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凯西

伊朗德黑兰大学毕业生,北漂中。十五言特邀撰稿人。豆瓣“女性主义文学创作”小组组长。

围栏内捕兽游戏(2)

發布於

(接上篇)

秃鹫人如其名,脖子长长,又高又瘦,但打篮球和羽毛球的习惯一直有,动作没有不协调感。梅梅是从一家在五道口办文史哲沙龙活动的青年空间"星星之火"那里认识秃鹫的。坐在台下看台上作为哲学讲师的秃鹫,他口才颇好,面容么至少有两幅,胸有成竹地讲解哲学时潇洒自如,纤长的手指在白板上中速移动,很优雅。私下里倒是个温厚之人,有着知识分子的清高和执拗,使人莫名有些安心。

秃鹫的人缘自然也很好,他有知识,热心而随和。恰逢有一次"星星之火"周末没有场地了,梅梅想起N公司也时常用空余的大会议室襄助一些社会上的读书会,便在征得秃鹫同意之后,向身为高管的言拟蚺张了口。

言拟蚺对自己的母校清华感情很深,听说秃鹫是个小学弟,加上本来也就是一句话的小事,他便答应下来,还说:“没准我也去听听。”梅梅自己之前在公司的分享他都不来听,倒叫她有些捉摸不透拟蚺对自己到底兴趣几何。

这天秃鹫讲的是柏拉图的“理想国"。梅梅环顾四周,拟蚺并未露面。秃鹫引用了列奥施特劳斯对于”理想国"的看法:它不是一个理想的城邦的范本,而也许恰恰是对于理想的反讽,意即即使由最聪明的人来设计一种制度,照着去执行也是行不通的。有趣的是,秃鹫把理想国和道德经的一些相似的地方做了类比:和“道德经"的问世一样,苏格拉底是被逼着传授他的思想的,而非出于迫切的愿望或主动追求传道机会。

”道家是很少主动传道的。“秃鹫认真地说。

大家开始讨论起柏拉图笔下的苏格拉底:年老,相貌丑陋,追求智慧而死,死得那么平静,还有他的种种见解。在哲人眼中,为了使人爱自己的灵魂,连医疗的发展都不宜过度,梅梅不禁走神,不知道倘若哲人复活,看到消费如此发达的今天,会作何感想。

但哲人的话自然不是真理,哲人最大的美德,就在于不会以真理的化身而自居。

”真理的化身",梅梅轻视这五个字。但是……她有些不安地想起言拟蚺,这些日子,他对自己格外关注,已经开始引发了议论纷纷。

“言老师要么找一个门当户对,旗鼓相当的人,要么找一个年轻漂亮傻白甜。”梅梅自己的经理,也是入公司时的师傅,一个二娃妈妈,曾经在闲谈中这么半开玩笑半提醒——梅梅二者都不是。她只是一个不怎么安分,有几分魅力也有些聪慧的年轻女人,不够有钱,不够门第,但也不够听话,不够贤惠,不够“傻白甜"。这样一个女人爱言拟蚺是会痛苦的——这是女性的常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