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登

我只会说出你最需要听到的,因为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准确的思路

瘟疫下的的膨胀

世界各地疫情每天变化无常,随之而来的政策也是不断的在改变。 刚刚得到的消息是加州封城,其他各大城市的“禁足令”也在陆续颁布,欧洲的案例仍然不断地在攀升。然而在中国, 这个病毒最初被发现的地方的案例却在稳步下降。昨天中国官方更是传出始发地武汉0个新增病例,这似乎正呼应了中国近期不断传播的西方抗疫崩溃论。嘲讽西方国家不会“抄作业”的言论在世界的华人圈里广泛传播。因疫情而降温的“厉害了我的国”类的文宣似乎有复苏之势。可是这股膨胀之风到底是怎么做到比更具传染性的呢?是自然结果,还是人为操作?

厉害了 我的国


中国经济的强势崛起在世界人心中早就不是新闻。 中国强大了谁都看得到,不管什么立场的人,再怎么嘴硬,内心里也会是承认的,即便多么的不甘。回顾一下我们的世界近代史。似乎每一个新兴崛起的富国公民都经历过这种“膨胀龙卷风”。工业革命后的欧洲成为了现代外交的规则制定者。明治维新后的日本,二战中的德国以及战后的美国无一例外,都被“膨胀龙卷风”强势横扫过。

五十年代,随着婴儿潮和消费主意的诞生,美国人民几乎成了最幸福的族群。美国政府在资本主义世界的绝对领导地位和经济的飞速增长更是让美国人民充满了自豪。“美国游客”也似乎成为在欧洲人心中大声喧哗,目无他人与土豪金主的代名词。同样的, 在八十年代的远东,新兴腾飞的亚洲四小龙同样也经历了这样的时刻。让外汇市场瞠目的“渡边太太们”着实印证了经济发达所带来的心理膨胀不仅仅属于热情奔放的高加索人种。那么回到主题,我们可以确定今天这股风正游走于中华大地上。

真正的伟人在一线

疫情里为一线的医护人员和服务于社区的外卖小哥哥们确实应该被歌唱,因为他们真是用生命在奉献。说到这,必有然而。政党带动风向渲染他国疫情崩溃,嘲讽外国人不戴口罩。紧接着借机为自己唱赞歌,让老百姓一起为它唱赞歌。这种洗脑式的民族主义到底是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欢呼 还是为换取党的千秋万代呢?我想这可以争论一番,暂且不论。 至少在当下,这份慷慨激昂换回了许多海外游子荣归故里,同时也让趋于稳定的黄土地增加了一小撮不谙世事的输入病例。

武漢肺炎叫武漢肺炎合情合理

对于疫情和责任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