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延丁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 Followers
20 Articles

讀書筆記 | 「姐釀的不是酒,都是自由。」 寇延丁說

阿嗅

高中畢業。下崗女工。單親媽媽。異見人士。這些都是權力給她貼上的標籤。跑路作家、釀酒農夫、扣子奶奶則是她給自己的名號。在宜蘭,她從新手農夫變成釀酒師傅。回到中國,她繼續耕作、釀酒、寫作。學歷限制不了她,權力制約不了她,奔六奶奶繼續反轉、繼續創造幸福。——讀寇延丁《你犯了顛覆臺灣水果釀造的罪》

10

从“有中国特色的Metoo”扯一扯“中国特色”

NGOCN

作者:寇延丁 编者:鹤苦蛙编按:因种种众所周知的不可抗力,在不断的被删文、警告之后,(寇姐与编者)一怒之下将四五篇系列文章全部浓缩在这里形成一篇。这系列文章算是对左望文章的系统回应与补充,写文的过程里亦刚好目睹踢群事件、两份语焉不详的声明的诞生,时间线拖去一个月,“刘韬事件无下文”的文章依然没有被“反转”。

自给生活 | 再不发芽就老啦(九)

NGOCN

作者:寇延丁 编者:鹤苦蛙编者按:寇姐从作家到作家儿、再到与土为友的结实农夫,读者们几乎都可以在她的文章里找到各种身份身影。而这次全文都是自给生活的干货、完完全全的手作劳动,甚至看完会想搓搓手去厨房倒腾出自家的米粒,撬开、浸泡着让自己与它一齐发芽看看!

自给生活 | 《做一个幸福的人》后记(八)

NGOCN

作者:寇延丁 编者:鹤苦蛙编者按:曾经飞来横祸,总有一些阴冷、无助与黑无明的绝望会缀在斑驳的生命色彩里。但酿酒沉心,种菜成情,寇姐的文字也因之有了天性爽朗与后生宽恕,做一个幸福的人,愿你我皆如是。作者寄语:前面几篇自给系列是相对完整的单元,但在墙内歌舞升平的语境中讲生存危机、粮食安全总是不讨喜。

Back to All

自给生活 | 创地、迎光、承水 ——之水源篇(七)

NGOCN

作者:寇延丁 公元前二世纪,是古罗马帝国鼎盛时代,气焰冲天,剑之所指,摧枯拉朽,四海臣服。但是,伊比利亚半岛的小小山城努曼西亚住着的凯尔特人,却一而再再而三击败罗马精锐军团,守住了自己的独立与自由。直到公元前134年,罗马参议院誓在必得派出了最勇猛的将军,曾经灭绝迦太基古城的小西...

自给生活 | 创地、迎光、承水 ——之阳光篇(六)

NGOCN

作者:寇延丁欢迎扫码支持扣子姐的写作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植物说,要有光,于是争夺光。万物生长靠太阳,没光死路一条。多种植物共处一处,阳光争夺战中的落败者,黯淡、枯萎、默默死去。我不要把自己的小院变成竞技场物竞天择,而是想尽办法合理利用阳光,让所有的成员在有限空间里共存共荣,永续循环。

自给生活 | 创地、迎光、承水 ——之土地篇(五)

NGOCN

作者 寇延丁 编者 鹤苦蛙编者按:在陈旧的老房及与之相依的贫土上,寇姐正一点点地开凿自己的理想世界。新的篇章正式开启——自己的食物主权,自己救。多年以前流行过一首名为“奉献”的歌,长路奉献给远方玫瑰奉献给爱情,白鸽奉献给蓝天星光奉献给长夜,雨季奉献给大地岁月奉献给季节……那么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秧苗?

自给生活 | 活得像个什么人? (四)

NGOCN

作者:寇延丁 编者:鹤苦蛙编者按:“自给生活”系列的第四篇,往后即将开启新一轮的子主题。而在正式开启之前,这里是寇姐最后想抛给大家的“乌鸦嘴”问题。如果有得选,你想活在哪里?方便起见,不要漫天漫地随便选,就在“波斯尼亚”和“瑞士”之中选一个,当然,不管您选 与不选,都还有一个无比重要的选项——伟大中国。

自给生活 | “作家儿”与作家(三)

NGOCN

作者 寇延丁 编者 鹤苦蛙编者按:寇姐一直都有个若隐若现的作家身份——现时,便躺在一些书封上,或悬于系列投稿人的生产者名单里;隐时,则倾身于田垄土瓦间,躬如工。自给生活系列的第三篇,这位作家为了做四季菜园与阳光房而请人施工,在这个过程中又跟师傅们学到一些做活路的细节,也学到了一个词:“作家儿”。

自给生活 | 劳动力的分值(二)

