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62 Followers
137 Articles

一个局外人视角下的乌鲁木齐封城小记

西土瓦

前夜在我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从微博上看到了封城的消息,当然还有官方辟谣。当下我妈和我都很乐观,想着最坏的情况也不过一周的时间。晚上十点多,她还去取了电脑,以便居家办公。也许是因为2月份已经有过一次封锁,所以我理所应当地认为这次的封锁应该会人性化些,毕竟是有经验的,况且上次封城产生了不少怨言。

1

封控背後的權力邏輯

默爾索

那些難受的中國人首先想到的竟是幻想上層能夠遵循科學或是大發慈悲,卻忘了這根本就不是一個科學問題。

作为现实与隐喻的封城与隔离:区隔,责任与地域歧视

无隅

作者:邢麟舟 肺炎疫情“官宣”爆发至今已近十天,不论官方还是民间都在防疫抗疫方面使劲浑身解数,在继承抗击非典中积累的宝贵经验的基础上,采取了各种创新应对措施。而其中规模最大,最具挑战性,也是潜在影响最大的措施,便是封城。1月23日起,武汉市宣布停运一切内外公共交通,对出入武汉的人员进行严格管制。

《白墙》 #3 HIGHWAY TO HENAN

托尼布谷

由19岁时写过的那首改成...好像这世界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

Back to All

1 2 3 木头人

Mak

荒唐的中国式防疫

上海封城期间发的物资质量

Polk

封城期间每个区每个街道发放的物资品种都不一样,有的高档小区发的都还不错,而我这边发的就差了很多,刚才扔掉了很多。这个米,像陈年的米,口感极差,米也不干净。这个面发了很多,已经扔了好几次了,还有咸肉早就扔了。靠上面分发,那就真的只能温饱。

中国:地震、封城——四川成都祸不单行

中国劳工论坛

旱灾、缺电、瘟疫、地震、以及更严重的经济危机接踵而至。中共不但没有能力和方案有效解决这些问题,甚至或多或少是这些问题的原因之一。中国的民众需要自下而上的组织起来,以工人阶级民主的计划经济解决一系列的天灾人祸,建立一个民主的,真正以民众利益和安全为目的的社会主义社会。

封控日记(四 结束)

無人尼莫

2022年9月15日,第17天。今天解封了。想起小时候若是停电了很久,来电了时候大家都会去窗边大喊来电了——昨天看到消息时,也想像那样去大喊。于是我走到窗边,却看到街对面在家上网课的孩子,穿着校服,写字台上一个摄像头直视着他。我回到沙发,把这段时间手机上四个抢菜用的程序一一卸载,用这样的方式替代想要大喊的欲望。但很明显,一时的解封又能在多大程度上把疫情带向终点?不会的,任何层面任何程度都不会的。

封控日记(三)

無人尼莫

2022年九月7日至9日,第十一天。和自己约好这段时间里,每次出门都去确认看看那些猫的状况。在失衡的社会秩序下,尽力去保护更多的小猫小狗。

封控日记(二)

無人尼莫

2022年九月5日和6日,记录一次出逃。

1

来港一周

辛木酉

适应,与不适应

封控日记(一)

無人尼莫

2022年8月30日周二至2022年9月4日周日

1

空城美学

Mak

那一架架悬空的无人机仿佛城市上空的幽灵,躲避着地上看不见的可怕的病毒

【02】被暫停的兩年:邊境小城瑞麗封城故事

十四亿分之一/十四億分之一

在這片摺叠的土地上,長久以來,更多的目光和更好的資源都近乎「自然地」流轉於少數幾個大城市之間,以至於我們都主動或被動地習慣了小城聲浪的缺席。提起封城,記憶輕易帶我們回到疫情初期籠罩在慌亂之中的武漢,或是剛剛等來一絲喘息的無奈都市上海。過去幾個月裡,當我們通過一方屏幕數次為不知姓名...

2

中國特色社會生存指南

默爾索

問:如何避免成為防疫政策的受害者? 答:不要遵守任何防疫政策。

1

義大利「抗疫」全景誌 | 「出逃」記

L2Y

在義大利,無論政客、媒體,還是普通民眾,紛紛把新冠疫情比喻為「戰爭」。該國如此大規模的管控、動員及其帶來的「大逃亡」確實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所絕無僅有的。可是,新冠病毒比大砲子彈更難捉摸,它永遠在暗,而你在明。

中国“清零政策”:习近平的极权控制新时代

中国劳工论坛

无论是专制还是“民主”的资本主义政府都无法有效对抗新冠肺炎。有效抗击新冠肺炎需要强大的独立工人组织和充分的民主权利。中国的医疗体系需要大量投资和升级,需要强大的独立医护人员工会和民主的工人阶级控制。需要采取社会主义措施来接管资本家的财富,民主地实施计划经济。而这一切都需要结束独裁统治,建立一个完全民主的、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

同情因疫情被封控的祖国人民?对不起,我不配

卡尼吉亚

让我这样一个身处抗疫落后国家、长期没有人给我指明方向的海外二等公民,去同情身处抗疫优等生国家、充满正能量的“最好的人民”?你觉得,我配吗?

