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dy--XueYing

女權主義者

重男轻女的爷爷走之前的遗憾

因没有医疗保险,也不舍得花钱,也没有钱,就这样走了。但是他重男轻女的作为我想记录下来。

小儿子生两个女孩,嫌弃有什么用,小儿子第二段婚姻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因为离婚,儿子不要丢给女方,死之前都没见到亲孙子,念念不忘,只有看照片。

二儿子生了儿子请酒席就搭凉棚,生了女儿就不弄。

大儿子的儿子还没结婚,非常着急,其实大孙子是同性恋,他不知道。

小女儿出生后,看村里别的家庭那天都生的儿子,只有自己的是女儿,气的把给产妇做的宝贵的鸡汤扔掉,那是1971年,农村家庭很不容易才有一只鸡。

大儿子的大女儿出生,不肯放鞭炮,鞭炮已经买了,借口会把院子里晒得谷炸烂,硬是不放,然后家里人趁他不在的时候,偷偷放了。

催促侄儿子们赶紧找儿媳妇,甚至辱骂,批评,没有积极的找儿媳妇传后。

自己生活节俭,却操心孙子,钱财都留给儿子。

自己的孙女外孙女生的小孩都是跟别人姓,不算自己的重孙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