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紀實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0 Followers
4 Articles

電話的另一端#6:我們詳知彼此

EiffelFly

「只需要十分鐘,我們就一定可以了解彼此,一定可以。」電話另一端的女人這樣說。「為什麼是十分鐘。」我問。「事情就是這樣。」女人斬釘截鐵地說,卻沒有為什麼辯解的感覺。「為什麼我們要了解彼此。」「因為你需要,你比你想像地還要需要。」「欸,你們到底要做什麼?」我問。***公司內的電話常常會缺少話筒,不然就是話筒還在,連結電話本體和話筒的線卻消失了,有半數的座位上的電話都呈現這樣的異狀。越來越多工讀生...

電話的另一端#3:工作近一月後的短想

EiffelFly

目前為止,工作似乎維持著某種程度上的協調性,與它時常被傳唱的那些事物直接相連;為了被給付薪水辦了新的銀行帳戶,拿到了只要再勾選一個項目就可以轉換為信用卡的小小卡片,上面有著星雲般的細密亮點,逆著光看的時候彷彿上面有無數個細孔似的。這個月,通車的時間緩慢垂降到午夜幾刻之前的寧靜且厚重的時段,人們不是低頭看著微微發亮的手機,就是聚成一圈用著手機,偶爾開啟一個話夾子,然後再若無其事地於陡然的沈默中...

電話的另一端#1:升學的那件小事

EiffelFly

寫文章寫久了,對人們日常使用的詞彙第一個意識到的事情就是特定字詞的重複率,有趣的是這往往代表了這個人思考、建構話語、邏輯推演能力的總合集,或許某種程度上也象徵了這個場合人們所累積出來的能量,相反來說,一種習慣,洩露出了這個場域形塑出的模型,被教養、督導、規限出的形狀。這些年來,清楚地意識到自己正失去某種感受力,從大二時因為情感的挫折而書寫出的滴血似的文字,逐漸進展到克制自己的情緒而刻意減少形...

電話的另一端#5:塔的孩子

EiffelFly

寫關於自己的事情寫久了,會變得有些孤僻,連結思緒的字句常常會因此被雕塑地過於狹長,手上豎著的火被從下而上強勁的風吹地微顫顫時,心情會逐漸肅穆起來,字開始變得凝重甚至到有些凝滯的地步。到這種時候就怎麼寫也寫不下去了,鑽頭探到了一層暫時沒有辦法的土層,敲一敲鏟子,動作大地把鏟子插在一旁的土堆,雙手盤在胸前,「怎麼辦才好呢?」那樣嘆了一口氣。在那樣的時刻,偶爾寫寫其他角色是一個好的選擇,但長久下來...

Back to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