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書
Lola
主理
10 人追蹤
46 篇作品
无法

物业、汤圆和手机

早起出门上班,物业在小区门口发汤圆。因为戴着口罩,本来不想麻烦,架不住明星保安的盛情,“拿一个嘛,拿起就吃了。”遂拿了一碗,五个汤圆,黑芝麻的,没有加糖,甜度正合我意。在这样温度骤降的初春早晨,一碗汤圆还是有点儿暖到了心。边走边吃,看到另外两组工作人员,男女搭配,男的端盘子,女的...

阿川

死去的“人上人”,活着的机器性 | 不客观地聊聊我所接受的教育

前几天刷B站,看见一个乡村教师的经历分享。乡镇初中里的学生早熟,不服管教,会用言语调戏年轻的女老师,有些人在教学楼的顶层亲嘴。有一次,一个学生问老师,你为什么要来我们这教书呀?另一个孩子阴阳怪气地接话道:“为了让我们走出这个山沟沟呗”,随即全班哄堂大笑。

无法

清晨五点|成都系列

你见过半夜一点的成都吗?当然见过,只不过不是因为加班,而是饮酒做乐之后,醉熏熏的回家。我还在半夜一两点,睡在小区门口的花台上,或者抱着马桶吐。有一次,打车回家,朋友发消息问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没了。

Lola

一条路 | 我们走在这条路上,相依为命

天气真冷啊,就在平整宽阔的街道两旁,矮灌木纤细的枝桠上挂满了亮晶晶的露珠,在傍晚的天色中闪着寒光。出门前给K发了一张图片,冻雨过后从植物上揭下来的一片“水晶树叶”。虽然是冰块,但轻轻盈盈一小片,接近鬼斧神工。

无法

他们为什么爱看《山海情》?

多年以后,我还会经常告诉朋友,我如何读大学以前都没洗过澡,以及我如何在开学第一天排队体检的时候偶然从胳膊上搓出泥来于是幡然醒悟跑回宿舍一顿狂刷的往事。对我而言,这是活生生的往事,但于多数听者,这是个很值得将信将疑的故事。

阿川

读《夏天、烟火、我的尸体》:让尸体讲故事给你听吧

若是在大陆的书店逛推理小说区,你见到最多的名字一定是东野圭吾。厚厚的《白夜行》高高垒起,间杂着《秘密》、《嫌疑人x的献身》以及东野的近期新书,巨大的腰封推荐语五颜六色一大片,多扫视几轮,保管你连“东野”两个字都不会写了。此外,至多再有几部岛田庄司、松本清张这些日本推理作家从书堆中...

阿川

马特市民写城市 | 夏天的风何时再来

最近在和@Lola 玩命题写作游戏,这次的题目是“夏天的风”,因为我们都好想夏天回来,冬天实在太难忍受了。同时,这篇也是响应@映昕和@无法 的城市记录主题文,对我的家乡小城做了一个记录,@魔鬼小編 也是这个主题的发起人,虽然他好像不愿意 无法 以外的人参加,不过我还是贸然加入了,希望不要生气哈哈。

Lola

在马特市遇到爱 | 我现在爱上了恋爱!

我是在一个很接近春天的午后回想起全部故事的。天气好热好热,我的身体也像是装满了春天,软绵绵的。我翻遍了认识他之后的社交媒体动态。5月26日,他在送书;5月21日,我摘抄了一篇又一篇的桑塔格和纪德,正打算写《无人知晓》的同人文。我说,in his cups,酩酊大醉,这不就是爱情吗,酩酊大醉。

Lola

抑郁症患者痛恨春天,无法平衡内心与外部世界

如果不是想要停下来写作这个意念驱动着,我想我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阻断那种上瘾般的连接。我用力地挥霍着时间,一刻不停地使用它、浪费它,我暗暗警告自己最好不要停下来。今天回了一封信,但也没有中断那种疲惫的上瘾感,我还是浸泡在一团又黑又粘稠的东西里,在一个又一个的故事里穿梭,我很累,可是我真的停不下来。

阿川

藏族餐厅的男人们

前几天和@Lola 一起去吃了顿藏餐,相约各自写一篇“藏族餐厅的男人们“,用这个大背景,加入了一些虚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对比着看看(文末有关联作品),同一个主题我觉得区别还挺大的哈哈。灌了一口棕黄色的咸奶茶,像洗衣粉加上盐巴的混合体,咸中带着涩,我出于礼貌没往桌上吐,硬生生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