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概览》
ConanXin
主理
2 人追蹤
18 篇作品

传记 Whole Earth:回顾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的行星影响(Planetary Impact)

ConanXin

约翰·马科夫 (John Markoff)是普利策奖得主,自1977年以来一直报道硅谷,他在1980年代初就认识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他在最近出版的《全球概览:斯图尔特·布兰德的许多人生》(Whole Earth: the Many Lives of S...

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谈开始和保持好奇心

ConanXin

原文:Stewart Brand on Starting Things and Staying CuriousStewart Brand on Starting Things and Staying Curious从迷幻药到网络文化,从嬉皮士社区到商业初创公司,从《全球概览》(W...

1

SXSW 2021访谈:大卫·阿尔瓦拉多(David Alvarado)和杰森·苏斯伯格(Jason Sussberg)在"We Are as Gods"中与真正的先驱者一起寻找新的领域

ConanXin

这部关于斯图尔特 · 布兰德(Stewart Brand)生平及其遗产的纪录片目前正在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在线电影节上首映。其片名《We Are As Gods》来自于斯图尔特 · 布兰德(Stewart Brand)最著名的作品《全球概览》(Whol...

1

Wiki:《全球概览》(Whole Earth Catalog)

ConanXin

《全球概览》(Whole Earth Catalog)是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在1968年至1972年期间每年出版几次的美国反主流文化杂志和产品目录,此后偶尔出版,直至1998年。该杂志以散文和文章为主,但主要关注产品评论。

返回全部

不作恶:弗雷德·特纳(Fred Turner)谈乌托邦、前沿和Brogrammers

ConanXin

弗雷德·特纳是研究硅谷的权威之一。作为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和前记者,他撰写了大量关于科技政治和文化的文章。我们和他坐下来讨论了硅谷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以及当科技行业表示想要拯救世界时,这意味着什么。“不作恶”(Don’t be evil)让我们从“技术向善”这一观点开始。

1

弗雷德·特纳(Fred Turner):硅谷认为政治不存在

ConanXin

弗雷德·特纳(Fred Turner)被广泛认为是研究反主流文化对科技产业诞生影响的最重要的知识分子和专家之一。他是斯坦福大学传播系的教授和系主任。他撰写了三本书:《民主环境: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到迷幻的六十年代的多媒体和美国自由主义》(The Democratic Surround...

GOOD:与《全球概览》创始人斯图尔特·布兰德的对话

ConanXin

1966年,斯图尔特·布兰德开始销售一个带有简单问题的纽扣:“为什么我们还没有看到一张‘全球’的照片?”(Why haven’t we seen a photograph of the Whole Earth yet?)这位活动家兼作家以25美分一枚的价格将这些纽扣分发到全国各地,然后寄给国会议员、科学家和政府官员。

从圆盘到球体:占据全球(From Disc to Sphere)

ConanXin

编译自:From Disc to Sphere: Taking on the whole earth“地球升起”(Earthrise),1968年12月12日由阿波罗8号拍摄。1969年10月,在对即将引爆的人口炸弹的非理性恐惧达到高潮时,大约100名嬉皮士聚集在旧金山湾区,上演...

巴克敏斯特·富勒在1962年预言了在线教育,加入了TED、Netflix和Pandora的元素

ConanXin

编译自:Buckminster Fuller Presages Online Education, with a Touch of TED, Netflix, and Pandora, in 1962 1962年,巴克敏斯特·富勒(Buckminster Fuller,1895年...

巴克敏斯特·富勒关于变革和成长的绝妙比喻

ConanXin

编译自:Buckminster Fuller’s Brilliant Metaphor for the Greatest Key to Transformation and Growth “你自己做的事,只是你自己做的小事,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全球”的一部分:《最后的全球概览》(The Last Whole Earth Catalog)的起源探究

ConanXin

编译自:Parts of a Whole Earth: An exploration of the origins of The Last Whole Earth Catalog 我的父母搬了17次家,所以这些年来他们扔掉了很多东西。没被扔掉的东西中有一个是我爸爸史蒂夫最近从地窖...

嬉皮士现代主义:为乌托邦而奋斗

ConanXin

编译自:Hippie Modernism: The Struggle for Utopia “嬉皮现代主义:为乌托邦而奋斗”审视了艺术、建筑和设计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初反主流文化的交叉。今年早些时候,该展览在明尼阿波利斯市沃克艺术中心(Walker Art Center)...

巴克敏斯特·富勒:反主流文化的技术专家

ConanXin

编译自:《New Views on R. Buckminster Fuller》上的一篇文章——“Buckminster Fuller: A Technocrat for the Counterculture”,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弗雷德·特纳,写过《数字乌托邦》一书。

斯图尔特·布兰德的奇异之旅:从全球概览到核能

ConanXin

编译自2009年,Yale E360上一篇采访斯图尔特·布兰德的文章:Stewart Brand’s Strange Trip: Whole Earth to Nuclear Power 当《全球概览》的创始人拥抱核能、转基因农产品和冷却地球的地球工程计划时,你知道环境运动已经发生了变化。

远见卓识者——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

ConanXin

编译自《理性》(reason)杂志(网站)在2010年采访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的一篇文章——The Visionary (Whole Earth Catalog founder Stewart Brand on the future, the envir...

斯图尔特·布兰德《全球概览》的复杂遗产

ConanXin

编译自:2018年11月16日《纽约客》上的一篇文章——The Complicated Legacy of Stewart Brand’s “Whole Earth Catalog”1968年秋天,位于加州门洛帕克的非营利教育机构波尔图拉研究所(Portola Institute...

“全球”最后的十二个小时

ConanXin

编译自1971年《滚石》杂志上的一篇文章:“The Last Twelve Hours of the Whole Earth”“全球”的死亡是一场“守丧”,就像任何好的“守丧”一样,它持续到清晨,1500人在为死者的遗产讨价还价。这份两万美元的财产是由《全球概览》的创始人斯图尔特...

上都(Xanadu)、网络文化及其他

ConanXin

编译自:《Tools for Thought》(作者是霍华德·莱茵戈德[Howard Rheingold],编辑过《全球概览》)这本书的一章“Xanadu, Network Culture, and Beyond”“计算机是个坏名字。也可以称之为Oogabooga 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