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比真正的太陽更耀眼?

第六章 跳下去,不要站在邊上看 下
穿上戲服很害羞的太陽。


    這一天體育課的練習項目是排球,大夥分成了幾個小組,鬧哄哄的練習對空擊球。

   「喂,浪痕,你在想什麼?」玫瑰好不容易達到對空二十下的目標,正要把球傳給同組的浪痕,卻見他呆站著不知道在想什麼。

   「啊,抱歉,我剛剛在想事情。」浪痕被玫瑰丟過來的球砸到小腿,突然回過神來。

   「想什麼那麼認真?」

   「喔…沒有啦,今天跟太陽去找老師,老師祝太陽生日快樂,我想說太陽當班長那麼辛苦,是不是該寫個卡片給她。」

   「齁,你發呆原來是在想女人嗎?」

   「噓——玫瑰!小聲一點,這樣講被班長聽到她會不開心的。」

   「呦,你們在幹嘛?我好像聽到了什麼好玩的東西。」一旁的隕石聽到浪痕跟玫瑰的對話,看熱鬧一樣的湊過來,跟他同組的同班同學大塊也跟了過來。


   「隕石喔,我就知道你會來湊熱鬧,浪痕說要給班長慶生啦。」玫瑰伸出食指抹了抹眼尾的汗。

   「慶生嗎?好啊好啊,我也要參加!」大塊聽著是要給班長慶生,那臉上瞬間長出了一道彩虹。

   「什麼?要給誰慶生?班長嗎?欸我也要參加——」各小組的同學們隨著大塊的聲音慢慢湊了過來。

   「可是我太晚想起來了,好像已經沒什麼時間給他慶生。」浪痕小聲地說。

   「沒問題的,等一下放學我們不是要試戲服嗎?那時候偷偷幫太陽慶生就可以了。」碧落輕聲說道。


   「可是想是這樣想,其實我不知道該怎麼做…」

   「這有什麼問題?交給我就好,你們只要有筆就行了。」隕石挑了挑眉毛,昂起下巴說。

           


   黃昏寂靜的到來,放學之後剩下零星幾個同學,名義上他們是要來幫忙看戲劇演練,實際上是給太陽準備了生日驚喜。


   玫瑰粗魯地把放在教室後方的兩盒紙箱子托過來。

  「哈!我終於完成了!我跟你們說,我等今天等了好幾個禮拜了,保證你們看到會嚇到!」玫瑰抬起頭,鼻子都翹到天空上了。


   「哇——上次演戲已經是國小三年級的事情了。好期待再穿上戲服!」太陽蹲下來撐著頭,定睛看著紙箱子。

   「這些衣服是玫瑰你租來的嗎?」碧落問道。

   「嘿嘿,老娘怎麼可能只用租的,戲劇社不是有一些汰換的舊戲服嗎?我去跟他們要回來,另外買布跟妝飾品重新手工設計過。」

   「好厲害!難怪那時候你給我們量尺寸量得那麼仔細!」浪痕也靠了過來,看到紙箱子裡閃閃發光的布料,不覺眼前也亮了起來。

   「太陽你先試試看嘛!你是女主角,衣服我有特別調整過喔,保證讓其他班的都看起來超廉價。」玫瑰給隕石使了個眼色,把紙箱子一把撈起,另一手拉上太陽。

   「我帶太陽先去廁所換戲服,你們就等著欣賞老娘的鬼斧神工吧。」

   「鬼斧神工可以這樣用嗎?」

   「靠北我不管啦,太陽我們走。」玫瑰拉著太陽,一溜菸跑不見了。

 

   「你們聽好,等一下我會把這個小盒子交給太陽,等他一打開你們就唱生日快樂歌。」隕石見他們跑不見了,轉頭對身後一大票同學們說。

   「OK!OK!沒問題。沒問題。」孩子們對這種驚喜活動都興致勃勃,應該說,只要能做些不是讀書考試的事情,這些孩子沒有一個不開心的。


   不一會兒,玫瑰就帶著太陽回到教室,遠遠的就聽到了他倆的聲音。

   「不好吧?我穿這樣有點不好意思。」

   「什麼不好意思,我的設計,妳全校去找,都找不到有人能做的比我好。」

   「不是這個意思。」太陽轉頭,她盤頭下方的墜飾隨著轉頭而晃動,閃爍出一點點紫藍色的光澤。

   「我怕我穿得不好看,浪費衣服了。」太陽的臉色,難得有一點點泛紅。

   「不會啦!安啦安啦,好了我要開門囉。」玫瑰不等太陽猶豫,用力推開了教室門。大夥兒知道她要進來了,紛紛閉上嘴,只用隱含期待跟興奮的眼神交流。

   門「嘎——」一聲被推開,大家本來要假裝正常讚嘆幾句,可看到太陽那一刻便都停止了動作。


   太陽緞子似的金色長髮用花辮盤在後腦勺,盤髮左側是細膩的珠鑽點綴,那珠鑽雖不是真貨,可給明光一照,就像是露水睡在玫瑰的花瓣之上。

 

