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馬

希望能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环境下畅所欲言,且保证一定的讨论质量。尽量不仅仅做就事论事的争论,努力走从现象到概念的思考路径。

立志拱大城市白菜的「土猪」不知尊严为何物

發布於
拱了城里的大白菜就有尊严了?土猪自以为拱到了白菜,但是其实拱的是韭菜,嘘!后面还有镰刀等着宰杀和收割他们嘞!

六月,又是是一年一度的高考。就在高考前后,衡水中学的张同学的演讲视频火了。由于这里还是有很多中国大陆以外的朋友,所以还是容我简单介绍一下背景。

衡水中学是中国河北省衡水市的一所高中,因为其极其严苛的管理制度和优异的高考成绩,被许多学校争相模仿,他的这套教育模式也被称为“衡水模式”。它有名到什么地步呢?几乎一说到应试教育和”高考工厂“这些词,大家就会联想到这所学校,可以说,他是中国大部分高中的榜样,也是中国应试教育的极致。而这名张同学,就是这所学校的一名学霸。

图片来自网络 其实很多高中都在模仿这种模式

他的演讲内容主要是说他和家境优越的学生之间的资源差距和眼界差距,拼死拼活地学习为的是用仅有的阶级晋升的机会(高考)”改命“(改变命运),进而反驳大家对衡水中学这样的教育模式的非议,反驳所谓”高考机器“的刻板印象。然而,其中他那句:“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既然张同学将自己比喻为土猪,那么接下来我也会化用这个词,对其本人没有贬低的意思。

赞同他的人说他这句话只是玩笑话或即兴发挥,并没有恶意,并认同他的主要观点;反对他的说他价值观有问题,小小年纪苦大仇深。总的来说,我个人曾经作为一个同样来自于非特权地区的考生,我非常理解他为何会有这样的情绪,非常理解这种不公平的现状给这些地区的考生带来的困境我也很理解家庭背景的不同所产生的见识和资源的鸿沟。甚至我还不如这位张同学幸运——对于我这个当时上了不入流的高中,连接受衡水中学”摧残“的机会都没有的人来说,有什么资格对应试教育中金字塔尖儿上的学校和学生指指点点呢?但是,不论张同学声称要拱的城里的白菜具体指是城里的什么东西,也恕我难以苟同这种”土猪拱白菜“的心态。接下来,我就借题发挥,说说我的所思所想,联想到内容可能不限于这件事本身,也不仅仅针对张同学这样的学生。

错把自豪当自尊

我认为,并不是张同学这句话表达方式有问题那么简单,这样的论述表露出了许许多多和他持相似心态的人们其思想观念中的重大缺陷。我姑且把这种自认为处于底层,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向上层发起进攻,对他们认为的上层(而不是不公正的社会制度)抱有怨气和戾气的心态称为“土猪心态”

最近在读的一本书给了我一些启发,书的名字叫《通往尊严的公共生活》,作者徐贲。这本书主要的命题是讨论民族国家内部社会正义和国际社会正义。在关于社会正义和公民尊严的部分,这本书大量引用了马格利特的《正派社会》一书中的观点,探讨和解读了“正派社会”这一概念,而正派社会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人们不互相羞辱和伤害,社会也不对个体进行羞辱和伤害,社会成员活得有尊严。

当我读到书中关于公民自尊和尊严的论述时,我突然意识到土猪心态所流露出来的,正是他们缺乏对基本尊严的理解。我在他们的话语中也许可以感受到十足的志气,却感受不到半点自尊。他们认为只有压人一头甚至践踏他人的尊严才能算得上有尊严——自己的尊严来自于高人一等而不是人格平等,也就是说他们错把自豪当成了自尊。自尊和自豪有什么区别呢?书中是这么说的:

“自尊”(self-respect)和“自豪”(self-esteem)是不同的。“自尊”构成人平等相待的基础, 而“自豪”则是一种将人优劣分等的结果”。 任何一个平凡的人都可以有自尊,但只有那些自以为比别人强的人才会有自豪。

