜,並且在救災、防衛方面都毫無疏漏,這樣的表現不僅可圈可點,想必也會成為解放軍深入研究的最佳教材。


固安計畫:台灣國家防衛計畫

順帶一提,前面引文提到「固安計畫」,就是台灣的國家防衛計畫

所謂的固安,就是「穩固、安全」的意思。

這個計畫除了勾勒出作戰的整體概念藍圖,還設計了一整套詳細防禦戰略,以抵擋解放軍的攻勢。

「固安計畫」能讓國軍提前做足準備,並因應以下三種最糟糕的局面:

  • 中國侵略時,美軍救星沒出現
  • 美國出現太晚,大勢已去
  • 美軍及時出現,但解放軍太強

雖然在台海戰事爆發後,美軍或許會支援、協防台灣,但因為戰事還沒發生,所以也真的說不準,為求保險起見,我們應該設想在沒有任何外援情況下,依然能夠靠一己之利擊退敵軍。

當解放軍評估攻台成本過於龐大,且不符合國家利益時,自然就不會輕舉妄動。

不過,以本書揭露的內部文件看來,目前共軍進犯台灣的機率是有的,但確實不高。

就算他們真的入侵,也會付出相當巨大的代價,並面臨長期的經濟動盪、民不聊生。

台灣不會因此而鬆懈,國軍會持續把中共攻台所要付出的代價不斷放大,阻擋中共犯台的野心。



後記:良善跟邪惡都是一種選擇,你並非身不由己

戰爭,離我們既遙遠又靠近。

我們以為戰爭片上演的那些二戰時期慘不忍睹的屍橫遍野畫面,已經永遠被封印在影像中。

沒想到,片刻的寧靜只是人類的一種妄想,僅僅一瞬間,潘朵拉的盒子(比喻罪惡的淵藪或無窮的禍害)又被獨裁者普丁給打開,他將人性黑暗面從中解放出來,於是,可憐的烏克蘭成了頭號受害者。

但烏克蘭並沒有舉雙手投降,他們自立自強,雖然有許多人不在徵兵的範圍內、也沒有碰過槍,仍走上為家園出征的神聖道路。他們或許顫抖著,但面對俄羅斯的無理取鬧,他們只能選擇勇敢。

這條神聖道路的終點會是什麼在等著呢?就如同人的生命終點,會是綻放的模樣?還是凋零呢?沒人說得準。這條道路的終點,就是這般的無常、難以預測。

偶爾,我也會對自己進行靈魂拷問:如果真的有一天,對岸打過來,我會帶著什麼樣的心情走上戰場?我還有尚未完成並且感到遺憾的事嗎?我還想對誰說一句道別?我是否應該把重要的物品先交託給家人?

我以為我思考的夠深、夠廣了,卻還是遺漏一個最艱難的問題,而這個問題將影響無數家庭。

「當敵人就在面前,我會開槍嗎?」我如果不開槍,等等就是換我被開槍了,但若我開槍,這又代表我殺人了,這應該不會是我的信仰可以容忍的。

不知為何,我的腦海突然浮現耶穌背負十字架、走上受刑場的景況

有許多百姓,跟隨耶穌,內中有好些婦女,婦女們為他號咷痛哭。耶穌轉身對他們說: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為我哭,當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女哭。

...又有兩個犯人,和耶穌一同帶來處死。到了一個地方,名叫髑髏地,就在那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又釘了兩個犯人,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當下耶穌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路加福音》

耶穌在面對死亡,他的內心跟行為,與他在平時對眾人的教導沒有任何不同。

他大可要這些婦女放下一切好好為他禱告,或在內心詛咒這群把他逼到死路的人沒有好下場,但他沒有如此做。

「反正我本來就不是耶穌,為了保住自己小命扣扳機,應該沒這麼嚴重吧!」

問題看似解決了,實際上我卻變成了那個為了自衛而殺人的人。

或許,這條殞落的生命,也不過是死亡名單中冷冰冰的一個數字,但它的份量是如此沈重。

他的至親歷經的哀痛,轉化成憤怒咆哮跟抗議,在我耳邊嗡嗡作響,而我好像也只能說一句「我是身不由己啊...」

但如果有天,換我成了那個當初自己都不以為然的數字,漂浮在軀殼之外的我,又作何感想呢?

目睹至親眼淚潰堤後,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樣貌,而我卻一點也觸碰不到他們,也無法給予一個安慰的擁抱。這樣的狀況我可以承受嗎?

我還有資格怪罪那一個對我開火的人嗎?我有什麼立場去怪罪呢?

既然不想成為那個討人厭的傢伙,那就不要做跟他一樣的事吧!

良善跟邪惡都是一種選擇,你並不是身不由己,沒有人對你抵著槍要你如此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雨果・聊書|新・台灣的主張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