   她穿著一襲藍白紗小禮服,罩在裙襬外的白紗如海波輕撫,雖說是戲劇社的舊裝,但玫瑰用緞子重新縫上了花邊,上身是紫色睡蓮的高雅,下身卻有種太陽花的嬌俏。


   大家頓了幾秒鐘,還沒有清醒過來,只有隕石笑著站起來,把一個精緻的橙黃色紙盒拿給她。那紙盒上配著鵝黃色的段帶,只一個手掌的大小。


   「還差最後一個配件,你打開來看看。」隕石笑著對太陽說。

   「最後一個配件?那麼神祕嗎?」太陽小幅度的撇了撇周遭大家的表情,發現大家都含著一點待爆發的期待,她便輕輕的拉開了段帶。


   一瞬間,盒子綻放成一朵艷麗的日光色朱槿花,花的每一瓣都滕滿了字。

   花剛剛開放,大家就唱起了歌,金光燦燦的夕陽下,樂曲不長,瞬息間就結束了,音色卻清明乾淨。

   「太陽,生日快樂。」碧落笑著對愣在原地的太陽說。

   太陽這才反應過來,露出了一個完美的微笑,那笑像用銀針勾在織錦布上那樣精巧。


   配上一身華服,高貴不可方物,太陽就像一個真正的公主。

   

   「天啊,謝謝你們,我都快忘記今天是我的生日了。」

   「這個你要謝謝浪痕,他聽尖頭說今天是你生日,我們就趕快把卡片做好了。」

   「這真的好漂亮啊,怎麼做出來的?」

   「想法我想的。」隕石用鼻子哼出這句話。

   「不要想一個人邀功,你那設計圖醜到爆炸,還是靠我去剪出來的。」玫瑰推了一把隕石。

   「上面的祝福,都是大家親自寫的,希望你有喜歡。」碧落眨眨眼,看著太陽說。

   太陽一邊聽著,一邊低頭看,花瓣左邊娟秀的寫了一行,太陽瞄了一眼,那字體雖是中正,但沒有什麼筆勁,字裡行間也沒有任何修飾。只一句:

   「很高興班上有太陽在。」


   「謝謝大家,我真的很開心。」太陽低著頭,看到那行字,鼻息凝鍊在一起。

   「不要光顧著感動欸,趕快說一下我這件衣服做得怎麼樣,我規定現場每個人都要交五百字心得,不然真的枉費我還花零用錢加工。」玫瑰對著看熱鬧的群眾說,一邊說一邊伸手討賞。


   「屁股現在是一顆藝術家屁股了,拉出來的大便上面都開滿了花。」

   「幹,很好,雖然很好但是大便的部分很多餘,所以你可以閉嘴了。」

   「衣服太精緻了,這樣穿讓我不太好意思。」

   「不用不好意思啦,如果你長得很醜也是撐不起我的設計,你的顏值配這件可以的啦。」

   「欸欸欸我真的很想摸看看——這水鑽是真的嗎?」大夥兒的聲音轟地炸了鍋,剛才隆重的氣氛煙消雲散,全湊上來圍著太陽看,太陽只好先把卡片放下,在人群中間讓大家看仔細。

   

   只有碧落悄悄的站在人群之外,她瞧了一眼卡片,很快循著難看的字機找到隕石的卡片。


   「祝你爬得高高,吃得飽飽。給特別的太陽。」碧落默念著。

   「也太爛了吧。」她忍不住嘟囔。

   嫌棄歸嫌棄,碧落的眼睛卻停格在「特別」兩個字。

   從前她每次參加完一次比賽,評審跟老師們都說過自己特別。

   「能在這個年紀掌握這樣的技巧,一定很努力吧?是個特別的孩子,希望能好好的成長。」他們總是這樣子說。

   碧落很快搖搖頭,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為什麼會在這種時候想起這種事情呢?她最近搞不懂的事情越來越多了。

   「我幹嘛要先找他寫了什麼,我現在應該好好祝福太陽才對。」碧落拍拍自己的臉,想給自己提提神。

  

   窗外的夕陽越來越虛弱了,大家後來全忘了試戲服的事,玩著鬧著就到了散會的時間。


   那套黑天鵝的衣裳還躺在箱子底。

   太陽在人群中間笑笑鬧鬧,她暗暗的想,等等回家該怎麼辦呢。



 #清朗的話:

謝謝大家的支持跟鼓勵(*´∀`)~♥

這幾天在更新的時候總是很開心,能在這裡遇到你們讓我感覺非常的幸福,

希望你們也可以從這部作品獲得一些小快樂!期待能夠跟各位互動~~

祝大家有個美好的一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隱藏的也是一種爆裂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