我认为,在当今中国社会,自豪仿佛唾手可得(实际上也并非如此),而作为人和人平等相待之基础的自尊却很少被感知。公众号微博抖音里的大国崛起,给韭菜们带来集体的意淫般的自豪;韭菜们争先恐后地压人一头,给自己带来社会地位上的自豪。然而唯独自尊,在他们自己的词典无法找到,更无法在公共生活上反映。虽然他们其中很多人觉得自己非常有尊严,甚至无比自豪,但其实他们对自尊根本就没有正确的认识,甚至完全没有平等相待的概念。

土猪心态与躺平主义,一体两面

前几年很多台湾媒体非常多报道大陆年轻人所谓的”狼性“,还常常用来与台湾年轻人对比。从像张同学这样想去大城市里拱白菜的所谓土猪身上,确实还能看出所谓了”狼性“,然而在如今已经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中泛起的”躺平主义“思潮,仿佛与前几年中国大陆的”狼性“标签大相径庭。所谓躺平主义,实际上就是放弃加入内卷化的恶性竞争,降低欲望维持最低生活标准的一种消极抵抗的态度。

土猪心态与躺平主义,为什么会产生这两种看起来截然相反的态度呢?首先,我认为这两者产生的原因有其共性——他们面对的是一个不正派的社会:在个人层面,你谈人和人要有最基本的人格平等,会被认为是天真,甚至会被嘲笑,更甚者会骂你虚伪;在公共生活层面,民众没有要求变革的权利,甚至连自由表达的权利都没有,那公共生活的基本尊严又从何而来呢?既然参与竞争会被无视自尊地无情碾压,自己又没有能力或没有动机去碾压别人,又没有任何通过公共生活改变社会现状的可能,那我何不放平心态退出这个游戏呢?于是,躺平主义应运而生。

与躺平族不同的是,相对于躺平族选择退出(至少是妄想退出)这样的互相倾轧来极力避免被他人倾轧,土猪则积极加入这个游戏,他们以获得能够倾轧他人的能力的方式,来避免被他人倾轧。双方在一个越来越狭小的空间内,绞尽脑汁做着倾轧他人与防止被他人倾轧的攻防战,但是谁也不敢动狭小空间里那头大象哪怕半根汗毛。不仅如此,善于钻营的人还妄想用大象的力量压死竞争对手以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

总的来说,不论是躺平主义者还是所谓土猪,他们都缺乏同一种东西——“有尊严的生活”。什么是有尊严的生活?这并不是一个定义清晰指标明确的问题,它需要社会成员全体形成较为一致的意见,在动态的社会讨论中去定义什么是作为一个人的基本尊严,就像如今现代社会对人权的定义一样,并不是来自于一个既定的事实,而是来自于社会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广泛共识。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普通民众可以自由表达诉求,在公共生活中有机会去争取权利,如果连这个都没有,就等于是剥夺了民众定义尊严的权利,也堵死了通往有尊严的生活的路。因此,除了物质上的基本保障之外,社会成员过上有尊严的生活的必要条件就是有争取权利的权利只有有了争取权利的权利,“人和人在人格上是平等的”这句话才不会沦为一句空话。

关于教育所扮演角色的一点不成熟的看法

除了要拥有争取权利的权利这一必要条件之外,要想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我认为还需要社会成员中的个体认识到,并不是只有拼了命做人上人才能有尊严,尊严也不是某个组织施舍的,更不是来源于一个想象的共同体的荣耀。不扫除这些思想观念上的障碍,尊严就无从谈起。然而,是什么在阻碍着思想观念的变化呢?我认为教育对人的塑造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我不敢说教育是最根本的原因,但对于个体来说,它是最初始的那个原因。

或许,现在已经有人意识到了躺平主义和“土猪拱白菜”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是所谓体面的工作机会太少了,而体面工作和生活所需的社会资源又是按照离权力的远近次序分配,也就是说谁离权力中心越近就越有可能得到体面的生活,比如事业单位,国企,以及与政府有“关系“的大型民企。同时,如城乡二元化的户籍制度这样的明显的制度性歧视,也在制度层面上对人划出了等级和优劣之分,在实际利益和心理层面对人造成着深远的伤害(虽然被伤害惯了就不觉得是伤害的情况也很常见,这里先不展开)。

