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

墙内人,擅长流水帐。

当我写跑步时,我在写些啥?

八月一整月都在出差,吃住都在项目上。省了不出差时每个工作日来回三个小时的地铁时光,省了每天下班纠结要不要去向父母请安的时光,还省了在公司时经常同时被硬塞好几个项目的赶工时光。

按道理讲,省下这么多时间,该干了好多从前因时间不够而没法干的事才对。但掐指一算,好像也没有太多。

只有跑步。8月的跑量,达到了160公里,是疫情正盛的2月份因赋闲在家达成178公里月跑量之后的2020年第二高。

项目上住宿条件不好,租的房子紧挨着大路,屋主也没有对于窗户做特别设计,比如常用的双层隔音玻璃等。每个车辆经过,都带着呼啸声,夜晚环境音的褪去更放大了汽车的噪音。好在我有耳塞,3M的那种,揉成一根细棍,往耳朵里一戳,等它迅速回弹涨大,完全堵塞耳道,就可以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噪音隔绝在外。但有时候翻身,耳塞会被枕头蹭掉,于是半夜某个时刻,又会被窗外的尖啸声叫醒。摸索着找到掉在床上的耳塞,重新塞好,翻个身继续睡。这样一般能睡到早上六点多,耳塞又掉了,窗外的车流渐渐也多起来,加上天光穿透窗帘,叫人起床。那就起吧。

轻手轻脚开门,上厕所,冲水的时候总要呲一下牙。因为还有三个年轻同事睡在客厅,怕吵醒他们。好在,他们年轻,不用耳塞也不怕吵,无论是窗外的汽车声,还是窗内的我的屏息静气,都很少能打扰到他们清晨的酣睡时光。易地而处,我是不行,我睡觉的时候,能听到山那边兔子的喘气声。

洗漱完毕,换上跑步的衣服和鞋子出门。下楼,在马楼边左右观查,瞅准时机横穿而过,左转往前一百米,右转,就进入我常规的跑步线路。入口是个三角梅种植园,道路两侧开满了花,多数是紫色的,还有黄色,粉色。建成不久的柏油路先往下,再往上,很陡的坡,只能走着上,大概两百米到一个小山头。有几个早上,上到这里,能看到右边远方的山后,云层间挂着的橘色的太阳。还有些早上,能看到近处的橘园,以及远处的山野间缭绕的云雾。

有天早上,有个人跟我打招呼,冲我竖大拇哥。那时我耳朵里塞着耳机,在听故事FM,正投入,差点儿没注意。

夏天的蜗牛多,都趁着路面还没被晒得炽热爬上来遛弯。虽然很小心,偶尔也难免踩到,脚下“咔嚓”一声,心里暗道“哦,sorry”。

还有个“拌脚石”,是狗。农村的狗,多数性格暴躁。有一次,我在路上跑,一只狗从对面的田里“抄近路”向我逼近,我吓坏了,赶紧停下来,在路边找石头,却发现它其实不是冲着我来,而是在我身后驾着农用三轮车的主人。但经过的时候,狗还是停下来冲我吠,主人干预,才又跟着跑了。另一次,遇到两条狗的围剿,只是这两条狗的嘴上都戴着拢嘴,怕是有伤人的前科。那我也怕,折了根树枝,一边抡着一边跑,它们追了一下,估计暗自掂量了一下:反正也没处下嘴,算了。还有一次,我正好听"故事FM"讲藏区流浪狗成患的那一期,他配了很多狗吠的背景音。有好几次,我看见不远处的人家,听见隐隐的狗叫声,赶紧转身拔腿,跑出几十米才意识到,是耳机里的声音。

小时候,老家农村人养狗都是为了看家护院,得要凶,经常听说谁家的大狼狗咬伤了人。因而,虽然我自己并没被咬过,但从小狗在我心里的形象都很可怕。长到现在,也不敢随便摸朋友家的狗。我以前的朋友,跑边偶遇一只关在笼子里的大狗,也敢上去伸手就摸。家里养的猫,跟他混得恋人似得,从来不找我。

虽然这么怕狗,但山里绿树红花,岂能因为区区小狗却步?只是山里跑步,上上下下,比平地耗费更多气力,早上时间也有限,一般跑不到十公里,配速也进不了八分钟。

有些时候,早上醒来感觉一下,身体似乎有些僵硬,前一天傍晚和同事们打乒乓球、篮球累积的疲劳还未充分恢复,就把跑步时间推迟到晚上。晚上上山不便,在办工的地方跑,那里有个小操场,不标准,最外圈只有300米。跑个三十来圈,凑够十公里回家。

喜欢跑步的人,应该很少会喜欢跑操场。跑步已经很枯燥了,跑操场就更回枯燥,像是蒙着眼睛拉磨的驴子,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但还有比操场更枯燥的,对了,就是跑步机。

操场的旁边有个小小的健身房,属于单位的配套福利,当然,利用率很低。但几乎我每次在操场拉磨的时候,都会遇到有人在健身房跑跑步机。这种时候,我通常心里的OS是:外面空气这么好,又凉快,他为什么要跑跑步机?

可是假如我抛出这个问题,人家会不会一翻白眼:健身房有跑步机,我为什么去操场拉磨?!


八月跑量


粉红色的三角梅


云雾和朝阳


蜗牛在地上溜出一道弯。不知道它有没有方向


早啊牛兄,还是呆这里比较安全


前几天水患严重的时候,河水漂满浮沫


爬到山头俯拍的小操场


办公地的外围,有片小小的湿地,经常有鸭子在这里游泳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