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0964 
EiffelFly

The builder's life:我舉起右手然後說

在上一篇文章《關於台文所這個決定的回顧》中提到銜尾蛇的思考帶來的問題,將寫作|人生目的這類事物以自我完結的形式看待,放在日常的空氣中氧化的過程裡,現實的衝擊已經劇烈到我不得不去面對的地步。而同時我也的確對我的創作的價值產生了懷疑。

15
EiffelFly

2020-2021: The builder's life

Quintillian: "minus est tamen totum dicere quam omnia"

10
EiffelFly

2020 - 關於放棄台文所這個決定的回顧

寫作之於銜尾蛇。所謂盲點以及對於決策系統的探索。

15
EiffelFly

2020-「如果他們可以重頭開始的話,我們也可以嗎?」

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呢?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發想這整個系統的?是在前往台北或是從台北回來台中的路上?已經忘得差不多了。就在那樣一個昏暗的夜晚,大概下著雨,戴上耳機,既然剛吃完一間不知該如何評價的餐廳,就從餐廳的點子開始想吧。最終想到了一個嘗試站在兩方的角度重塑評論系統的點子。

13
EiffelFly

2020-

這將成為一個系列,記錄我這忙碌,痛快,近無反思的一年。

5
EiffelFly

時間的島嶼:在情感中回到日常

2019年踏入了一段親密關係之中,無疑是值得慶祝的一件事情。透過過程中的點點滴滴,我想要來闡述一些關於親密關係的想法。這一直是我陌生的主題,在這之前我筆下小說人物的愛情總是纏缺。描述的都是一些美中不足、背叛與游離、期待破滅與沉淪的故事。在書寫這類故事的過程中我感受到一種自殘式的痛...

10
EiffelFly

政治上的挫敗感→人與人之間的對話

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坐在電腦前面,思考著這個段落時不自覺從這個問題開始挖掘。還記得前兩個工作都努力不讓他人知道自己的政治傾向,父母也用力告誡著千萬別那麼做,「並不是每個人都留有一些空間來接受不同的意見。」這是他們的想法。到了第三個工作時,因為專案的關係認識了一個三十出頭,和藹...

16
EiffelFly

對2019年的回顧:生命鏡像、所謂覺悟以及其他

該從哪裡開始寫呢?坐下來仔細思考文章的脈絡時這樣的問題從身體各個角落冒了出來,彷彿頻繁地針對單一主題思索已經成為非常奢侈的事情似的。但是還是必須寫下去,即使已經遠遠超過2019年末適合告別的時間,還是必須要坐下來,絞盡腦汁地把文章寫下去。第一個注意到的是段落與段落之間的連結感,非常快速地消失了。

11
EiffelFly

Sending the Clown:關於Joker以及之後的行動?

劇末黑幕翻上來的時候,我想的第一件事情是我要怎麼跟身邊的朋友分享自己的感受,無疑那幾個說出來擺弄幾句的言詞:好屌、好猛、好爽、好看。每一個字眼深入進去探討,與自己的經歷連結之後,無一個可以稱得上是無愧於自己。這並不是這部電影給予我直接的感受,而是這一整年沉浮於社會之時,將自己如網...

3
EiffelFly

早餐一顆水煮蛋(4.5):對抗敵意的方式之一

四點半。鐵門打開了彎腰剛好可以走過去的高度。店長不在,黑暗伴著粘膩的氣味沉降在早餐店內,所有東西都彷彿沾上了一層透明的黏液。腳踏在地上抬起來時有種不舒服的阻力拉扯著。角落鹽燈照著店內的事物,倒放在椅子上的不鏽鋼鍋表面跳動著一層紅光,大型事務用冰箱在持續地運轉中發出齒輪鬆動似的聲響、時鐘走動的節奏詭異地顫抖著。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