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兩岸觀察|女性成長|性別議題|個人雜談|雜多知識|每週六更新 合作請來信:hollowerhu@gmail.com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酸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噢。

【女權】從Papi醬被罵“婚驢”這件事情說起

發布於

(本文於2020-09-05發佈於IG帳號)

其實這是上半年在Chinese mainland發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要不要說,因為這裡都是香港人我怕讓大家覺得冒犯就是了。不過因為這個問題是絕大多數自稱在搞性別運動的人會犯的問題,所以還是忍不住囉嗦一下。

簡單來說這件事情是一個自稱Radfem的網紅在看到另一個網紅“Papi醬”結婚了以後,就在微博上炮轟Papi醬是“婚驢”,意即她認為平常倡議女權的Papi醬最後也進入父權制度並“臣服”於父權之下。想當然爾Papi醬被罵婚驢當然是不會高興的嘛,所以她用她旗下所有的媒體與公眾號批評這個Radfem,最後就被那個Radfem說她被Papi霸凌之類的。

我自己本身也會去批評所謂的“網路Feminists”,特別是Libfems,畢竟曾經被台灣(或幾個香港)的網路Libfems集體嘲笑過,所以我是不可能對這種人會有好印象的。因此在這個前提下要求我不要因為“幾個人”很奇葩就叫我不要批評Libfem這個派系對我來說是不公平的。相反的,我倒是常常看到Libfems經常批評其他派系的女權,認為只有Libfem才是“Real feminism”,甚至還一邊批評其他流派又一邊撿被他們批評的流派的主張,這是讓我很不齒的。

以Radfem的立場以及我的立場來看,我當然覺得一個人既然支持女權當然就不可以進入父權社會的婚姻體系,跟男人結婚;但是我跟Radfem不同的地方是,我認為我們很難說服其他女人也不要進入父權體系,所以我們即使反對但也不能就因為自己的立場去批評這個人本身。因為也許這個人在經過深思熟慮後才選擇這種性別關係,突如其然被罵“婚驢”任誰都不會高興。

我們拿Papi醬這個事件來說好了。可能Papi醬“違背”了自己支持女權的初衷而跟男人結婚,就連結婚也不讓小孩與自己姓。但是Papi醬結婚難道是十惡不撤的事情,要被這樣罵成“婚驢”嗎?一個人就這樣莫名其妙被罵任誰都不能接受吧?更何況這樣做究竟能讓Papi醬回心轉意嗎?可能會讓她更反感所謂的Radfem並覺得她們是神經病,而不是認為“阿,她說得好有道理啊”。

我覺得從這件事情可以思考一下,做性別運動的時候,我們應該要抱持什麼樣的態度去做這個運動。我知道批判的態度一直都是任何社會運動的核心,但是當一個女人或一群女人選擇做你覺得不妥或“不女權”的事情時,她們難道沒有思考過嗎?搞不好她們就是有思考過所以才會做出這種選擇,反而是批評她們的人可能都沒有謹慎思考“為什麼她會這樣做”,那麼你連想都不想就直接罵人家開女權倒車,這樣是不會有人會認同你的做法。

這就好像我被Libfems批評我早些年前寫文章在製造“性別對立”以及“摧毀性別運動”的時候,他們有想過我這樣做是基於什麼原因才會做這種事嗎?還是一廂情願的覺得只有自己的認知才是對的所以就隨便批評別人(又更有可能是其他不能明說的原因才這樣大規模嘲諷我)?說真的,就算是Radfems尚且不會認為Libfems的理論是錯誤的,但是Libfems卻經常跑到Radfem場子說Radfem都亂講,並且霸佔網路女權的定義。說真的,Libfems嘲笑我是“為了什麼”,我才想問Libfems這麼幫男人講話以及這麼為男人設想到底才是在“圖什麼”呢。

我覺得現在網路女權發展到現在,Libfem已經沒有資格說別人其他人的理論不對,以及要別人去查找女權的定義到底是什麼。連運動核心都不清楚的性別運動,就算是批評其他派系其他人也是只憑自己的一個自由心證,這樣你又有什麼理由說別人是父權以及不人權?這就像那個批評Papi醬的網紅一樣,任何一個人被你們這樣批評會高興嗎?而且不是每個人都有Papi醬的媒體力量可以反擊這些對自己的批評,有好多都是忍氣吞聲默默離開女權圈或直接加入其他反女權勢力了。

我只能說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那麼理所當然的。當你覺得對方亂講時,搞不好你的理論更站不住腳而自己卻沒有發覺。如果你連女權以及當前性別制度的一些基本概念都不知道,只憑自己的一廂情願而對自己理論上的矛盾卻毫無自知,那麼當別人做跟你一樣的事情時,卻反而說對方不讀書,這不是很可笑嗎?我們還是必須要承認“充實自己”以及“紥實自己的論述”比任何批評都還要重要,如果當一個運動只剩下憤怒時,那我們終究有一日也會被憤怒反噬,而可能自此之後就很難繼續這個運動了。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