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翔萬里

住在海港山城,患有文化、歷史和藝術上癮的單身大齡女子,分享生活體驗與個人觀點

表演工作坊—2020這一夜誰來說相聲

表演工作坊—2020這一夜誰來說相聲

前言

2020年初就聽聞表演工作坊的經典相聲劇《這一夜,誰來說相聲?》,睽違30年首次要在台北再次演出,消息一發,當時引起了很多政治時局、劇場演出、傳統曲藝的各界話題討論。雖然因為疫情的影響從六月延後至九月演出,但最後還是順利登場了。

關於《這一夜,誰來說相聲?》

表演工作坊80年代的「相聲劇」是劃時代的創舉,大膽融合傳統相聲藝術與正在萌芽的臺灣新劇場,成為一種全新劇種。表坊從1985年創團作《那一夜,我們說相聲》開始,精彩絕倫、一票難求的現場演出錄音發行後,甚至成為白金唱片(也讓李國修+李立群成為許多人心目中不可抹滅的傳奇組合),巧妙結合精緻藝術與大眾文化,並且深深融入80年代臺灣文化意識。

《這一夜,誰來說相聲?》1989年首演,是表坊相聲系列第二炮。在1985年《那一夜》席捲臺灣後,各界期望特別高,甚至擔心新作品達不到第一部《那一夜》的精彩、巧妙、幽默與深度。結果1989年9月30日在南海劇場藝術館首演的《這一夜》讚譽甚至超過《那一夜》,當年全台巡演完畢後發行有聲錄音帶甚至拿到四白金,更遠赴新加坡、紐約、洛杉磯、舊金山、香港演出,獲得空前迴響。

1986李國修、李立群受皇冠出版社邀約演講談集體創作,現場播放《那一夜》排練工作影像

李國修、李立群、金士傑後來陸續離開表坊,李國修成立屏風表演班,李立群、金士傑加入果陀劇團,賴聲川的表坊雖持續創作相聲劇系列,但經典組合的演繹和風潮難以再次重現。《那一夜》原檔影像2001年在納莉風災毀損,2013年李國修病逝後,雙李組合已成絕響。

刻劃時代的記憶

大雲時堂專訪賴聲川
賴聲川說:「到現在還是有人會走到我面前,背上一段劇中經典段子。」

《這一夜》和《那一夜》是表坊最獲好評的兩部經典相聲劇。許多相聲愛好者、小朋友當年都是一聽再聽,把每個段子和笑點聽到滾瓜爛熟、倒背如流,直到錄音帶壞掉無法修復才罷休。

1989年推出的「這一夜,誰來說相聲?」透過兩個台海兩岸不同文化背景的角色,在舞台上合說一夜的相聲,主題探討當時兩岸的接觸與溝通,風靡一時。(當時台灣人就已經真!的!很!關!心!政!治!

1989年正是台灣值經濟起飛、政治解嚴、兩岸交流初期,各種議題的社會運動、抗爭、示威活動頻繁,在文化藝術領域也有很多實驗性衝撞作品,可以說是台灣本土原生力量蓬勃生長的年代。庶民娛樂興起與高端享受結合,當時最流行的是去西餐廳吃牛排欣賞現場表演,民歌餐廳、西餐廳、夜總會、歌廳秀等,蔚然成風。

為了2020年的重製,賴聲川表示考慮很久,最後2020年版的劇本仍維持在1989年時代原樣,儘量不作改動,舞台布景也重現當年西餐廳盛世風華,在舞台重現西餐廳夜總會秀的感覺,讓觀眾也能感受到這三十年來的時代變遷。

《這一夜,誰來說相聲》劇情介紹

《這一夜》帶大家重返80年代台北華都西餐廳,兩位夜總會的主持人嚴歸與鄭傳,準備介紹今晚的特別嘉賓,遠從北京來的相聲大師—常年樂老先生。不料嘉賓「又」缺席了,未見相聲大師的蹤影,卻來了他的徒弟—白壇。為了使節目進行下去,嚴歸與白壇,一個臺灣的秀場主持人、一個大陸的相聲演員,只能硬著頭皮聯袂登台演出……

1989《這一夜,誰來說相聲》

段子:

