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政
黃偉德
主理
3 人追蹤
18 篇作品

中國在多大程度上防疫政策取得成功,同時成為政策成功背後的受害者?

ASTROJOKE

本文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公共政策系舉辦的China and the World in the Post-COVID Era: a new agenda of public policy「新冠肺炎後疫時代的中國和世界:公共政策的嶄新計劃」線上講座紀要

求緩和,不如求盡爆

黃偉德

求疫情緩和,趨吉避凶,都是徒然,不如求快爆,立即解決,當下解脫。

午飯隨筆

黃偉德

這一星期來,有近半時間是在遙距處理辛新冠病人。

初陽去,春陽來

黃偉德

初陽去,春陽來。前幾日,國家隊督促香港政府要公布得更詳細,避免嚇壞市民及領導人;但礙於系統超負荷,原來政府更改了通報方式,政府不再分「初陽」和「確診」兩個數字。「初陽」這詞語的很美、很詩意,在一片污煙障氣、濃罩霧霾 (叫煙霞就有點扭曲了) 的官式中文裡,很清新準確,病毒檢測初步陽性,身體已溫柔地迎戰了,很威風又堅定。

返回全部

嘗試理解

黃偉德

好吧,我嘗試理解香港及鄰近地區的嚴峻防疫政策。一,「病毒傳播很嚴重 ... ... 」 是嗎?病情有幾嚴重?有多少純因新冠病而重症、死亡,對照一下平常每年的流感或肺炎?二,「我們都很害怕病毒 ... ...」 我倒是由沙士至今,從沒害怕,為甚麼要將你們的害怕恐懼 加逼到我身上?

醫療作為枷鎖

黃偉德

Rockefeller medicine & Philanthropy as social control.

順服打針的父母、教師的倫理題

黃偉德

給所有家長、教師的嚴肅倫理題。一,有學校的校董教職員都不想打,部份教員堅拒就範,將會辭職、被辭職、停職 (現政策下也不可以教網課或校外上課),有校長及教員捨身打針為保全學校,順從了疫政,贏得了官府對學校的暫時信任。這是對學生怎樣的示範?(抱歉,想起了近日某臨近退休的蔡教授於官媒訪...

1

不問抗疫,不問提昇抵抗力

黃偉德

面對所謂病毒,不是「治療」,不是「預防」,不是「抗疫」,而是好好走自己的生命。當你說 預防 _ _ ,你還是有記掛著某個 _ _ ,還有甚麼洗手、口罩、距離、毒苗 啦啦啦,都是將自己的生命能量浪費了。甚至,怎樣 提昇抵抗力、怎樣排毒、淨化氣場,都完全不用問。

疫政修辭學

黃偉德

一,「確診」不要說:「確診」、「確診個案」試試說:「新官」、「新官確診」 試著不要跟著 newspeak 叫「確診」,內容空洞,誤導,製造恐慌, 表現著採納此用詞者的科學思維水平。較準確的,是「官方指定技術 (如RT-PCR 或其他) ,狀似對該棘蛋白質檢測出現 (真 / 假 )...

拉闊想象、改變信念

黃偉德

不如,拉闊想象、改變信念。餐廳停堂食 --> 自煮、野餐、邊行邊食、外賣 (自攜餐具)、斷食 ...... 健身、瑜伽中心 停業或導師強針 --> 街頭健身、沙灘瑜伽、上門教授、屋企自己做、網上做運動、隨時parkour ......

1

Who's anti-science?

黃偉德

各國政府的反科學、將謊言變成常態,我作為醫療工作者、熱愛科學、市民,我感到非不悅。//"environment of anti-science (and) complete normalization of lies ... is so disturbing to me as a...

毒苗催生變種?

黃偉德

嚴肅問題:病毒變種與舊毒苗失效,是歷史的不幸,是科學的幼嫩,還是人類的狂妄,由第一步已經搞錯?

第四波(一)

葉啟俊

第四波的週末 (0) 只要一日不封關,第四波遲早是要來的。據說,這波的起源是「漏網之魚」舞蹈會所。因為確診人士多為上流社會,女士又大男士好一截,街頭巷尾除了譴責跳舞「羣組」外,還多了一重嘲笑,仿如親歷其境的道出很多風流韻事。我還是覺得,除了沒有做足「防疫」措施外,跳跳舞(以及其他未知真假的事)都真的沒有甚麼值得取笑的。

疫政荒誕,學醫自救

黃偉德

疫政下陽光沙灘呼唆有罪,救生員缺席,人人要自救全球疫政之下,口罩、搓手液、消毒酒精、社交距離、檢測、健康碼、疫苗,醫護專家政客都同心散播著對瘟疫的恐慌,成為往後人類文明的新常態、新真理。然而,對順勢療法稍有認識和思考的,卻只覺這一切世情的荒誕。

新冠疫苗只50%有效 ?

黃偉德

Dr. Anthony Fauci says chance of coronavirus vaccine being highly effective is ‘not great’ https://www.cnbc.com/2020/08/07/coronavirus-vacc...

政府當人民的醫生,媒體當疫政的幫兇

黃偉德

正當政府的責任,是保護每個人的自由和權利,每個人的生病和健康的自行選擇; 政府不需當人民的醫生,去強制檢測、診斷、灌藥、打針,那是越權。社會學者、政治學者的責任,是質疑每個政府的論述和數據;媒體的責任,是批判每個醫生專家的調查、研究、判斷,不是做傳聲筒。

「隱形播毒者」是極權植入的隱形毒概念

黃偉德

「隱形病者」、「無病徵播毒者」是危險的概念,是極權植入、擾亂個人對自己身體信任、以及破壞社群相互支持(social cohesion) 的離間手段。「有病」,不是應該有「不適」嗎?在政府懷疑或自己懷疑的病者身上,隨便取樣,找出「疑似病毒基因碎片」,然後說你「有病」,這合乎常理嗎?

大抽獎

黃偉德

只要你願意,毋需專業醫生臨床檢查、毋需有自覺症狀,只需信靠國家機器的實驗室給你作診斷,你也隨時可以成為「檢測陽性」的幸運兒,尊享國家級的隔離、治療、測試新藥物、參與國民基因研究的禮遇。條款及細則: 一:核酸測試 (PCR),只找出疑似病毒基因碎片的蛋白質,並不找出病毒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