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海林@conanxin
144追蹤者12追蹤中
創作了 64 篇作品累積創作 405932 
辛海林

关于设计思维(On Design Thinking)

盖恩斯维尔(Gainesville)是佛罗里达州中北部的一座中型城市。它属于亚热带气候,城市很美:街道两旁种满了黑栎、香枫等,建筑上爬满了西班牙苔藓。这个城市也很穷。该市13.4万居民中,近34%生活在联邦贫困线以下——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两倍多——57%的人难以满足基本需求。

14
辛海林

论社会主义控制论、加速主义(Accelerationist)梦想和堤昆(Tiqqun)噩梦

尼基塔·赫鲁晓夫怀疑计算机是否有助于推动历史走向共产主义。尽管如此,他还是愿意试一试,定制了一台超级计算机,为苏联社会主义提供经济支持。最有才华和训练有素的苏联工程师安装了计算机,完成后请他直接测试机器。

辛海林

拉里·特斯勒(Larry Tesler):非模态文本编辑和剪切/复制-粘贴的个人历史

RIP: “剪切/复制-粘贴”功能发明人拉里·特斯勒(Larry Tesler)于2020年2月17日去世,终年74岁。我做了50多年的计算机程序员。从一开始,我就被那些不好用的软件所困扰。

辛海林

未完成的互联网的副作用

让我们做一个思维实验。回到过去,找一个1990年的人。告诉他现代互联网的一切——即时消息、电子邮件、博客、Amazon、维基百科。每个人口袋里都有一部智能手机。每个人都可以和任何人交谈,查阅任何东西。然后问问他们,他们期望这样的技术如何影响社会。

辛海林

魅力机器:“一童一电脑”(OLPC)的生、死和遗产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信息学院助理副教授摩根·格·艾姆斯(Morgan G. Ames)在她的新书《魅力机器:“一童一电脑”的生、死和遗产》(The Charisma Machine: A Deep Dive into One Laptop per Child)中探讨了“一童一电脑”(OLPC)项目的兴衰。

6
辛海林

《梦想机器》:约瑟夫·利克莱德(J. C. R. Licklider)

很久之前,我还记得在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的时候,我把一堆堆“请勿折叠、装订或毁损”之类的穿孔卡片带到一间装有空调的地下室里。我把带橡皮条的穿孔卡片放在一个小房间里,这张卡片是为一台大型计算机执行而精心编写的程序,第二天拿回一份长长的打印件。

辛海林

用户界面:个人视角(艾伦·凯)

20世纪60年代末,当艾伦·凯(Alan Kay)还在犹他大学读研究生时,他和伊凡·苏泽兰(Ivan Sutherland)一起学习,这位开拓性的科学家开创了交互式计算机图形学的领域。1968年,他参加了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Douglas Engelbart)关于在线系统(oN...

辛海林

Dynamicland的社区学习

我认为计算的未来必须迎来公平的未来。作为一个非白人非男性视角一直被低估的人,我的目标是让那些没有被主流文化所代表的人成为创造新媒介的一部分。这个目标与我的经历非常相关,但它也与Dynamicland的任务重叠,Dynam...

辛海林

控制论如何将计算、反主流文化和设计联系起来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十年开始,并在战争中加速发展,科学家们设计了越来越复杂的机械和电子系统,它们的运作就好像它们有一个目的一样。这项工作与其他关于动物认知的工作以及早期关于计算的工作相交叉。出现了一种看待系统的新方法——不仅仅是机械和电气系统,还有生物和社会系统:系统及其与环境关系的统一理论。

辛海林

保罗·欧特雷(Paul Otlet):在电脑出现之前设想互联网的人

保罗·欧特雷(Paul Otlet)有几种方式可以讲述“互联网的故事”。军事基础设施变成学术工具,环境变得宽松。《全球概览》(Whole Earth Catalog),让车库里的人“获得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