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ropology
有關人類學
主理
1 人追蹤
35 篇作品

在神啟的回音裡:讀Daromir Rudnyckyj《超越債務》

有關人類學

什麼是伊斯蘭金融?它會是有別於新自由主義的另一種可能嗎?這是一篇遲到很久的開齋節應景文。Daromir Rudnyckyj在2019年出版的Beyond Debt: Islamic Experiments in Global Finance可能是第一本深入馬來西亞伊斯蘭金融世界的民族誌。專家社群的田野難度很高,但Rudnyckyj誠懇地示範了經濟人類學的另外一種面貌。

4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讀Engseng Ho《塔林之墓》

有關人類學

清明節剛過不久,來讀一本關於墳墓的民族誌吧。The Graves of Tarim是一本格局恢宏的奇書,出身檳城的人類學家Engseng Ho化身墓園嚮導,追索先知的後裔們橫跨五百年、環繞整座印度洋的旅程。對離散社群而言,墳墓是這一代的終點,卻是下一代的起點,它標誌了移民在這塊土地上真實而具體的存在。

3

時間也許從不站在我們這邊:讀Jesook Song《債務危機下的南韓人》

有關人類學

1987年韓國邁向民主,性別運動也風起雲湧。那時大家都還不知道,民主化運動與亞洲金融危機會在十年後交會,生出今日韓國的社會不平等。Jesook Song從個人的切身經驗出發,寫下了這本South Koreans in the Debt Crisis,讓我們見證這一切究竟如何發生。

1

盛席華筵終散場:讀Anne Meneley《價值競賽》

有關人類學

Tournaments of Value是一本聚焦在葉門女性「串門子」聚會的作品。Anne Meneley描繪了短暫的太平盛世裡,葉門大戶人家的待客與作客禮數。每一場華麗的宴會,都是家族聲望的賭注。我想,這本書很適合和Carsten的《爐灶之熱》一起讀。在差不多的田野年代,兩位人類學家透過紮實的民族誌重探「家」的意義。同時,卻又反映出中東與東南亞穆斯林社會的差異。

3

時間之外一切封凍:讀Marcel Mauss《愛斯基摩的季節變換》

有關人類學

元宵節宣告了漫長新年的結束。換季時節,正好適合翻開Marcel Mauss一百多年前寫的Seasonal Variations of the Eskimo。這本沒有「田野」的小書,卻被Edmund Leach認為是每個社會人類學家所追求的民族誌原型。為什麼愛斯基摩社會有冬天與夏天兩種截然不同的型態?除了從生態學角度來解釋分散與聚集的韻律週期,Mauss還提出了他對人性的敏銳觀察。

1

生之艱難,惟愛與死:讀Lesley Sharp《動物價值》

有關人類學

醫療人類學家Lesley Sharp兩年前出版的新作Animal Ethos: The Morality of Human-Animal Encounters in Experimental Lab Science探討的是實驗動物的倫理難題。Sharp一方面描寫了研究人員與動物之間的情感,另一方面,也無意美化這樣的關係,而是帶著讀者直面實驗室裡無所不在的死亡。

1

老虎森友會:讀Annu Jalais《虎之森》

有關人類學

深深體會到放假容易收假難,大家久等了。既然是虎年,當然要讀一讀有關老虎的民族誌。繼上次印度山村的大貓之後,2022年第一本要介紹的書是Annu Jalais的Forest of Tigers。不厭精細的古樸風格,講述的卻是蘇達班島民的生之艱難。在光鮮亮麗的「老虎保留地」背後,是一部階級、種姓與宗教縱橫交錯的孟加拉灣血淚史。

1

一杯午夜咖啡:讀James Ferguson《反政治機器》

有關人類學

如果你也曾被計畫補助案的繁瑣行政程序逼到絕境,讀政治人類學家James Ferguson的成名作Anti-Politics Machine大概會深有所感。在這本考察「計畫」如何落地的民族誌裡,他犀利地批判國際發展計畫對賴索托的扭曲想像,不僅僅是讓看似「立意良善」的計畫本身失敗而已,還導致了更有害的結構性後果。

1

我現在沒有地址了:讀Jeffrey Kahn 《主權島嶼》

有關人類學

一起來認識跟海地有關的作品吧。人類學與法律學者Jeffrey Kahn在兩年前出版、獲得不少跨領域獎項的Islands of Sovereignty,對美國移民政策提出了犀利批判。逃亡者與執法者在海上的相遇,讓我們看見帝國主權的狡猾幽微,以及海地歷史的複雜辛酸。

煮一個家:讀Janet Carsten《爐灶之熱》

有關人類學

疫情時期,被迫待在家裡的時間變多,讓我們不得不重新摸索與家人們相處的方式。Janet Carsten的傑作The Heat of the Heart精準地捕捉到了家如何既溫馨、親密,卻又有令人窒息的一面。對蘭卡威島上的馬來人來說,親屬是一個漸進的過程,而秘密就藏在由女性所掌握的爐灶裡。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