  1. 序曲:華都西餐廳
  2. 離航──從一九四九年的「分離」開始談起
  3. 難民之旅──兩岸分隔之後的各自「落地生根」
  4. 語言的藝術──兩岸各自陳述那表面不同、本質不變的成長經驗
  5. 四郎探親──分隔四十年後,台灣老兵首度踏上大陸的「重回故里」
  6. 大同之家──試著模擬兩岸在「談判桌」上「秤斤論兩」的找尋和平統一的可能性
  7. 盜墓記──兩岸攜手合作,重新挖掘﹝找尋﹞屬於中國人的集體潛意識(2020再製版未演出)

個人觀賞心得

您聽的不僅是段子,亦是歲月。

2020年《這一夜》的嚴歸和鄭傳分別由朱德剛與李辰翔飾演,白壇則由樊光耀擔綱,朱的渾然喜感和樊一口正經範兒的京片子,也算是台灣劇場界的一時之選,李辰翔也曾金鐘劇男配角,算是頗具實力的演員。《這一夜》雖然是三十年前的段子,物換星移、人事已非,但整體大環境的政治時局似乎未曾有過太大變化,段子內容是歷久彌新,有很多段子放到今日時空來看似乎都還很切合現實。(這到底是該哭或該笑呢?)

小時候聽聞過《這一夜》和《那一夜》的赫赫威名,但未曾聽過經典演出,前幾年才在Youtube上看完熱心網友上傳的影片和錄音檔,但現在台灣年輕人比較常接觸也容易接受的相聲,大概就是馮翊綱與宋少卿的「相聲瓦舍」(又是個超愛開政治時事玩笑的團體),其他就是「台北曲藝團」等傳統曲藝團體了。

舞臺上設置特別座席,可惜未能供餐

台北場舞臺上也有設置座位,並安排劇場界相關人士擔任舞台上特別座的觀眾,但由於兩廳院場內禁食,所以未能在現場真的讓觀眾能有吃著鐵板嗞嗞作響的牛排、看現場表演的特殊享受。(但在台南、高雄場就得以實現這個臨場體驗,真羨慕!)

1990年代的政治正確,就是兩岸一家親、兩岸都是中國人。當時整個社會意識、文化創作總是有著大中華主義,並自詡中華民國才是中華正統,教育和意識形態主流是中國文化優先、貶抑台灣本土內容,認為說本土語、地方鄉土文化是不入流、不上枱面、不被主流認同的。(這也造成巨大的台灣本土文化斷層)想不到才30年光景,本土意識抬頭成為顯學,中華文化雖稱不上式微,但也不再得以佔據絕大多數的篇幅和版面了。

我自己去看《這一夜》就是一心存著來參加表坊30年背書大會的心情來朝聖一番(笑),當晚國家戲劇院應該至少坐滿九成以上,此外現場還有許多家長帶著青少年或小朋友出席欣賞演出,我真的有點納悶其中許多時代背景梗,千禧年後才出生的孩子們可以理解嗎?會不會聽不懂或覺得無聊呢?(我自己是覺得有些梗已經變成冷笑話了)

30年前、30年後的觀眾們在《這一夜》回首過去,對照如今,大中華主義的主旋律放在2020年的台灣似乎有些不合時宜,像是穿著過時、不合身型的西裝一樣,有些可笑。那麼我們不妨問問自己,這些年來歷史改變了嗎?人心變了嗎?時代巨輪前進了嗎?以前理所當然的事為什麼現在卻變得荒謬了呢?我們改變了什麼?不變的又是什麼呢?

今晚(10/26)看到表坊宣布《這一夜,誰來說相聲?》台北加演場,將重回台灣劇場搖籃『南海劇場』的『國立臺灣藝術教育館』演出,此一地點存在著獨特歷史意義,是可以重新回味35年前相聲劇帶來的震撼與情感,賦予表坊相聲劇豐沛生命力的原點所在。如果你還未能親炙《這一夜》的現場演出,或許可以回到台灣相聲劇誕生的地方去聽一場,感受一下台灣相聲劇的傳奇魔力與魅力。

註:相聲劇介紹及劇情簡介部份節錄自表坊網頁及維基百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台北曲藝團<梅竹相聲˙笑很大>

戲劇基礎班 | 三個女人一台戲——評2005版《這一夜,woman說相聲》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