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8491
528491

(528491)

辩行记· 19、统计数字中的现代巫术 (数据的包装/拆解)

巫术与人类同样古老,因为它根植于我们对事物之关联进行直觉性联想而非批判性反思的本能。巫术也与人类同样年轻,因为只要我们仍然热衷于不假思索地凭直觉做判断,这点旧酒就能装进一切看似科学严谨的新瓶。所以不要以为只有披头散发装神弄鬼的古装戏才叫巫术,西服革履专业风范的时装剧也大可以用同样的原始思维忽悠人。其中,看起来最铁证如山无可辩驳的统计数字,恰恰就是这种现代巫术的重灾区。

说到统计,很多人会想起19世纪末英国首相狄斯累利的那句名言:“谎话有三种:谎话、可恶的谎话和统计学。”在这位阅尽公文报表,对各种忽悠都门槛精熟的政治老油条看来,统计学之所以是一种另类的谎言,就在于它总是有意无意地用正确的事实得出错误的结论——告诉你的都是真的,由此产生的直觉性联想却往往是假的,这才叫骗死人不偿命,被忽悠只能怪智商低,更何况这些信息的发布者往往也不是故意的,扯皮都找不到对象。

举两个例子:

1、据统计,武汉市6成溺水事故发生在8个水域,所以这8个水域最危险。

2、据统计,法学、经管、中文、外语等专业就业率低,所以这些专业要慎报。

大多数新闻只讲到这一步,大多数人看新闻也只想到这一步,大多数的统计数字似乎也就是这么个直观的逻辑——事故多,就业率低,需谨慎。难道这还有什么问题吗?

还真有,因为这些数据并不能得出其所暗示的结论,看看这个笑话你就明白了:

游客问渔民:“你的祖父死在海上,你的父亲死在海上,你现在怎么还敢出海?”

渔民反问道:“你的祖父死在床上,你的父亲死在床上,你晚上怎么还敢上床?”

这当然只是个笑话,因为我们都知道睡觉和出海的危险性是不一样的。但这并不是因为死在床上和死在海上的人数区别,而是由于“床上死亡/睡觉人次”和“出海死亡/出海人次”的概率差异,以及由此引发的对许多内在因素的考察。

用这个思路来看以上两个实例,第一则数据里所说的8个“危险”水域,基本上都是野泳热门地段,如果这些地方的野泳人次占比超过6成,那么6成溺水事故在此发生,不但不能证明其危险系数更大,倒有可能正好相反。野泳当然是危险的,但是真要去的话,非要刻意避开这几个热门的“危险”水域,找个没人的地方下水,那才真是二愣子的做法。

至于第二则数据,所谓“就业困难”专业,往往正是市场最需要的热门,只因太多院校跟风开设,其中大部分又都并非名牌,就业率也就相应被拉低,所以症结不在专业而在学校——反过来想想会更清楚,为什么像哲学这样的冷门专业,总体就业率反而可能会比外语之类的热门专业高?当然不是因为哲学家在就业市场上更抢手,而是因为不管多烂的学校都有外语系,但却只有上得了台面的学校才有哲学系。不信你在三本院校学个文史哲试试,要是好找工作才真是见了鬼。假如把这个排名太当真,进了名校非去选个冷门专业才安心,进个烂校还要以毒攻毒地找个最没人愿意去的系,那我也只能默默地对这种创意表示膜拜。于无人处游野泳,于冷门处选专业,这就叫信了现代巫术的“邪”。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