NGOCN

作者 寇延丁 编者 鹤苦蛙编者按:什么是“劳动力分值”?“看家子”与“干家子”又是什么?身为南方小城里的九零后编辑,在与工农业大省出身的六零后作者对话时总会有微妙的跨时空感,但灵动妙趣的文风却可以轻轻的将距离折叠——这是寇姐自给生活系列的第二篇,整部计划正悄无声息的落地生根。

2

自给生活 |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NGOCN

作者 寇延丁 编者 鹤苦蛙编者按:一去数年再归来,一回便遇上了新冠疫情,除了保持写《封城·记忆》系列日记的习惯,寇姐更不断思考着对生命的其他观照——世事蜩螗,如何“自处”成为普通百姓更愿意关心的事情。除了以看书观影等方式在精神世界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小角落外,寇姐更用实际行动为我...

1

封城·记忆(4)——置之死地而……种地

NGOCN

作者丨寇延丁 编辑丨春萤燕编者按: 4月15日,NGOCN发表了机构的注销声明。读者们在惋惜,身在其中的人同样。这几年,留给公益组织的空间越来越狭小,公民社会竟似越来越远,很多人都在问,我们能做些什么?扣子姐的思考是,“公民社会的根本最终要归结到社区和公民个体”。

封城·记忆(2)——漫长二月,储藏室里的历史学家

NGOCN

作者丨寇延丁 编者丨春萤燕 编者按: 明日,武汉就要正式解封了。但封锁、隔离,仍在世界各地继续。这段经历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NGOCN想用从一个作者的连载作品开始,记录这段日子,为未来的历史留下一点资料。顺便向大家介绍这一开篇的作者,寇延丁,人称「扣子姐」。

封城·记忆(1)——恐怖一月,“靠什么活过肺炎”

NGOCN

作者丨寇延丁 编者丨春萤燕 编者按 今天是4月1日,哥哥张国荣的忌日,愚人节。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截止16:44分数据,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总数为861,305。而再过一周,4月8日,武汉就会解封。经历这两个多月,世界早已翻天覆地,唯有每个人仍各自努力活着。

寇延丁:讓生命配得上那些苦難

NGOCN

者按:自由作家寇延丁著有《一切從改變自己開始》、《行動改變生存》和《可操作的民主》等作品,它們被稱為是「了解中國大陸公益生態的入門書」。與此同時,寇延丁還曾是國內活躍的公益人,先後建立多個公益組織。五年前運交華蓋遭受牢獄之災,現居於台灣,為宜蘭農夫、村莊釀酒師傅。

親自活著

寇延丁

天空中飛舞著很多故事,這一節不講死去活來,而是解讀封面上的那句話。人有時候會說一些意想不到的話,成為天外飛來的靈感。比如這本書的書名,以及題記兩句話。2015年春天,朋友千里萬里而來,探望劫後餘生的我。題記兩句話,出自有意無意之間。清明時節,乍暖還寒時候,我的泰山小屋梧桐更兼細雨。

拼命養生 以及拼命者的養生寶典

寇延丁

不開玩笑,我是真的有一套「拼命養生法」。本來是想放到第八章才寫的。但是故事寫到這裡,順流直下,只能提前劇透,先把那些寶貴內容放在這裡。先說我有多拼命。前面說過了,兩眼一睜,忙到天黑。不是拼一天兩天,也不是一年兩年,從我2004年去北京當北漂全心全意做公益,到我2014年被黨國活捉「顛覆國家」,整整十年。

愛情,以及與愛情有關的八卦故事

寇延丁

天空中飛舞著很多故事,這一回,不說死,也不說生,說說愛情。雖然我曾是公益媒婆,半生做媒無數,但是說到愛情嘛,只能借用那首歌詞「這就是愛,說也說不清楚,這就是愛,糊里又糊塗……」既然愛情本人不容易說清楚,那就講一點與愛情有關的八卦故事。第一個故事年代久遠,發生在幾千年之前。

自由 以及實踐自由的願望與能力

寇延丁

天空中飛舞著很多故事,這一節不講人是怎麼被害死的,換個勵志的,講人怎麼活下來。上一節從金聖嘆的死講到我的死,幾百年又痛又長,這一節簡單,只講人是怎麼活下來的。加拿大北部的因紐特人,祖祖輩輩住在傳統的冰屋子里,天寒地凍,零下幾十度嚴寒,沒有電,沒有暖氣,也沒有自來水。

生命 以及生命中的鹽與糖

寇延丁

天空中飛舞著很多故事,我喜歡那些不知死活的吃貨版本。人總是要死的,死在床上叫壽終正寢,死在刑場,那叫不得好死。恃才傲物的清初才子金聖嘆哭廟哭出殺身之禍不得好死,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刑場是他最後一宴。兒子跪在眼前,哀哀哭泣。年輕人,要知道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人生苦短須及時調侃,金聖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