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by

书写不认同

影片《破坏之王》两场景漫谈

加菲男·真


开头何金银很勇敢但被黑熊暴揍,何金银呈现的善良、柔和、勇敢和某种程度的懦弱,并不能吸引女人选择他作为伴侣,不论这个女人对暴徒黑熊是爱是恨。那个蠢笨的女人在此所处的境况,用拉康学派的语言表述就是:我很清楚文明社会中武力高不能作为强者的证明,但我并不真的相信这一设定,我只是表现得好像如此。这时

真实的知晓与符号性的信仰之间发生了分裂。

设身处地去想象被暴揍者衣衫不整的狼狈样子,能呈现他任何优点吗?

《路易不容易》


同样在影视作品中,路易·CK在《路易不容易》中也展现了这样一个场景:路易和刚搭上的女伴去食品店聊天,之后一群青少年吵吵闹闹进店,路易有礼貌地劝阻他们,结果其中一个男孩过来威胁路易,扬言要暴揍他,于是路易在女伴面前向这个青少年求饶

“DON'T KICK MY ASS,PLEASE.”

在这里,路易面对突如其来的野蛮,所做出的举动是完全符合“社会规范”的:不和年幼者斗殴,保持礼貌,保持理智……但是女伴的反应让路易很困惑,她也是处在一种知晓和信仰的分裂之中,她用一副欲求不满的失落样子说

“路易你这么做是对的,但是我……”

看,女伴内心还是渴望与符号性的信仰相背离的男性气息!

这样的场景在生活中是时常发生的,豆瓣某组便有恋爱中的女生吐槽:我明知道恋爱中他不需要为我买单,但他不买单的样子确实很LOW。评论区当然引来同为女生的极力附和。



除了这个场景,另一个吸引我注意的场景是:何金银衰到极点抬头看到“懦夫救星”四个大字。后来得知这个懦夫救星是说印度神油,治疗生理性的阳痿。而随后的剧情和打斗都告诉我们生理性的阳痿不总是可治的,他的医师魔鬼筋肉人都不认为何金银是能靠训练打败任何武者的。(中年路易是打不过青少年的,男友不总是有钱的……)但精神阳痿是可以医治的。

一开始的治疗还是要戴上面具!获得自信,加上一点衰人的运气,何金银用无敌风火轮打败了黑熊。但面具也有弊端,就是会有一堆戴面具的虚假加菲男来骗取芳心,夺取劳动果实。“自我”变得混沌,行事的目的性模糊,个体的精神阳痿只是被群体的狂热遮蔽了。随着剧情发展,何金银要求再次被骗获得自信,得知魔鬼筋肉人真的曾是筋肉人后,他采纳了这位医师的意见,在擂台上使用许多心理战术,设置怀疑,分散注意以及肉体的缠绕,战胜了精神阳痿的对手,也意味着战胜了自己。大师兄的怀疑和注意力涣散源于内心深层的畏惧:他是假的加菲男,凭借符合蠢笨女人想象的外貌抢占了他人的勇敢、善良的品格,面对女人他是真正的性无能者;何金银肉体缠绕的滑稽打法象征生理阳痿的人的精神力,“软脚虾”从符号变为品种。

说了一堆,这类电影用通俗的话总结,可能还是“肉体的斗争,精神的进步,坚持不懈行善会有好报”这类核心观点。但是真正理解一件事,不能停留在他的语词表面。自己是不是在虚伪地认知社会?是不是要假借他人来确认自身?这些都要交给大家感悟,而不是远观。

误读拉康,一点笑谈。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