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線上線下的志願者
Matty
主理
0 人追蹤
13 篇作品

疫情时刻的自组织:民众如何重塑社会(三)

706青年空间

作者:栗子、几何、蜜糖子弹、百无一用、K、晤、Ноября 、水母 本文长约三万五千字,分为三部分,可收藏阅读。目录如下: (一)应急性自救:动脉破裂后的凝血因子 1、迟缓的与迅速的 2、被忽视的远方和人群 3、国家法团主义的溃败 4、自组织的困境 (二)国家主义之外:公民社会抑或市场力量 1、公民社会是解药吗?

疫情时刻的自组织:民众如何重塑社会(二)

706青年空间

作者:栗子、几何、蜜糖子弹、百无一用、K、晤、Ноября 、水母 本文长约三万五千字,分为三部分,可收藏阅读。目录如下: (一)应急性自救:动脉破裂后的凝血因子 1、迟缓的与迅速的 2、被忽视的远方和人群 3、国家法团主义的溃败 4、自组织的困境 (二)国家主义之外:公民社会抑或市场力量 1、公民社会是解药吗?

疫情时刻的自组织:民众如何重塑社会(一)

706青年空间

作者:栗子、几何、蜜糖子弹、百无一用、K、晤、Ноября 、水母 本文长约三万五千字,分为三部分,可收藏阅读。目录如下: (一)应急性自救:动脉破裂后的凝血因子 1、迟缓的与迅速的 2、被忽视的远方和人群 3、国家法团主义的溃败 4、自组织的困境 (二)国家主义之外:公民社会抑或市场力量 1、公民社会是解药吗?

艾曉明武漢日記5:穿過疫城

AI XIAOMING

2020年2月19日 星期三 武漢封城第28天 今天小區依然限行,昨天到達的女性用品醫院自己取走80箱,我們給光谷會展方艙送去的有40箱,還有大約312箱。今天上午先去到工地,和那裏的朋友一起分別送醫院。經過小區門崗,我用防護服包了頭。如果在家裏穿著衣服出來,我擔心嚇著保安和鄰居。

返回全部

他,撑起了武汉最后的体面

渡鸦

原创 林孤 林孤小姐 时势造英雄,真的猛士,将更加奋然前行。1 1月24日,大年三十除夕夜,武汉金银潭医院,医护人员忙碌到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晚上十一点,忙碌了一天的顺丰小哥汪勇,也终于能够闲下来刷一刷手机了。——过年了,顺丰小哥、兼职网约车司机的汪勇,终于放假了。

黄冈「小汤山」投入使用的首日,我在那里帮忙搬运病床与床垫

Hatcher

据《湖北日报》消息, 1 月 25 日清晨 7 点, 500 余名施工人员、 10 余台工程机械车出现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此处将在 48 小时内改造成黄冈版“小汤山医院”,设立 1000 余张床位,集中收治发热病人,确保患者得到及时治疗。

用文字抵抗遗忘|我的志愿者札记

王文非

本文写于2月10日,首发于公众号三明治。Matters上这一版有微调。- 南海岸的二月已经有了初夏的感觉,从暖风中穿过,阳光里能清晰地看到一粒粒金黄的花粉从树上纷纷落下。每天下午两点,我录入完微博上最新的求助帖,走出图书馆回家。等着国内的志愿者伙伴们醒来前的这两个多小时,是我每天的喘息时间。

瘟疫之下,小区的管理政治

FemSubaltern

我去小区门口志愿值班第一天,问门口保安大爷:“那我要怎么向进出门的业主证明我有资格让他们出示通行证呢?” 大叔从门口大棚的桌子抽屉里掏出来一个印着“xx社区业主志愿者”的红臂套拍在桌子上:“这就是权力的象征。” 志愿工作的内容是为小区住户进出时登记时间、记录体温、以及查看通行证。

艾曉明武漢日記4: 入夜,吾與妖精同行

AI XIAOMING

2 月 18 日,下午六點半,天氣也像戴了口罩,灰蒙不爽。七點後,小區依然處於武漢最嚴管制中,人車限行。因為有抗疫指 揮部的放行證明,我們得以出了小區。這天的工作是接收來自北京的一車物質: 女性衛生用品。根據一周前報道,截至2月 11 日,武漢有超過 9 萬的醫護人員奮戰 在疫情...

我也有样学样地写下封城笔记(完结篇):落日真美,人间值得

王杠杠

封城笔记(完结篇):日落真美,人间值得 (一)一个充实的假期 今天是3月6日,周五。眼看湖北省开始慢慢解封,复工的脚步也越来越近。我想是给我的封城笔记画个句号的时候了。从1月24号到2月14号,基本上每天都在忙募捐。我和工作组的小伙伴们一起在假期里开启7-eleven模式。

我也有样学样地写下封城日记(四):开始做公益(下)

王杠杠

开始做公益(下):最感动的时刻 疫情像一个万花筒,映照人间百态,折射世道人心。国难当头,呈现在人们眼前的,既有最质朴的善,也有最纯粹的恶。但幸运的是,正如基辛格所说:“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者保护得很好”。第二次出车就在我家对面的一个高科技园区,这次的物资大概有上万件防护服,需要拉到不同的医院。

我也有样学样地写下封城笔记(二):开始做公益(中)

王杠杠

在中国做公益,尤其是和募捐相关的,首先涉及到一个牌照的问题。《中国慈善法》规定,但凡涉及公开募捐的,都要具有相应的公募资格。所以理论上来讲,任何机构非正式的慈善机构,在向组织成员募捐的时候,都存在合法性的问题。然而,遥疫情爆发之后,省市两级红会和慈善机构的信誉在瞬间掉到谷底,洗都洗不回来。

我也有样学样地写下封城笔记(二):开始做公益(上)

王杠杠

开始做公益(上):无解的斤斤计较 年二九的时候老徐给我打电话说,我们准备搞个志愿者的运输队,运送一些医院急需的物资。我本来就喜欢出风头,这么好的机会,日后定会成为酒桌上最好的谈资。所以我和他说,你算我一个,有任务的时候你和我说。