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場誤會

20
HKD / month
Chin

寫字的人 寫作的地方:https://travelwithbook.com/ 歡迎指教:[email protected]

  • hellolinux2021@hellolinux

    这不是写作者的问题,是平台目前存在的问题,缺点就是读者的随意评论 互动的不及时 反馈滞后 这中间就是(不好)情绪的延申

  • Chin @chinhu
    Reply
    hellolinux2021@hellolinux

    我覺得寫作者寫完就表達完了,也沒必要再為自己寫的文字做解釋,除非可以良性的互動類似對談,或許還可以激發出一點東西~

Chin @chinhu

發表了本週的雜談〈女性間的微妙情誼〉,介紹一齣法國電影《Jalouse》還有一點點西蒙波娃的訪談,關於《巴黎評論》的筆記還是會繼續寫。

沒想到自己有天真的必須要把文章都上鎖,但這方式也不完全合適,因為我總是忍不住的回應留言,看到很難忽略啊~~

請大家多多支持文章,已經上鎖也沒多少人可以拍了 😃 😃

Chin @chinhu

Attention ⚠️ ⚠️

不小心就3/1,圍爐最初加入的朋友開放6個月已經到期,如果付費並非您的本意,請到Liker social 私訊我(帳號 IamChin),我會退回費用,若要退出重新加入也可以跟我說!

謝謝🙏🏻

Chin @chinhu

這幾天看到網路上有不少人討論捐款事宜(眼看暫時只有捐款能有實質幫助),我留下可以使用PayPay和Facebook捐款的烏克蘭機構,但目前以台灣Paypal帳號測試只有紅十字會有成功。


ICRC國際紅十字會組織:國際紅十字委員會是一個向飽受戰爭蹂躪的地區提供援助的全球性組織,該機構「在安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派遣醫療專業人員和工程師協助改善烏克蘭居民的生活條件。(可使用PayPal,且成功付款(固定15鎂)!)

Nova Ukraine新興烏克蘭組織:專注於為烏克蘭的弱勢群體提供人道主義援助,並針對美國大眾傳播資訊引起對於該國家人們生活的關切。(可用PayPal,但我付款失敗)

Revived Soldiers Ukraine救援烏克蘭士兵」組織:專注於提供更廣泛的人道主義援助以及「烏克蘭士兵的醫療康復」,在Irpin市(距離首度基輔20餘公里的的小城)建立了一個大型治療康復中心。(可用PayPal,但我測試過無法使用台灣帳號

Sunflower of Peace和平向日葵」組織:該機構專注於輔導照護孤兒、國內流離失所人民,以及感染COVID重症的烏克蘭人。他們還籌集資金來提供必要資源給醫護人員與科學家。(通過Facebook募集捐款。)

United Help Ukraine聯合救援烏克蘭」組織:一個致力於幫助「那些正在前線保護烏克蘭免受俄羅斯入侵的士兵與人民」,以及他們的家人,還有在戰爭中流離失所的難民。和因危機而流離失所的人。(可用PayPal)

Chin @chinhu

大前天發現有一個《後綴》假掰文學誌在徵稿,心想「假掰我最會」,還沒搞清楚如何投稿,今天就在閒聊中不知不覺(榮幸的)當了第二個受訪者,主編下酒菜@Jeger 的效率實在太高了。

p.s. 以前曾有人跟我說,和記者間的談話沒有隱私可言。

一起來假掰,聯絡下酒菜

Chin @chinhu

2022 新年內圍爐取暖?

首先,要和在感恩節後加入圍爐內的朋友們道歉。


做了新聞摘要幾週後開始怠惰,老實說是因為沒有什麼人理我,所以我任性逐漸不想發,就變成這樣的更新頻率⋯⋯我也不想情緒勒索,畢竟已經答應了大家會整理摘要新聞,是我單方面的承諾,如果耍任性不發佈就太對不起忠實的讀者了。🥺🥺

不過還是友善提醒一下大家,不管是一開始或者第二波為了「新聞摘要」而來的朋友,應該都是欣賞我的人吧?明白大家不一定有時間都會看到我的文章,但希望你們看到時還是能多幫忙拍手「上鎖」的新聞摘要,畢竟將文章上鎖後就只限於圍爐裡,即使我是堅強的成年人,還是多少會希望得到回饋!🤔


雖然也有人建議我乾脆不要上鎖,但我是很重視承諾的人~以後除非工作太忙碌,會盡量維持更新。🙌🏻🙌🏻



📣📣

另外,也想透過圍爐功能和大家表達我同時身為新性感成員對於這幾天風波的立場(因為我們被當成一個團體的攻擊)。


沒有特別寫一篇文章支持或攻擊某方是我不太懂拿捏分寸、擔心造成受害者困擾,或者看起來像是為了蹭熱度,不過我絲毫不認為所有為了此事寫文的文都是為了熱度,只是我個人不會抓這種距離感⋯⋯希望你們能理解。


而我的立場呢?

