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渊

梦想成为一颗星星。

漫长而精彩的幻梦

發布於

我在梦中看一个电影讲座,名字记不清了,大概是“论卡维茨的幻想和大象的社会理论”。导演谈自己拍摄的系列作品中的第一部,详细讲解了剧情、隐喻和电影中的拍摄手法等等。这部电影中有三个悲剧,所有故事都是导演自己的灵感。

我有点儿羡慕,或者是嫉妒那位导演,如果我能写出那些故事就好了。

小熊

一条船上,生活着许多小熊,小熊死去后还会凭空出现新的小熊。所有小熊都不会张嘴吃饭,只能渐渐饿死。一天,一只小熊忽然能够张嘴吃饭。他很高兴,认为自己可以活得更长久了。然而,其他小熊发现这件事,却开始破坏船。最终,船沉没了,所有小熊都走向死亡。

他们带着生存时和死亡时的全部痛苦、怨恨和恐惧,将你拉入地狱。他们不能接受你单独获救,即便放弃短暂的时间和生的希望,也要让你被囚禁在绝望的船,共同沉沦。

灵魂替换

一个人死亡之后,如果其肉身还保持完好,就会出现另一个已逝之人的灵魂占据身体,新的灵魂和旧的身体结合后可以正常生存。灵魂替换在电影中是一种成熟技术,人们可以预订续命服务,也可以自愿让身体成为其他灵魂的容器。然而,公司为了实验和利益,让许多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预备容器,这份名单是绝不对外公开的。

这一部分有五个故事。

故事一

一位白人女性和一位黑人女性是好朋友,她们相约去沙滩游玩。两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小白苗条,身着紧身泳装,小黑丰腴,身着宽松T恤。

两人进入海中,小黑走得离岸较远,她装作溺水吓唬小白,小白非常紧张,知道是恶作剧后也无可奈何。小黑让小白扔给她一个东西,小白扔过去,物件不偏不倚砸中小黑的头,小黑昏倒了。若不赶紧救小黑,她就会溺死在海中,小白奋力向她跑去,然而海浪的阻力,小黑被冲离原处两个因素还是耽误了一些时间。小黑被救上岸,排出积水后便逐渐醒转,看着愧疚道歉的小白一言不发,过了一会才像反应过来似的,说没关系。小白送小黑回家,路上小黑一直沉默着,偶尔回一两句话。

画面切换,转成某人的第一视角,此人正被小白狠狠地掐住脖子。画面模糊,一晃转变为年老的白人女性。原来小白和小黑都已经老了,而小白在杀小黑。

视角再次转换,为观众展现了之前发生的故事。小黑溺水时没有死去,恢复精神后就与小白和好如初了。两人几十年来都是亲密的朋友。不久前,小黑突然猝死,到医院后被抢救回来,但获救的小黑失忆了,不认识任何亲友。小白很担心她,经常来照顾她。在相处过程中,小白发现小黑似乎反感自己,她的许多思想观念都发生了变化,而且有时会表现得像是拥有记忆的另一个人。小白察觉到真相,真正的小黑已经去世,当时发生了灵魂替换事件,眼前的人只是占据小黑身体的陌生灵魂。

小白极其愤慨,她痛心于挚友的离去,也痛恨占据挚友身体,侮辱挚友的陌生人。她在散步时将小黑诱骗到隐秘的废弃小屋,杀死了虚假的小黑。她希望挚友的灵魂和身体都能彻底安息。

故事二

一对八九岁的小姐妹外出玩耍。

她们看起来关系很好,经常笑着喊对方的名字,彼此追逐玩闹。

然而,路上发生了事故,姐姐受困身亡。妹妹慌忙找人求救,但一切都太迟了。

姐姐的葬礼结束后,妹妹独自待在无人的地方,露出一抹自然美好的微笑。

妹妹经历过灵魂替换,年幼的身体中是成人的灵魂。这个人对新的身份和身体都十分满意,打算作为儿童重新活一遍。但是,姐姐看起来很麻烦,她不仅了解妹妹,经常和妹妹聊天、玩耍,以后还可能分走家庭的资源和遗产。所以,这个人设计陷阱杀死姐姐,让自己成为家里唯一的女儿。

