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爾曼Charmaine

在小紅點上,積累小日常裡的小努力、小機遇、小快樂。

【故事系列:1am】12. Melinda

故事系列:1am

凌晨一點鐘,對我而言還是“上班的時間”,休息日我也不會早睡,因為不想打亂自己的生理時鐘,如果必須常遲睡,就養成遲睡遲起的習慣吧。

「那天因為是我的休息日,所以外出和朋友看電影吃飯。現在疫情穩定了一些,就和朋友聊得比較晚⋯⋯」

一般上,我在休息日也不會出門,喜歡宅在家好好休息。不過經過了疫情,反而更珍惜和朋友見面的機會。

「我和朋友在駁船碼頭附近上私招車,大約12點10分。我先送朋友回榜鵝,大概一點鐘車子才來到我家樓下。我付錢下車,走到我家對面的小草坪旁的小石梯坐下吹風。因為和朋友喝了一點酒,想把身上的酒氣消除一些再回家⋯⋯」

酒氣不是這樣消除的。坐在我對面的警察突然打斷我的話。

「嗯~ 我知道,但當時微醺吧,也覺得自己身上酒氣有點重,就外頭坐了一會兒⋯⋯差不多過了十五、二十分鐘,來了一輛康福的藍色德士,停在我不遠處。車上下來的那個男人,就是死者。我認得他,因為不久前有一個德士司機問過我認不認識他,當時我看了他一兩眼⋯⋯」

看過一兩眼就認得他?警察似乎懷疑我的說法。

「應該說感覺“就是他”吧,後來也下車的司機Uncle我絕對認得他,因為我搭過他的德士,他這個年紀開晚班的司機我不常見,所以稍微留神注意了他。」

那位德士司機下車後做了什麼?警察把原本放在電腦螢幕的視線,轉到我眼睛上。

「司機 Uncle 急急忙忙追上前,應該是叫了對方一聲,只見他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司機 Uncle 跟他說了些什麼,他應該沒回應就轉身走掉。司機 Uncle 沒追上前,又衝衝忙忙地回到車上。」

我在等警察追問下去,可是他突然不作聲,忙著敲打電腦鍵盤。

過了一會兒,他轉過視線看著我,問道:「你第一次見到陳明華和郭德彰是在10月20號凌晨對吧?那天你因為耳水不平衡,提早下班。這病最常見的症狀是頭暈目眩,以你當時的狀態,確定清楚看見了兩人的樣子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