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已停更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

【女權】為什麼男人很難假裝自己是基進女權?談女權男與放權的關係

發布於
修訂於

(本文於2020-08-09發佈於方格子與IG帳號)

曾經我跟radical派的姐妹在討論“男人如何假裝自己是一個女性主義者”的問題的時候,有個姐妹說“我們可以很常看到男人假裝是liberal派,卻很難看到男人很難假裝自己是radical派”。這個論點我挺同意的,儘管以liberal派為首的網路女權曾經笑我亂講。

那麼為什麼我覺得男人很難假裝自己是radical派並且藉由這個東西騙取女人的感情?

首先,radical派一直都是以女人為優先的派系,所以無論這個男的是直是彎,你很難透過你的身份在這個派系中獲得特權。

其次,由於radical派本身就以(生理)女性為優先,所以他們會自動排除任何不利女性的事物。例如他們反對色情、性感文化、性產業、性解放,以及因為這些文化而導致的性暴力;不優先關心男人;不優先關心生理男性少數;只支持女同志與生理女的女性性少數;反對異性戀婚戀關係以及男性文化;甚至男人要自稱“女性主義者”當然也是不可以的,因為男人一進入女人的領域,這個領域的話語權很容易被男人搶走,所以radical派當然不允許男人這樣。

所以為什麼任何生理男性很難假裝自己是radical派?是因為你加入radical派等於是要你放權,而天生掌握社會特權的生理男怎麼可能會放權?這也導致除非這個男的是認真同意radical派的觀點並自稱自己是“擁女主義者”,不然很少會有男性會用radical派女權的身份來包裝自己。

但是liberal派正好相反,他們是找了很多理由去合理化目前的性別結構以及色情文化,所以男人什麼都不需要改變,只要講些這些女人覺得好聽的話以及做一些看起來好像正義感十足的行為就夠了。

所以每次我看到liberal派那邊每每傳出有男人假裝自己女權欺騙女人感情的事情時,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我不是不同情倖存者,也不是不譴責那些噁男,而是我認為liberal派的理論其實很像一個羊圈,牧人把牧羊犬殺死,而開門讓狼群進入羊圈的樣子。狼群當然可以假裝自己跟狗狗一樣萌,但是一到黑夜時分,你不知道這群很萌的狼會對羊群做出什麼事情。

如果你真正反對這個性別結構,你不會支持liberal派。然而可笑的是,liberal派又經常到處收編以及到處跟人吵架,才導致目前的輿論都是傾向liberal派那邊,而導致很多人剛入門都是接觸liberal派,只有少數人才能意識到它本身的問題而加入radical派,或者選擇離開。

喊口號以及讓自己看起來好像具有正義感是很容易的事情,特別是對(生理)男性而言,由於他們天生的社會特權,所以無論他們到底支不支持女權都不會讓他們有實質上的傷害。男人支持女權是加分選項嗎?人類不吃其他動物就是慈悲了嗎?如果本來就應該放棄的權利在這個社會被視為是對弱勢的慈悲,那麼究竟這個人真的慈悲?還是我們認為強權有權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才會覺得強權放權是很偉大的事情?

如果本來就應該做得事情,卻會被視為一種優點並讓女人欣賞,那麼這也代表認同這個觀念的男女無論什麼時代都太把男人當一回事,才會這麼卑微的覺得男人放棄權力是種美德。因此女人必須要自信一點,要覺得男人支持女權本來就是應該的事情,而不是以為男人支持女權是種美德,並且主動獻殷勤,讓男人有機會一面保留父權又一面享受著女權紅利而不用付出代價--如果你真的覺得女人應該與男人平等,你怎麼會覺得男人天生高你一截?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