故事三

故事的主角是一名青年。他的家人、亲戚都认为他最近有些奇怪。他记得亲戚的名字和身份,但谈起往事,总是说出错误的细节。亲戚的个性在他的印象中也和实际情况不完全相符。亲戚们认为青年精神疲惫导致记忆混乱,商量和他们一家人一起去旅游放松。

出发那天,大家各怀心事,来到了车站。

忽然,有人推了一把站在最前排的青年,让他跌下站台。亲戚们全都在青年身后,挡住了外人的视线,他们神色凝重,没有发出声音。然而青年却闪现到亲戚们后方,一把将大部分人都推下了站台,只有父亲还勉强在边缘维持平衡,青年犹豫了一瞬,再次出手将父亲推离。亲戚们惊魂未定,放声尖叫,但疾驰而来的列车数秒后便将他们轧死了。

故事转移到青年的视角。

他发现自己的亲人全都变了。他们好像遗忘了很多事情,对过往事件的描述非常模糊,会讲出完全不符合事实的话,说辞还前后不一,好像他们只是在编造记忆。他们不像以前那样亲切可爱,个性变得阴险自私,令人厌恶。

他调查之后,认为自己卷入了一场阴谋,他的亲人们全都被神秘谋杀过,然后被不同的灵魂占据身体。这群人是有预谋的,他们合伙蒙骗唯一拥有真实记忆的青年,隐瞒谋夺家族成员身份的事情。他们甚至可能会杀害自己。

他跟着亲戚们旅游,做好了防备措施。他决定,一旦亲戚对自己动手,自己就将他们全部杀死。但在执行计划时,面对在站台边缘哀求自己的“父亲”,他还是犹豫了。他爱自己的亲人,尤其是父亲,他绝不愿看到父亲死亡。有那么一瞬间,他怀疑父亲是不知情的,父亲只是糊涂,记不清往事又看不出亲戚的阴谋,但真的是自己的父亲,他还可以和父亲共同生活下去。他很快否定了这一猜测,眼前的父亲是冒牌货,这点毋庸置疑。他还是杀了父亲。

青年崩溃地瘫坐着,实际动手后,他还是不敢接受自己亲手杀害所有亲人的残酷事实。他开始怀疑,自己才是冒牌货,自己的记忆是虚假的,而亲人们都是真的。无论真相如何,只有失去亲人这一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他深陷痛苦、悔恨和绝望。

故事四

一名推销员躲在厕所隔间里,两个警察大力敲门,问他和特图的关系。

他大声回答:“我跟特图不熟悉!”

此时,画面静止,推销员身边出现一个壮汉的虚影,壮汉用粗哑的声音吼道:“不,我就是特图!”

特图是一个通缉犯,他出身社会底层,没有接受过教育,少年时期就走上犯罪道路。他犯下多起暴力犯罪,杀害过好几个人,是警方近期搜捕的危险对象。他在逃避追捕的时候意外死亡,却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以前认识的推销员的身体,而警方正要找推销员询问情况。慌乱的特图没能全面了解情况,

下意识逃跑躲避。

特图理清情况之后,平复情绪,以推销员的身份应付了警方的问询。特图决定取代推销员,过上新的生活,反正推销员本来就已经死了,不被取代也只是个死人。

特图回到推销员的家,发现推销员与妈妈一起生活。他不想暴露身份,就通过妈妈和家里的事物了解推销员平时的生活轨迹。

推销员每天都会做饭,特图一开始十分困扰,他原本的身体是没有味觉的,获得新的身体以后才能尝出味道。所以判断普通人认为好的味道,学会做美味的食物花了一些时间。他以身体不适、工作繁忙等理由解释自己厨艺不佳。在这段时间,妈妈没有抱怨,反而十分关心他的状态,还时常开导他,为他做点心。

