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YAML

Share love with you. GYAML. Give You All My Love.

播客笔记|创造你的棘轮,一个好的坏境自成。

前言

Akimbo 播客第七季最后一集问题答疑。Akimbo 播客是由拥有19本畅销书的作家Seth godin 主理。这个播客是关于文化,关于我们如何改变它。关于置身于事件的我们的可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文化是真实的,但你可以绕过(bend it)它。

Akimbo是一个古老的词,源自河流的弯曲之处或弓箭的弓臂。后来,它成为强韧的符号、一个可能的姿态。它代表一种”当我们抱着双臂站起来,看向akmibo,便相信我们能做得不同,变得不同“的想法。

第六个问题,问的是control social culture in a specific direction的Ratchets。Ratchets(棘轮)用于维持齿轮走向的单一性,把某种文化比喻为目的地的话,则类似把汽车方向盘固定转弯弧度。汽车行使于长距离中,在肉眼看不清的地方一直微微转弯。车长在假装控制,也装得很真实,坐在车上的乘客以为他们的方向是变化的,一直开往他们想去的目的地。实际上,车一直没有前进过。而致使车无法前进的那个东西就是为了固定方向盘移动幅度,隐藏在表面下的那个ratchet。这个东西很小,很细,一般人根本无从获知,无从察觉它。

问题来了,一辆汽车上的rerchet只有一个吗?不只一个对吧?所以ratchet的结尾有个s。

Seth在他的其他播客提及Ratchets的态度非常消极,唯独在这集game theory of carbon表现出积极的姿态。他在game theory of carbon这集提出:我们可以创造自己的ratchets,把车的方向校正或者换一辆车,通往我们想去的地方。这个地方不是功成名就,不是成功学的尽头,是理想主义者的乌托邦,是约定的梦幻岛。

Seth是这样回应的:

我们可以利用网络效应、ratchets和游戏理论作为改变我们文化的引擎。这三样东西各自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网络效应可以非常迅速地传播观点,无论好坏。”

Seth之所以把消极ratchets的例子举出来,是因为想突出我们错误、自私、短视地使用它们的可怕。并希望为能够坚持使用好的ratchets打好地基。什么是好的ratchets呢?当围绕在我们身边的人都是比较健康的人,这就是好的ratchet。因为我们总是想要和身边的人靠得更近。

我们的只通往一个方向的教育就是一个坏的棘轮(ratchet)。因为网络的出现,车上的一位乘客终于发现车辆并没驶往目的地。车上贴的目的地是虚假的。这让他不得不唤起理性的ratchet,思考目的地是否真正存在,思考他想去的目的地是什么、怎么样的?

Seth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有的机会创造好的ratchet。例如匿名戒酒同好会就是一个低技术含量的组织,它便是一个好的ratchet。回顾现今社交媒体,称得上好的ratchets,有matters,得意忘形、bym 和Steve说等,这类有美好愿景的同好会。归根究底,他们在根本上创造一个好的坏境,处于坏境内的人能成为人,能自由的发表不同的观点,而不是只能在观点的极与极之间游走。

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为我们真正关心的东西或人,决定做些什么。


GYAML: 所以我的答案来了。我希望我的身边都是些真诚、可爱的人,为此我能做什么?我想要make some good ratchets for 聚集这些可爱的人。我们不必非得有趣,但是我们至少对身边的人100%真诚。我们能学会各种谈话、pitch技巧,但所有技巧只为真诚服务。每一个人当然可以有不同的一面,这些都是真实的。我希望showmyself 或showyourself 真的meaning sth,而不只是放在广告上鼓动人们消费的一句话。

所以由我开始,make a good ratchet,然后遇见你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播客笔记|akimbo 播客第七季问题答疑(一)

播客筆記|Akimbo 播客第七季問題答疑(二)

播客笔记|Podcastnotes的年度10个mindblowing播客节目单集分享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