關於我對於文字的看法寫過很多篇文章了,我認為一個人的文字存在一致性也能看出創作者的個性,亦包括價值觀。身為讀者也不需要作者加以解釋(讀文章時已經有想法了),而我身為作者時也不需要再另外解釋我個人的道德感如何,這些都是在文字中,明眼人可以看出來的。


創作是否使用文雅的文字,對我而言並不是判斷文字的好壞。

卡繆在《異鄉人》中也用了粗俗的字彙,一個人忠於自我的寫,平時他如何用字遣詞,就如何吧,不用為了討好人裝高貴或者低俗;也有人的文章很正向也都是優美的詞藻,但文字沒有意義,缺乏靈魂,我一樣不會閱讀,這完全就是個人喜好,不存在對錯。

我唯一不能接受的是虛假的文字,會讓我看了很不自在。而我也不認為一直罵髒話就是直率或可愛;相反,有些人會以為咬文嚼字就是做作(你怎麼知道這人平常不是這樣?)⋯⋯抱歉,現在很難把我心中所想的寫出來。



我是想透過這裡和大家說明一下「新性感雜誌」的創作者們被當作目標攻擊的想法,但即便是我發在圍爐內也不能確定妥不妥當,或是會不會傷害到別人?這是我思考過而沒有答案的問題。


我想說的是,捲身為我們雜誌中的一員,本來我們並沒有什麼私交,只是這幾個月為了雜誌開群組討論文章方向才開始熟悉起來,雜誌是一個團體但任何一個人都不能代表其他人。

只能說,我認為我們確實是有相同的主要價值觀才會合作(小事經常無法達成共識),而每個人怎麼想都是個人的自由意志。

說這些也不重要,只是「丟女」在多次留言提到「我們」私底下罵她,完全是無中生有的造謠,雖然朋友間私下討論別人不需要解釋,但在這個「風波」開始前,我們沒有討論過這位創作者。

我很清楚雜誌成員都不是會惡意攻擊別人的人。

但問我為什麼知道?因為我們聊天的內容並不侷限於站上發生的事,大多都是社會上的時事,而我是一個成年人又曾在媒體業待過,能從大家的發言中看清楚她們的價值觀,所以我們彼此的關係也可以說比其他創作者更深一層⋯⋯這麼說,也可以當我是老王賣瓜,但你們會加入圍爐應該是相信我的價值觀吧?

一開始,我也確實為那個地圖砲攻擊的「有圍爐、五百追蹤者、文字寫的不怎樣」的條件糾結(好奇)。那是一個具體的條件,而我也包括在裡面,當然我不認為自己文字寫的不好,不過一開始我的疑問只是有趣的想知道是不是在說我,而不是要逼問出一個答案。她說不是也就算了,沒有太重要。

那篇文章我沒有看得很清楚,有點忘了攻擊「老人不支持新人,而她的高度能看出所有人的高度(?)」是不是指這個條件下的人,或是整個馬特市的寫作者的高度。如果是指全民,我認為自己被侮辱且污衊,同時也覺得很好笑,竟然有人會說自己看過所有人的文章,看得出大家的程度⋯⋯這確實是很自大,我覺得可笑,但也不致於不爽。

而我覺得其他人看得很爽是因為文章中即使是一個廣泛的現象,但每個讀者一定有想像中「特定」被她攻擊的人。而這又回到「作者已死」的圈圈中,根本無需問她怎麼想?



我認為有必要發在圍爐內是因為,即使一開始說那是一個現象但後來也將目標導向「新性感」的創作者,被敘述為打壓新人的一群人中的一份子,有必要替自己辯護,但請別誤會我認為「丟掉小妓女」如此重要。


這是她在今天陽子文章留言中說的:


櫻桃陽子多次在我跟對方中間當作一個調節,然而對方還有新性感雜誌對我的很多控訴都說我並非第一次,陽子甚至問我是不是跟誰有過恩怨?


我真的不知道這種無中生有的文字是哪裡來的,我們從來沒有「控訴她並非第一次」在我記憶中,她是十一月才出現的人,風波前根本沒人討論過。

她還說:

網路上殺人很容易,一人一句噁心嗜血的咄咄逼人,還有最髒的作法把文字包裝精巧美好去輾壓別人,這些都是我在馬特市個人觀察的結果,新性感雜誌那群人他們一直叫我解釋解釋把影射的對象說出來,有什麼好說的?我從頭到尾攻擊的都是馬特市上所有有瑕疵的現象總和,所以到底要解釋什麼?

如果今天有人覺得誰的文字精巧美好,那是創作者的修養,如果不能批評低俗文字為何優雅反而是個刺?

我不在乎其他馬特市民有可能如何被洗腦,但相信圍爐的朋友和我有相似的價值觀,這件事情在你們眼中真的是老人欺負新人的事件嗎?

新性感有些成員對於馬特市民大多喜歡這類文字而感到難過,但我一直相信喜歡這樣文字的人是少數,我樂觀的覺得只是煽動人的文字會激發到特定族群,而欣賞其他類型文字的人屬於比較冷靜的欣賞者。

很抱歉利用圍爐說明自己的想法,因為這是我唯一想到最合適的方式。

衷心祝福大家都有美好的一年。😉

Chin @chinhu

【新聞摘要】法國確定不抵制北京冬奧

我看到這則新聞時心中也是產生很大的疑惑,話真的不能說的太滿。不過是幾天前(12/7)法國才說有注意到美國抵制北京冬奧的事,歐盟會討論同進退,結果在歐盟宣布抵制後,法國卻說此時做這種政治上的操作沒有意義。(翻白眼)


對於台灣讀者而言比較重要的是中研院實驗員染疫,也已公佈了生活軌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