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enofSpades

我在网络上发布的文章、评论里的话,我都可以当面和你说。

知乎、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和问卷星

2017 年 4 月,共青团中央的官方知乎帐号(https://www.zhihu.com/people/gong-qing-tuan-zhong-yang-67 )在知乎发布了一篇回答,随即被「政治敏感」理由修改。

其后,该官方帐号发布了一篇讨伐知乎的檄文「知乎的"政治敏感",到底是谁的"政治敏感"呢?」(https://zhuanlan.zhihu.com/p/26374227 ),主要内容为:

1.当我发现该回答被以「政治敏感」理由建议修改时,「如遭晴天霹雳」;

2.随后我在知乎上「闲逛起来……看着这一篇一篇的回答」,知乎上还有「公开侮辱人民解放军的」(内容)、「公然宣扬种族歧视,为极端种族主义团体张目的」、「否定共产党搬开三座大山,庸俗化革命目的的」、「恨国的」、「逆向民族主义的」、「挑拨民族矛盾的」、「为日本侵略者“三光政策”洗地的」、「否定土地革命的」、「公然传播谣言的」,都「不是政治敏感」;

3.「知乎的政治敏感,到底是谁的政治敏感呢?真是令人深思啊。」


2020 年 1 月,人民日报智库使用问卷发布平台「问卷星」创建了一份名为「关于抗击新型肺炎疫情的公共调查问卷」的调查问卷,随后被平台以「有敏感词」理由下架删除。

发布该调查问卷的公众号文章作者在评论中连发多个问句,「这个平台有病吧?有没有敏感词我不比你清楚?」、「连劳资的问卷都被删了,是不是有点过了?」

这两件事情间隔近乎三年,但是事情的本质,没有任何改变。看到人民日报的这个新闻,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三年前知乎建议修改共青团中央回答的事情。

在中国大陆,互联网平台,不管是问答平台、网络社区,还是普普通通的工具型调查问卷应用,只要有用户自己创建的图文,甚至是只要有图文,就必须接受网信、网安等部门的严格监管,关于政府的舆论监管和网络平台的自我阉割,大家已说得够多,这并不是什么新鲜话题,我多说无用。

我由这次人民日报小编(假如可以这么说的话)的评论中「连劳资的问卷都被删了,是不是有点过了?」得到了一点新的感触。准确点说,是「劳资」这个词。

「劳资」这个词,字面意思理解,是「劳动方」和「资本方」,是「劳动者」和「资本家」,常用的组词是「劳资关系」。但是在中文互联网环境里,由于「老子」常常被判定为不友善的用语收到限制,为了避免打出的话语不能正常展示,减弱气势,「劳资」就成了「老子」的替代词。在使用过程中,占了「不够正规」和「不友善」两项,至少在我感觉上,这个词既没有格调,又异常粗鲁。

异常粗鲁的「异常」在于,你既然知道「老子」是受到限制的,而特意使用「劳资」来绕过限制,说明你知法犯法,知 low 而上。

这个小编(抱歉我实在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位作者,请允许我使用这个词来称呼),可以说服自己公开、正式使用「劳资」这种词,像黑暗中一盏指路明灯,让我开始想象一个之前没有想到的角度:

他,这个发布这篇文章的,这个使用「劳资」这个词抨击问卷平台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可能是人民日报社或者人民智库的领导吗?不太可能。他可能只是一位顶着「新媒体编辑」title 的年轻人吧。他有编制吗?或许有。他大概是一位不拘小节、不追求词语美感的人吧?可能是。他应该也是一个熟稔各个网络平台,在管理官方公众号之外,也有自己的微博、知乎、豆瓣,乃至抖音、快手帐号吧?他早上会吃什么晚上又吃什么,有什么特别喜爱的食物吗?他有没有像其他年轻人一样养猫?是不是和大多数在北京工作的外乡人一样,租住在一间小屋,周末点个外卖?

三年前在知乎发布檄文的共青团中央的帐号背后实际操作人、回答和文章的作者,是不是也和他一样呢?

他们应该和我一样,是一个 90 年代出生,健康平安生活至今,至少读了一个本科,很大可能也是在北京工作的外地人吧?是和我一样租住着一间小屋,在地铁上给人让座,在雾霾肆虐的天气会咒骂,在查看自己存款的时候会懊恼的年轻人吗?

如果他也是和我一样,进行着一份和互联网有关系,每天在电脑前处理一些屏幕上展示的内容,每周向领导汇报一些互联网获得的数据的工作。为什么,不能,稍微想一想:

平台为什么要建议修改特定的内容?

针对我这篇内容,平台为什么会判定为包含敏感词?

如果我在平台上,还能看到一些可能违规的内容,这是因为他们判定为「不敏感」,还是局限于处理手段没有顾及到?

这个平台还有违规内容,是否就意味着这些类型的内容,被平台认定为「不敏感」?

煽动情绪是容易的,尤其是朴素的爱国情绪。使用一个粗鲁的词来暗示自己的真性情和对疫情的关心和对问卷平台耽误自己关心疫情的愤怒;使用大量的截图,阴阳怪气的语气,说明知乎平台存在大量「反动」内容,而知乎处理自己的「敏不敏感我还不知道吗」的内容却不处理这些反动内容,以此证明知乎的「屁股」并不在人民的一侧而是坐在反动势力的座上。这都可以迅速调动人的爱国情绪,还让自己时刻处于这场风暴的中心,接受大量关注。

你一个普通的新媒体工作者,何必为难一个处处受限的网络平台或者互联网工具?你问知乎的屁股坐在哪里,实际上,如果你不是外宾或者假装外宾,你很容易自己得出结论:知乎和问卷工具,和其他的社区与平台,一直在跪着,根本没资格坐着。

而处心积虑挑动这种对立和不理智,你一个普通的体制内最底层的从事实际工作的小编,屁股是坐在哪里呢?是加班的时候偷坐领导的椅子,坐出感觉来了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