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
此標籤目前無人主理
0 人追蹤
12 篇作品
野兽爱智慧

501 秦晖:城市新贫民的居住权问题

野兽按:最近李克强提倡的“地摊经济”遭遇北京等地的强力阻抗而不了了之。想起2017年底北京开始的驱赶“低端人口”运动,为此,端传媒还做过“北京切除”专题。也想起秦晖教授发表在2012年的《社会科学论坛》的长篇论文《城市新贫民的居住权问题》。

PainSnow

榮劍:汪晖的“海德格爾時刻”?

作者:荣剑海德格尔 拙作《革命者的勝利意味着什麽?——評汪晖的“革命者人格和“勝利的哲學”》,在自媒體上發表後引發了廣泛關注,其中一個版本的閱讀量已突破了26萬。這或許是因為我的批評對象是著名的汪晖教授,...

耶律律

动物园狂欢夜 | 青年崇拜

文 耶律律 《后浪》演讲刷屏一整天,B站UP主还剪出反讽版本《前浪》,明后天没准又有雄文,把它做经典营销案例分析。前两天我转发了月光社《中国最好的学者,在B站消失了》一文时想到两点。

14
野兽爱智慧

421 走出帝制:从晚清到民国的历史回望|秦晖

野兽按:秦晖先生的这本《走出帝制》出版后,我是第一时间购读的,所以它被下架后我还蛮差异,觉得可能是后半部分讲南海历史问题惹恼了不讲理的有关部门。今天回看2015年纽约时报的报道,才意识到这本书的下架时间是中国的第二个国家宪法日。

葡萄抛砖

读《走出帝制》1:我们为何要走出帝制?

随着1911年武昌城头一声枪响,中国人民走出千年“治乱循环”的帝制。辛亥革命以后,虽有袁世凯、张勋两次尝试复辟帝制,但都以失败告终,两人也都身败名裂。革命后的民国即使再乱,帝制都无法再从垃圾堆中捡出再用。帝制为何如此不得人心?“百代犹行”的秦法到底有多可恶?

1
野兽爱智慧

390 实践自由:穷则兼济天下,达则独善其身|秦晖

野兽按:截至到2009年5月,见过秦晖先生四次,2005年,2006年,2007年,2008年各一次。前两次都是经济观察报组织的活动中见到他的,第一次和他聊哈耶克等人,第二次和他聊哈维尔等人。

zooman

挑选一台NAS,你需要知道的6个问题 | 我的数字生活②

上周写了篇《你为什么需要一台NAS》,有同学问,NAS多少钱,什么配置?今天就来讲讲NAS选购的一些问题。照例,还是list的体例,我尽量简单粗暴的说结论,避免激发你的选择困难综合征。1、先说你最关心的问题,配一台家用NAS多少钱?NAS并不便宜。

smog_again

“人口危机继续迫近”?拉倒吧,这些年中国一直深陷人口危机中!

是时候来回应《纽约时报》记者黄瑞黎和STEVEN LEE MYERS的文章《中国出生率创历史新低,人口危机继续迫近》以及专栏作者 ROSS DOUTHAT那篇《中国的人口危机告诉了我们什么?》了。单以标题而论,说第一篇文章是“假新闻”也不为过。

野兽爱智慧

秦晖|苏共末日:尚有一人是“男儿”

不光彩的结局 关于1991年苏共的瓦解,据说有一种感慨:这个执政74年、领导着一个超级大国和世界最强大之一的军队、拥有1900万名党员的庞然大党,一下子轰然垮掉,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竟无一人是男儿”语出我国五代后蜀亡国宫妃费氏名句,说的是后蜀不战而降,“十四万人同解甲,宁无一人是男儿”。

野兽爱智慧

秦晖:比喻可以,但不能真把防疫当战争

秦晖:比喻可以,但不能真把防疫当战争更新于2020年2月14日 15:13 作者:学者 秦晖 最近全民抵抗新冠疫情,媒体乃至网络上都不断传出各种战争用语,诸如“战时状态”、“战时措施”、组织抗疫“敢死队”、打一场对抗病毒的“人民战争”,尤其是“不惜一切代价,打赢防治新冠这一仗”之类的提法,不一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