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
xunger
主理
0 人追蹤
5 篇作品

表演工作坊—2020這一夜誰來說相聲

風翔萬里

表演工作坊—2020這一夜誰來說相聲前言2020年初就聽聞表演工作坊的經典相聲劇《這一夜,誰來說相聲?》,睽違30年首次要在台北再次演出,消息一發,當時引起了很多政治時局、劇場演出、傳統曲藝的各界話題討論。雖然因為疫情的影響從六月延後至九月演出,但最後還是順利登場了。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作为舔狗的相声6 钟摆理论

xunger

行文至此,这一早有腹稿但又无比拖延的系列似乎到了一个转折点,通过几篇文字的梳理,笔者讨论了原本市井中的相声在中共建政后被国家收编,艺人们从下九流成为人民艺术家,成为国家宣传机器的一部分——红色轻骑兵,而因此表演内容也需要随着职能而转变,相声主动迎合形势选择了改造,但是这没能让很多...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作为舔狗的相声 4 时代的产物

xunger

Ps:本来周末写完发出的,但经提醒发现少了一部分,系统bug,又被bug附体了。周末更一篇活动文,影响我的一本书《我的凉山兄弟》 上回书中我们回顾到了在世纪之交在相声陷入绝境之际,以郭德纲为代表的相声艺人选择了回归剧场,回归市场,回归普通观众的审美与情趣。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作为舔狗的相声(3)草根郭德纲的中国梦

xunger

在笔者的上一篇文章中,我们回顾了相声在世纪之交进入黑暗期的历史,既不能取悦庙堂成为宣传机器,也不能再民间获得立足之地的相声处于自清末产生以来的一次巨大的生存危机中。对外,晚会之中,相声干不过小品,市场之中,相声不再是人民的精神食粮,流行音乐的冲击使得相声演员哪怕没有大褂也要有吉他...

在江湖与庙堂之间——作为舔狗的相声:郭德纲和他的草根时代

xunger

在之前一篇没什么人看的文章中,笔者回顾了相声自出现到八十年代相声在改革开放后恢复期的发展历程。其间源于社会的相声,在变革的时代中为了生存而主动也是必然的卷入了国家的政治议程中。为了新时代而将传统相声改造为新相声,在文革中建构了歌颂型的文革相声,从反应大众民情的民间艺术变成国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