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ear

寫作者,人類學人。在創作中,你我相遇。 fishear.art@gmail.com

海外中文課堂上的“小小戰狼”

發布於

最近因為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移民又成為緊迫的話題。很多人移民的初衷便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不再接受中共強加的洗腦教育。本人曾經誤打誤撞在海外華校教過幾年中文,接觸過一些中國移民和移民家庭,也了解過中共支持下華校的運作流程。所以今天暫且抽出其中的一小段經歷,來跟大家分享,也許能為欲移民者或已移民者孩子將來的中文教育,提供一點參考。

今天我講的,是我的兩個學生的故事。坦率的說,在這兩個學生之前,即使從語言與思想關係的理論推演,我可以輕鬆地推導出海外中文教育和中共意識形態輸出的關係,但在我個人工作經歷中,並沒有這一輸出所帶來後果的直接體驗。其中一部分原因是此前我所帶的孩子,都屬於中文啟蒙階段。他們無法理解中等複雜程度的中文,也僅能夠說日常極其簡單的對話,比如“你好”,“謝謝”。家庭中有中文早期教育的,還能認識幾個基本漢字,程度好一點的,可以背出三四首他們根本就無法理解的中文詩歌。在低年級孩子中文學習中,所謂的意識形態教育,如果存在的話,也很難推行下去。所以,曾經一度,我認為華校的實際教學中並不會牽扯意識形態的成分,也許是我杞人憂天,想得太多。

可後來我接觸了中高年級學生後,才發現,事情遠遠沒有我想象的那麼簡單。

有一天下課後,一個學生家長在門口堵住了我,要了我的聯繫方式,說要與我談談家教的事。因為她女兒在我班上中文學得很好,兒子比女兒高一級,中文卻越來越差,而且越來越抵觸上課,所以她希望我作她兩個孩子的家教,重點給兒子補課。

電話里約好上門時間,我就打算在第一次見面時詳細了解她兒子小毅的情況。第一次見到小毅,就覺得這是個非常漂亮的中法混血小孩,眼睛大大的,睫毛長長的,見了我恭恭敬敬叫了一聲:“老師好!“,就坐在一邊的椅子上低頭不語。他十二歲,在華校中學過四年中文,我考他的時候,他的發音中帶著濃重的法語口音,但是對答自如,除了寫字弱一點外,其他都還不錯。

我於是向他媽媽詢問為何小孩程度不錯,還要繼續補習中文,她讓孩子把課本拿來,然後支走了他。

媽媽翻開中文課本,把扉頁指給我看,我這才發現,那裡用法語寫了幾行密集的鉛筆字:“我恨中文課!我恨我的同學!他們都是傻逼!我說毛是大獨裁者,他們不但不承認,還打我,他們是傻逼!“

我很吃驚,一方面為一個十二歲,學了四年中文的混血孩子知道毛澤東而吃驚,另一方面為他在高年級的遭遇而震驚。

他媽媽看見我的表情,就跟我講述了故事的來龍去脈。原來小毅升入高年級後,就與幾個中國移民家庭的孩子分到了一班,其中有個小孩特別愛欺負人,每次上課都會把小毅的書藏起來,老師卻很縱容這幾個中國移民家庭的孩子,總是批評小毅,課後微信群里,會把所有學生上課作業情況輪番比較。小毅由此不喜歡中文老師。有一天下課,小孩間不知為何聊起了毛澤東,小毅說,毛澤東是大獨裁者,殺了很多人。其他孩子聽到,都反駁他,說你胡說,毛澤東是中國的偉人。爭執不過小毅,幾個移民家庭的孩子聯合把小毅打了一頓。打架被老師看見了,她批評了打人的小孩,卻對小毅說:“毛澤東是中國的偉人,是中國的大救星,救了中國人民,你不可以這樣說毛主席。” 這才有了小毅在中文課本扉頁的一段話。那幾個中國移民家庭的孩子,自此以後,常常對著小毅喊他“雜種“,小毅於是在班上越來越待不下去。所以,他才開始厭學。

小毅的事,讓我突然意識到,我在我的教學裡,並沒有涉及到中國政治歷史這一塊:對於只學了兩三年中文的小孩來說,日常的漢字拼音基本教學已經相當不易。但是我沒有教,不等於他們不知道。他們來自不同的家庭,有的是中法家庭,有的是中國移民家庭,還有的是法法家庭,獲得知識的途徑完全不一樣,而十一二歲正是好奇的年齡,不能用中文表達並不意味著不會思考,或者有知識欠缺。於是從小毅家回來後,我便在課堂上開展了小記者環節,讓孩子用中文問句採訪他們的同學,回答盡量說中文,實在說不出,可以用法語問老師怎麼翻譯成中文,以此來更全面了解孩子們所接受過的有關中國的知識。

為了做示範,我先採訪孩子們。剛好那一課學了兩個生詞”有名“,“名人“,我便問了他們以下的問題:“你們知道的法國名人都有誰?中國名人都有誰?他們都做了什麼?”

對於法國的名人,同學們的回答千奇百怪,最多的答案是法國足球運動員姆巴佩,法國總統馬克龍,還有一個孩子說“黃馬甲”,引來一陣笑聲。當時黃馬甲運動在法國遊行勢頭正盛,孩子聽家長聊,自己也與同學聊。當談到中國名人,回答幾乎很統一:“李白”,“王昌齡。因為他們上課學過這兩位的詩歌,而我也講過詩人的故事,所以記住了。在我班上,與其他孩子答案不同的,唯有兩位,一位說“習近平爺爺”,另一位說毛主席。

說“習近平爺爺”的同學,是我班上的新生,剛從中國上完小學二年級,隨父母移居到法國。說“毛主席”的那位,父母在法國做生意,兩年前他從中國上完小學一年級,來到父母身邊。

我便讓這兩位同學跟其他不知道習近平毛澤東的孩子講講,他們口中的兩位名人都做了什麼。

提及“習近平爺爺”的小孩,說習近平是國家主席,為中國人做好事。提到“毛主席”的同學,說毛主席是中國的大救星,解放了中國人民,打敗了日本鬼子。

我非常驚訝那個提毛澤東的孩子,十歲的他居然知道“日本鬼子”,於是下課的時候,便跟他聊了很多。他告訴我,他知道這些是因為他ipad上有一個學習軟件,平時他媽媽爸爸忙,就讓他看學習軟件,那上面還有很多中國電視劇,電視劇里日本鬼子很壞,殺中國人。他知道毛主席也是從這個學習軟件上知道的,毛主席是大救星,救了中國人。他還知道鄧小平,但做了什麼,他也說不清。

“老師,你要想看這些的話,學習軟件上都有!還有拼音,漢字,還有你講過的李白,李白的好多詩呢!”小孩子天真無邪,笑嘻嘻地對我說。

那天上完中文課,我感到後背一股涼氣直衝頭頂,第一次深切地體會到,未來在海外教中文,面對的會是什麼,與之爭鬥的又將是什麼。

以上兩張圖片,是中國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小學語文一年級部編版教材中的課文,這套教材也在部分海外華校中同步使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移民還是移山

8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