但我认为,这不足以解释为什么大部分人安于这样的制度安排,甚至明明是受害者还为这样的现状辩护。如果说是因为人们知道自己没有可能争取权利所以转而对现状进行合理化解释,那么对于没有社会经验的高中生来说,他们对制度的顺从又是如何产生的呢?我认为,与其说他们是”变得“顺从了,不如说是现行的教育制度培养了顺从权威但倾轧弱者的人格,再具体一点,这个教育制度的核心就是这位张同学认为用来”改命“的高考制度

高考制度其实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支持它的人认为它提供了一种相对公平的教育机会分配机制,给寒门学子提供了上升通道;反对它的人说像衡水中学那一切以应试为目的的教育脱离了教育的本质,扼杀人的创造性。而我认为,种如今中国教育的症结,并不在于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之争,也不是高考作为一种手段其本身的合理与否,也非什么公平和效率的两难,高考制度最大的负面影响是国家利用高考制度这一手段所达到的目的——培养善于互相倾轧却顺从权力的”狼性顺民“。

要达到这一目的有两点必不可少,一是要有高考这种单一标准单一管道的选拔机制,它培养了单一化的需求,简单来讲就是考高分,而且必须且只能是国家规定的那一种考试;二是将教育资源高度集中于政府的控制之下,这制造了单一的供给。当所有人的需求都是为了考高分,供给方又极度单一,那就等于每个人要想接受高等教育就必须加入这场零和博弈,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当然,少数准备出国不用参加高考的人除外)。要想在这个游戏中胜出,最优的策略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压过其他竞争者,并顺从唯一的优质教育资源提供者——国家。

所以很自然就会看到这一非常矛盾的现象:那些自称土猪的人表现出对社会其他成员的冷漠和敌意(他们并不只对城里人这样),其行为如此狼性,却对权力无比顺从。对这种矛盾的现象,书中也有提到:

马格利特提醒我们,世界上有的是“非常自豪,但缺乏自尊的人”。那些自以为是、自鸣得意的人,“他们一碰到权贵就前踞后射,卑躬屈膝”。 只有自尊的人才会感觉到人的尊严,因为我是人(人类的一员),所以我理应被当人看待。

当然,以上说的高考制度并不单单指考试本身,而是指与其配套的一系列制度安排和教育内容。像政治历史语文等科目中那些塑造人思想观念的教育内容,也都是以依附于高考的方式灌输给每一个学生。国家将这些思想观念设为正确答案,国家需要你学习这些观念,而学生为了获取优质教育资源则需要分数。这也培养了学生对当今社会制度安排的顺从。这部分的内容在我另一篇文章【言起教育】意识形态教育——不是洗脑而是从零塑造中有详细的介绍。

结语

最后,我想对即将步入大学的同学们说几句话。不论你是城里人还是农村人,今后你们很可能将在同一个城市生活打拼,最起码的你们之间不要互相羞辱,毕竟像户籍制度这样的制度性羞辱已经对这个社会的成员造成了很深的伤害。

如果你们对现状不满,也请不要将怨气发泄到那个想象中的城里人或农村人群体身上,少一点互相倾轧,多想想如何让更多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当你们发现不得不互相倾轧以获取资源和机会的时候,多个心思,考虑一下是怎样的规则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很多事情,存在并不一定合理。就算你现如今必须要按照不合理的规则行事,那也至少不要对规则的受害者嘲讽羞辱,更不要对不合理的规则做合理化的解释。

尤其不要忘记,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国度:自认为是一等公民的人羞辱二等公民,二等公民仇视一等公民,还立志要“拱”进去。但实际上哪有什么一等公民呢?哪有什么真正的公民呢?我们都被当做二等公民并被垄断的公权力集体羞辱至今。

土猪以为拱的是白菜,但是其实拱的只是韭菜,嘘!后面还有镰刀等着宰杀和收割他们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言起教育】意识形态教育——不是洗脑而是从零塑造

潜伏在Clubhouse两岸交流房的一日见闻录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