特图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他从未体会过来自“妈妈”的关爱,也没有说“妈妈”的机会。他逐渐将推销员的妈妈视为自己的妈妈,尝试像真正的儿子一样爱她、照顾她。

他在推销员的生活中体会到了幸福,对生活有了期待,渴望获得更好的工作,组建一个美满的家庭,让妈妈平安地度过余生。

然而,他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妈妈,很可能知道他并不是自己的儿子。因为妈妈绝不可能认不出孩子。她太了解儿子,个性、能力、习惯、语言等等,没有任何方面不是了如指掌。他和妈妈接触越久,就越明白妈妈非常了解儿子,也越清楚妈妈不可能将他错认为儿子。

特图明确感受到暴露身份的危险,还考虑过重回老路,但恐惧慢慢减弱了。妈妈早就看出他不是儿子,却一直没有揭穿,以后也不一定会揭穿。他隐约察觉的愧疚之情,却随着时间推移愈发强烈。妈妈那么爱她的儿子,却永远都见不到她真正爱的儿子,还被陌生人借儿子的身体骗取亲情,被欺瞒着度过余生,那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尽管他没有杀推销员,但他确实毫不犹豫地选择取代推销员,还想一辈子不说出真相。同时,他又有侥幸和自我安慰的心理。也许妈妈确实没认出来他不是儿子,也许妈妈内心宁愿相信他就是儿子。如果他说出实情,妈妈就必须承受失去儿子的痛苦,反之还能沉溺于温情的假象。只要他尽心照顾妈妈,她就能幸福地活下去,也许还会真心接受他,将他当作自己的儿子。

特图不仅对妈妈怀有愧疚,思及过去的事情,也感到十分痛苦。自己原本是卑劣凶残,身负重罪的杀人犯,不是温和善良的推销员,却取代了他的身份,利用他的履历和人际关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自己真有资格这样做吗?就算是要替他完成工作、照顾母亲,这些责任也轮不到杀人犯来承担。他的双手沾满血污,没有偿还杀人的罪责,没有弥补伤害过的人,就这样抛弃过去,投入新生活……怎么可能会被允许。以罪人的灵魂,玷污被他所爱之人真正爱着的人,他的罪恶无法终结,不可宽恕。

痛苦的特图长期不能下决心坦白,妈妈似乎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但什么也没说。生活平静的表面之下,暗流涌动。

之后的故事我就没有看到了,所以不知道故事的结局。

电影解说

讲解一下这部电影精彩的地方,一些观点是导演说的——考虑到是我的梦,专业度堪忧,一些观点是我思考的。

小白和小黑的故事,悬疑性很强。

小白和小黑在海里玩的时候,导演会使用运用明暗对比和晃动镜头等方法,让观众怀疑两人的和睦是假象。但我一开始怀疑的是小白要对小黑下手,这种怀疑在小白砸晕小黑后达到顶点。

然而,小黑苏醒后的异常表现,迅速让我转移怀疑对象。我以为真正的小黑已经死了,现在的小黑体内是不同的灵魂,那个灵魂为了保守秘密可能会杀害小白。我不由得为毫无戒心的小白捏一把汗。

最后场景却切换到小白杀人。小白杀小黑可以理解,但时间点是在几十年后又令人意外。原来前面的情节就是交待两人感情好,交往时间久,为几十年后小黑被替代,小白报仇做情感铺垫。

故事的悬念主要集中在谁会被替代,谁会杀人,为什么杀人。故事没有提到,却通过主角肤色和一些画面让观众联想种族歧视,进而怀疑小黑和小白的真实关系,结尾却揭示这一切都是烟雾弹。这一安排也表明故事重心不在悬疑、犯罪元素,而在探索特殊情境下的人性、人情,想象灵魂替换技术会引发的社会现象。

