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1 篇作品累積創作 453516 
辛海林

科学界的“海盗”女王——亚历山德拉·埃尔巴金(Alexandra Elbakyan)

在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Higher School of Economics)狭小的宿舍里,四名学生和一只猫住在一起,里面有一台装有13个硬盘的服务器。这个服务器托管着Sci-Hub,这是一个拥有6400多万篇学术论文的网站,向全世界的任何人免费开放。

辛海林

幻影公众(Phantom Public)

副标题:我们是否已经失去了激励早期互联网的深刻的民主愿景?1964年,加拿大哲学家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宣称“媒介就是信息”(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

5
辛海林

约瑟夫·利克莱德(J. C. R. Licklider)对“信息处理技术办公室”(IPTO)的愿景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简称ARPA)的“信息处理技术办公室”(Information Processing Techniques Office,简称IPTO)成立于1962年,是为了实现灵活的军事指挥和控制系统。

10
辛海林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进步科学”(Science of Progress)

副标题:人类需要更好地知道如何变得更好。这是软件基础设施公司Stripe的联合创始人帕特里克•科利森(Patrick Collison)和乔治梅森大学(George Mason University)的经济学家泰勒•考恩...

18
辛海林

Stripe不为人知的故事(连线杂志)

副标题:帕特里克(Patrick)和约翰·科里昂(John Collision)使在线支付民主化,并在此过程中重塑了数字经济在一个炎热的夏日,在开罗一座离尼罗河只有一步之遥的花园中,29岁的穆斯塔法·阿明(Mostafa Amin)正在谈论面包。

辛海林

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现年81岁,他不想用呼吸机

布兰德是一位传奇的作家和思想家,他是《全球概览》的创始人,也是Long Now基金会的联合创始人。他已经81岁了,他在推特上开启了在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期间无法回避的话题:什么时候该对治疗说不?这个关于生命终结的问题并不是新冠肺炎引起的。

6
辛海林

控制论之父今天会如何看待人工智能?

回顾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1950年出版的开创性著作《人有人的用处》(The Human Use of Human being)。《人有人的用处》,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在1950年出版了影响深远的著作《控制论:或关于在动物和机器中控制...

4
辛海林

关于设计思维(On Design Thinking)

盖恩斯维尔(Gainesville)是佛罗里达州中北部的一座中型城市。它属于亚热带气候,城市很美:街道两旁种满了黑栎、香枫等,建筑上爬满了西班牙苔藓。这个城市也很穷。该市13.4万居民中,近34%生活在联邦贫困线以下——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57%的人难以满足基本需求。

15
辛海林

论社会主义控制论、加速主义(Accelerationist)梦想和堤昆(Tiqqun)噩梦

尼基塔·赫鲁晓夫怀疑计算机是否有助于推动历史走向共产主义。尽管如此,他还是愿意试一试,定制了一台超级计算机,为苏联社会主义提供经济支持。最有才华和训练有素的苏联工程师安装了计算机,完成后请他直接测试机器。

辛海林

拉里·特斯勒(Larry Tesler):非模态文本编辑和剪切/复制-粘贴的个人历史

RIP: “剪切/复制-粘贴”功能发明人拉里·特斯勒(Larry Tesler)于2020年2月17日去世,终年74岁。我做了50多年的计算机程序员。从一开始,我就被那些不好用的软件所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