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爾曼Charmaine

在小紅點上,積累小日常裡的小努力、小機遇、小快樂。

【故事系列:1am】16. Melinda

故事系列:1am

「凌晨一點鐘,聽眾朋友要睡了嗎?」

可能收到了消息,所以感受到一絲放鬆感。

「最近大家都非常關注的案件,嫌犯好像落網了,相信他會得到法律的制裁。然後呢,我要跟大家說聲抱歉,原訂今晚啟播的廣播劇《夜半歌聲》因為技術故障,不得不延到明晚。今晚呢,我就特別開放快問快答時間,算是賠罪,大家可以發短信問我任何問題。我會盡量一一答覆。先聽一首歌,電影《夜半歌聲》的歌曲,張國榮辛曉琪的〈深情相擁〉。」

那股放鬆感,可惜不太持久。我必須不斷提醒自己:這一切已經結束,真正地結束了。

那天他把我認出來,確實讓我頓時說不出話來。不過有些事,裝不懂還是比較好。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試圖平撫自己的情緒,繼續工作。

「現在開始快問快答的時間,先來五道短題:Melinda 有沒有男朋友?我沒有哦,單身挺不錯呢;Melinda 除了當DJ,還做過其他的工作嗎?我很喜歡拍照,大學一畢業就到報社當過攝影記者;喜歡香水嗎?喜歡啊,特別是果香味;喜歡什麼運動?我喜歡慢跑,希望疫情過去後可以跑一次馬拉松;Melinda 會開車嗎?我不會,上班搭地鐵,下班搭德士。」

這是我第一次和聽眾分享那麼多關於自己的事,感覺赤裸裸,不太舒服;念第一道題時我就開始後悔了。不如想辦法轉移注意力?

「不曉得大家還記得兩週前,有一名叫 Ashley 的聽眾,說左眼一直看到類似髮絲的影子。Ashley 如果你在聽節目,發短信告訴大家你的眼睛痊癒了嗎?現在進一段廣告。」

一時之間只能這樣了。會想起這名聽眾當然是因為《夜半歌聲》材料缺缺啊,第一集好不容易剛剛才弄好拿去後製,只能明天播。她如果再傳簡訊進來,我一定要線下再跟她多聊,感覺她真的能看見一些什麼。

「耶!Ashley 的短信來了:Melinda,我左眼的情況時好時壞⋯⋯不曉得是不是因為眼睛的情況,我看見了比魂魄更恐怖的畫面,很煩人。不過謝謝你記得我,我每天都是邊聽你的節目邊寫日記。」

比魂魄更恐怖的畫面?!我的直覺果然沒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