姐妹的故事,是标准的儿童身体、恶魔灵魂类恐怖套路。类似的电影有《孤儿怨》《约书亚》《第39号案件》。所以故事真相并不难猜,只是邪恶的妹妹露出美好的笑容时令人脊背发凉。

青年的故事,开局让观众以为青年是被替换者,好奇家族旅行中的事情。可是故事根本就没发展到旅行的情节,站台上亲戚杀青年和青年反杀接连发生,让观众惊讶到思维都顿了一下。

青年视角为观众揭露真相。记忆错误的不是青年,而是亲戚。青年之所以会被大家(包括医生)公认为精神状态有问题,是因为所有亲戚都在说谎,并动用财力、权势让其他人听信他们。亲戚制定旅行计划也不是为了帮助青年,而是为了营造他自杀的假象。他们人数众多,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青年是可行的,而势单力薄的青年若是反抗必然会暴露自己。但是青年没有顾虑自己的安危和前途,不愿选择逃避或服从,一心只想杀死替代者为亲人报仇,守住家族的声誉。青年被推下站台时,心中满是绝望。他认清亲人都已逝去,毅然在公众面前处决众人。

此时又出现了转折。青年的愤怒在处决后释放,复仇和守护家族的执念也已完成,青年失去了精神支柱,内心被丧失亲人和亲手毁灭亲人身体的痛苦冲垮。在剧烈的精神冲击下,他无法再确信自己的记忆和情感,开始怀疑自己是虚假的,后悔自己杀害亲人。

青年的情感转变是我没有预料到的,他深陷痛苦、精神错乱的模样令人怜悯。他想守护家族,处决替代亲人的人,却不能在实现目标后保护自己。青年心理变化的情节提升了悲剧的感染力。

特图的故事,是目前的故事中唯一没有谋杀元素的,也是情感塑造最复杂细腻的。

特图的暴力、邪恶是受环境影响产生的,他缺乏罪恶感,但也厌恶这样活着。一旦他有机会过普通人的生活,他一点都不会犹豫或怀念过去。他也可以迅速学习社会规则和生活技能,融入普通人。他与前面那些替代者的区别,就在于他真的愿意成为被替代者,接受既有的社会关系并为之付出。

他的思想、情感转变,是在他体会到爱与善意之后自然发生的。他的情感逐渐丰富,开始理解和顾虑他人,道德意识也在增强。这些看似良好的转变,却将他推入心灵的深渊。因为他身负罪孽,对一些无辜的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严重伤害,没资格拥有现在的生活。

妈妈的情感也是值得关注的。从她察觉儿子的变化,到确认儿子已经逝去的过程中,她思考了什么,她的心情是如何变化的,尽管电影没有直接表现,但观众肯定会去想象。她为何没有揭露特图的身份,是因为她想保留一丝希望,还是因为她不忍心打击这个假冒儿子的陌生人?特图对她的爱,以及无微不至的照顾,或许也确实打动了她。然而,陌生人与儿子终究是不同的,她究竟会做出何种抉择,也是观众牵挂的事情。

我认为,特图想作为正常人拥有幸福生活的愿望,大概是不会实现的。如果要设计这种结局,必须让人物心理经历激烈的变化。

他可能会一辈子不和妈妈坦白,作为儿子为她养老送终,然后就放弃生命。他也可能向妈妈坦白,然后听从她的要求,如果她愿意和他生活,他就继续作为儿子照顾她,如果她想断绝关系,甚至自杀陪伴儿子,那他也不会独自苟活。

人情、法理、罪恶、宽恕,这一故事包含多种要素,如果处理恰当,应该会很好看。

最后,梦里还有一个恐怖的情节。

我发现父亲很可能经历过灵魂替换。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只能推测现在这个人不是出生就在身体里的。我直接问他,可他回避了问题。

他没有异常的表现,所以我很犹豫要不要说出来。如果是从小就被替换,那不揭发也可以,但如果是结婚生子后被替换的,不揭发就对不起真正的父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