《社会主义者》杂志7月9日线上会议

中国劳工论坛

我们《社会主义者》杂志将在7月9日下午4-6点进行关于中国疫情、中国经济危机与中共统治危机的线上会议,对这些问题展开探讨。如果您有意愿参与讨论,欢迎报名参加这场会议。

「俑」的疑惑(續)

曜靈

〈「俑」的疑惑〉寫於二〇二二年一月二十八到三十日。早大概一個星期,已有親北京人士認為香港政府無法清零,鼓吹封城及北京派人馳援香港,令香港人心惶惶;而Omicron 剛好喺二十八日開始爆發。本文唔評論抗疫安排,卻竟對「始作俑者」玩訓鈷遊戲,多少反映筆者於當時因太了解疫情而產生的無奈。

「俑」的疑惑

曜靈

〈「俑」的疑惑〉寫於二〇二二年一月二十八到三十日。早大概一個星期,已有親北京人士認為香港政府無法清零,鼓吹封城及北京派人馳援香港,令香港人心惶惶;而Omicron 剛好喺二十八日開始爆發。本文唔評論抗疫安排,卻竟對「始作俑者」玩訓鈷遊戲,多少反映筆者於當時因太了解疫情而產生的無奈。

上海疫情的悲剧:一场无可推卸的人祸

中国劳工论坛

在中国官方的神话里,党中央的方针和官僚集团的领导仿佛已经成为了万灵的处方,但在群众目睹了政策的左右摇摆,并为官僚集团的“政绩”付出了巨大代价之后,这一套谎言就再也不能欺骗他们了。群众政治意识的逐渐复苏——从观察与思考现状出发,他们积累下了对官僚的无能、残暴、腐败、乱指挥的愤怒。工人阶级需要组织民主的救灾委员会,接管分配物资和管理社区的权力,才能有效使居民自我组织起来,并严惩扣押物资的腐败官员。

立此存照:十四年前的封堵事件

思芦

2009年,猪流感流行时,中国就有了中国特色的封堵。这是2009年的旧文。重读觉得中国依旧,所有事件似乎发生在昨天。

连花清瘟胶囊──神药还是神棍?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一直宣称自己之所以要坚持清零政策是为了保护民众的生命安全,而事实是从制药企业到病毒检测机构都在过程中赚取了难以想像的利润。根据《福布斯》杂志表示,中国百大富豪中有十分之一都来自医疗或医药产业的。中共专政官僚与中国资本主义体制下的资本家各得其所,而没有任何选择权和发言权的民众却只能成为被宰割的对象。

疫情封控下中国大学生受尽打压

中国劳工论坛

大学生目前遭到的高压管控显然已经脱离了正常疫情管理的范围。统治阶级害怕政治动荡影响到他们的权威,因此宁可牺牲大学生的基本权利。我们也看到,大学生组织了一系列的抗议运动,虽然这还处于一个自发和初期的状态,但他们的思想转变有目共睹,很多过去支持中共的大学生也在网络上表示自己感到失望和不满。我们认为,必须要用民主的社会主义方案来替代现在这种政策僵化的独裁制度,这样才能保障学生和工人最基本的生活权利。

由封城看到「潤」

張少貞

在歐洲看見自由、悠然的中国旅客,即聯想受封城折磨的中国人。

上海封城记 | 解封

斯汀的事务所

6月1日上海宣布解封了

1

【燦爛時光會客室】第367集|逃離上海!台灣人在上海封城的所見所聞

公庫

中國上海在3月初發生第一例新冠病毒Omicron確診,接著確診案例數直線上升。上海因施行「清零政策」封城造成民怨,本集節目邀請一位剛從上海回來的台灣人談親身經歷,了解上海疫情控制下各式各樣荒謬粗暴做法,在政府控制下人民過得是什麼樣生活,又對當地人日常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走走晚報:疫情失業的意外成就🎬

世界走走 seh seh

0530晚報

〈瘋了,瘋了,都已經瘋了。〉

贖名人

這篇是Penana某個名為「瘋了,瘋了,都已經瘋了。」的創作挑戰徵文產物,簡單來說就是以瘋狂為主題的短篇。在Matters這邊也放上來,一些較細的徵文條件會在評論處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