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buceo

皆に知られざる漢服愛好者であるParabuceoです。

憶友:我與妳的距離,只一首《棠梨煎雪》

很久以前,大概是一年前吧,初次聽到銀臨的《棠梨煎雪》的時候,曾有感於其歌詞意境美好,而今再聽,卻多了心中的愴然,特別是聽到「燭火惺忪卻可與她漫聊晝夜...好似一生心事只得一人來解...自總角至你我某日輾轉天邊」的時候,不經深有同感,總是會回想起大二我們初認識的時候的無話不說,以及我們相互傾聽的美好,雖然只見過幾次卻已淡如水,此後也將各自忙於未來之事,以及當下的論文及深造,不知數年後何時才能再會。

我雖然在日文專業,但我的交友足跡遍及了工大這個小小天地,但是國文系可能是我本專業之外友人最多的地方了,大概是因為都是語言文學科系的緣故吧。不過,國文系的同學也坦言留在本系需要情懷,其必曰,傳承古典文化美之情懷也。

進入大學後,我有時也會趁餘暇“舞文弄墨”一番,或聊有所寄,或純屬消遣,還曾投稿至國文系的《鹿鳴》期刊,僥倖獲刊了兩次,我也得以在投稿之際結識了她。

她並沒有絕世閉月羞花之容、而且眼尾並不好看...但她內在的氣質可以彌補外表的平凡

其實相較於其他女生,她並沒有絕世閉月羞花之容、而且眼尾並不好看(有圖爲證),但不知是從何時起,當我跟她談到話癆般饒舌,卻又看到了她字字珠璣、腹有詩書的氣質時,不禁感到她是一個值得深交的女生。從魏晉風骨到曲裾圓領,從喜多郎到銀臨,抑或是從人生理想到日常零細,有時我們就可以這樣持續一晚上不做其他事而感受彼此聆聽的美。

記憶猶新的是,我國小國中時因為其他男生的嘲諷,非常忌憚他們對於我看一些日漫的偏見,甚至因為他們無法接受《守護甜心!》之類的少女風頻繁出現的魔法元素。雖然我已遠拋了這些閒言碎語者,但這種偏見長期在無形中讓我不敢表現真實的自己。或許,當她主動跟我提起她國小喜歡這些魔法元素的經歷的時候,我也能夠感到被接納而不是被歧視和排斥吧。現在的我,雖然很少與他人提起自己國小時的這個愛好,但我也不會再回避它,我也會選擇與她一起說出那句曾經塵封的咒語:「私の心、アンロック」。也願妳的明天與太陽相合。

飾品的搭配不妥會招致嘲諷

流光和古風

我對於她最直觀的瞭解,來自於她“古風女神”的大頭貼以及其本人對於古典美的追求,當然,她與我的話題裏也永遠少不了這種國風文化,更逃不了漢服,比如用獎學金“霸氣”徜徉在漢服屋、以及諸店宋制、明制的正品與偽冒之別、飾品的搭配、抑或是哪個古鎮適合著漢服出行。我很少這樣出門,但是走到一些古刹老街時,仍然會想到,作為光陰百代之過客的我們茲時也應該給自己為物欲紛擾的不安砰跳的心一個清虛守靜的天地吧,大概,只有此時我才能感受到她穿著齊胸襦裙佇立在江邊芳草萋萋的汀洲上清新飄逸的姿態吧。

只不過其後有一天,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我還是沒有忍住,請了她並友人,著素裳走在了湖岸和暢的惠風吹拂的棧橋上,縱意長歌,以紀念我們短暫但溫暖的記憶。此後,我們也將各自忙於未來之事,以及論文及研究所,我不知數年後何時才能再會。

棠梨煎雪:我們終將輾轉天邊

我雖然會,向她吐露自己所有的真實想法,但唯獨無法直接告訴她自己將回到臺灣一事,畢竟,她的長兄還是部隊現役,還講過“政治正確”之類的話,對於支持“人道即正確”的我,抑或是她本人恐怕難以接受吧。

我在瀏陽這個偏僻的小縣,曾經受到不公的待遇,受害於同學的鴨霸行徑,以及惡性競爭下被迫去輔導班的無奈,而今會有幸離開它,在自己的故鄉開啟新的一頁,或許會選擇大學院,或許有其他的打算。回放這段經歷,我感歎所謂的“內卷化”下人性的麻木與悲哀,也珍惜大學與她的這段經歷,祝願我與她都能以夢為馬,在今後的人生中縱意長歌。有一份光就發一點熱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楓霜素顏暖星城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