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风计划
鹿馬
主理
9 人追蹤
14 篇作品

眯眯眼变辱华,告密者变“吹哨人”——极端民族主义下扭曲的国民性

鹿馬

眯眯眼“辱华”成为话题的背后是现代版告密文化的盛行;而现代版告密文化盛行的背后,是国民性从本就不堪的流氓文化和奴隶文化开始进一步堕落。

立志拱大城市白菜的「土猪」不知尊严为何物

鹿馬

拱了城里的大白菜就有尊严了?土猪自以为拱到了白菜,但是其实拱的是韭菜,嘘!后面还有镰刀等着宰杀和收割他们嘞!

中国社会科学离科学还有多远?他们用行动回应:中国不需要社会科学

鹿馬

看到那位叫方然的港大博士生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罪名带走,我想对我国那些真正的社会科学工作者说,你们以为自己在提出问题解决问题,而他们或许认为是你们在制造问题,或者对他们来说,你们本身就是问题。

【墙外的书】关于新疆那些棉花以外的事——《躁动的新疆 不安的维吾尔》

鹿馬

就好像一位被控强奸的犯罪嫌疑人为自己辩护:你们指控我强奸?你们是罔顾事实!我做爱从来都是戴套的!——这种辩解的荒谬性一如近来的新疆棉花事件的闹剧。

1
返回全部

潜伏在Clubhouse两岸交流房的一日见闻录

鹿馬

听说最近clubhouse这个app很火,于是我也凑了个热闹,在两岸交流类的房间里面待了一阵。我承认,利用这个软件展开不设限的讨论,这件事本是很好的。那么,接下来我尽量收起我因为害怕被误解被喷而力图表现“理中客”的本能,根据我的直观感受写一下对这短短一天的潜伏经历的感想。

2

在国家的视角下不正确地贫穷致死

鹿馬

最近B站UP主(相当于YouTuber)墨茶去世的事情,在国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一个只有几百粉丝的博主的死之所以引起了那么大的反响,很大程度上在于这位博主的死因和他所在的地区——一个在中国最为贫穷地区之一的大凉山生活的高中生UP主,因为贫穷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糖尿病(疑似营养不均衡,...

1

凭什么怀疑极权政府?——后真相时代更需要常识

鹿馬

近期中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根据4月份对34000多人的血清调查,武汉地区居民中有4.43%是抗体携带者。如果该研究抽样可靠的话,按照武汉市总人口计算,这意味着约有48万人被感染,几乎是官方通报的5万人的十倍。一个报告,三种解读——算不算这道小学算术题很重要?

1

民间悼念李文亮是吃“人血馒头”?——语言的滥用导致思维的混乱。

鹿馬

《1984》中的新语稍微修改,重发。这个“病”,远比不明白是不是吃人血馒头严重的多,普遍的多。先就事论事。对于一个不知道什么叫“人血馒头”的人,看到这个题目时的正常的反应应该是问:什么叫人血馒头?但是,说怀念李文亮就是吃人血馒头的人,可能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人血馒头”原本的意思是什么。

新时代的一头偶像与一群阿Q

鹿馬

川普感染新冠,这消息一出,墙内互联网一片欢腾。有调侃的,有欢呼的,有说”国庆献礼“的,有说”自作自受“的。一时间,大家终于找到了一个出气口,发扬我们的优良传统——”吃瓜“。仿佛川普感染了,他们的生活就变得充满希望,心情变得分外舒畅,心中的“红领巾”也变得更加鲜艳了,如果不是城区禁止放炮,估计会有好事者拉着挂鞭奔走相告。

当电车难题的说辞充斥社会,“亡天下”也就不远了

鹿馬

前不久因为新疆本土疫情的复发,疫情中新疆政府”一刀切“防疫政策中的侵犯公民基本人权的种种乱象,也终于轮到让新疆汉人来感受一下新疆治理模式带来的恶果了。这件事引起了网上新疆网友的强烈不满和愤怒,终于逼得新疆官员不得不假模假式地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公开,用于”解决群众实际困难“。

1

【墙外的书】《低端人口:中國,是地下這幫鼠族撐起來的》——我可能是他们中的一员

鹿馬

如题,应gai @wuwu4776 的文章《求薦 翻牆出來看什麼書?(活動提案)》推荐一本外文书的繁体中文译本。看这本书的名字也知道这个这本书是不可能在中国大陆出版的,我买的是台湾的繁体中文版。作者法国人 Patrick Saint-Paul,是费加罗报的驻北京记者。

【讓愛發電】「等风计划」——从现实出发的读书笔记写作计划

鹿馬

我是一个怎样的创作者?我是一个普通的中国大陆人,现居日本。人生中第一次发文章就是在matters,本人既不是文字工作者,甚至连业余的都算不上(除了写论文和报告,离在matters上写作之前最近的一次写作就是高考)。与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一样,我也正在用写作克服“自我表达不自由”的顽疾。

15

每天一斤奶,侮辱中国人——公共事件舆论中的中国社会思潮

鹿馬

前一阵一篇名为《深扒蒙牛伊利6大罪状,媒体不敢说,那就我来说》的文章。毫不意外,文章作者王小七被警察带走了(名义上貌似是因为其他案件)。仔细读文章可以发现,作者并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猛料,也不是伊利和蒙牛突然出了什么食品安全问题,文章仅仅是指出了蒙牛和伊利这两个中国乳制品龙头老大...

7月1日——香港人在街头抗争,他们却在为党庆生

鹿馬

就在这个一国两制正式沦为形式的时刻,要我开始我的让爱发电写作计划,这是我的第一篇文章。在香港国安法正式实施的第一天,墙外因这个荒诞无比的法条哗然的同时,7月1日——对于中国大陆的大部分人来说这一天与香港无关——这一天是党的生日。我惊讶于有那么多人会真的把党的生日当成一个纪念日一样,在朋友圈表达爱党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